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若雪州举行闪电选举 选民罚民联恐怕罚自己 文/黄进发(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政治学博士) …… 这来到很重要的问题:民联是否采行双重标准,换了形势就换了立…

若雪州举行闪电选举 选民罚民联恐怕罚自己 文/黄进发(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政治学博士) …… 这来到很重要的问题:民联是否采行双重标准,换了形势就换了立…

若雪州举行闪电选举
选民罚民联恐怕罚自己
文/黄进发(英国艾塞克斯大学政治学博士)

……

这来到很重要的问题:民联是否采行双重标准,换了形势就换了立场?

第一个问题:在霹雳州政变中,民联不是援引砂拉越宁甘案的判决,主张在议会通过不信任动议方可革除首长吗?虽然联邦法院作出了否定宁甘案前例的判决,难道民联就应放弃道德制高点,接收宣誓书作为表态形式吗?这岂非为了让旺阿兹查上台而牺牲原则吗?

坚持在议会内表态,是为了避免议员被“劫持”,在自主性可疑的情况下表态。不但1966年砂州政变时有这类嫌疑,2009年霹州政变时有变节议员失踪的疑云,就连安华在2008年企图通过拉拢30国会议员以书面表态跳槽时,其手段的正当性亦遭质疑。说到最后,议会的功能就是议事,在议会表决意味着议员有机会辩论,并在辩论后才投票,因而能做“知情的”(informed)的决定。

第二个问题:如果从宁甘、拜林到尼查都在“疑似”失去议会多数信任后要求解散议会,并且得到当今在野党、公民社会的肯定,为何卡立就失去这个权力呢?而且州宪法赋予大臣建议解散议会的权力,民联凭什么凌驾州宪法?

一些民联支持者可能以民联政治生存为首要考量,认为可以不择手段去除卡立,不必理会眼前的批评,只要日后旺阿兹查能够交出政绩,民众自然会原谅。这种想法代表的权谋和傲慢,其实正是民联成军六年后日益遭受各种批评的主因。

民联必须看清楚,改革是民联的金字招牌。如果这招牌蒙尘,不但民联党人和支持者要扪心自问:“入主布城,所为何事?”,很可能布城变成镜花水月,毕竟其支持者都是因为理念挺民联。理念一旦受到质疑,民联出免费机票、车票也不可能从新加坡和国内大城市把选民送回家乡投票!

民联没违背大原则

可幸的是,尽管民联处理雪州危机时狼狈不堪,它并没有违背内阁制民主的大原则。先看第二个大问题,为何宁甘、拜林和尼查有资格要求解散议会,而卡立没有?这是因为前三人面对的是议员跳槽造成的政党席次变化,砂州联盟(Sarawak Alliance)和国阵甚至因而解体。原来的执政党失去多数议席,首长自然没有资格恋栈,但却有绝对的资格要求解散议会,因为选民未必赞成议员跳槽。卡立和他37年前的前辈纳西刚刚相反,他们是被本党解职,而解职后原来的政党都还掌握多数,政党之间席次虽受影响,谁大谁小却维持不变。

1977年,开除纳西和脱离国阵后的伊斯兰党在吉兰丹州议会里仍有21对15席的绝对优势,纳西应该交出政权,让伊斯兰党的新人组阁。同样道理,2014年的雪州议会里,按照民联三党在8月17日的议决,民联仍然保有43对13席的优势,为何需要重新选举?就算按照最新消息,伊斯兰党再次反复,收回13位议员对旺阿兹莎的支持,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两位宣布支持旺阿兹莎的议员加在一起,仍然是30票对26票,政权始终没有易手;卡立、伊斯兰党和苏丹有何资格否决多数执政联盟指定新首长的权力?

1990年11月英国政坛的风云变化正可作为注脚。撒切尔夫人同时在党内外受到挑战。在保守党全体国会议员投票决定的保守党领袖选举中,她取得204票,击败只取得152票的对手赫尔塞廷,但因差距不够大,按照游戏规则要举行第二轮投票;铁娘子不愿委屈求全,宣布退位,让位给亲信参与选举。她请辞当天,国会对在野工党提出的不信任动议投票,保守党团结一致,以367对247票否决动议。结果,保守党换了党魁,英国没有重新选举,只是换了新的保守党首相,无缝接轨。(有兴趣的朋友可参阅http://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13/apr/08/thatcher-resigns-from-archive

此案例说明,按照西敏寺议会制度,不信任投票其实是在野党倒阁的工具;执政党要换首长只需要召开党团会议(caucus)即可。由于马来西亚在2008年之前并无多党竞争可言,议会的党团制度没有确立。若有党团制度,民联就可以让44个议员(包括卡立)就卡立、旺阿兹莎甚至其他候选人(譬如说伊斯兰党提出的本党代表或友党代理人)作一选择,卡立如果输掉,就完全没有恋栈不去的口实,伊斯兰党也就没有办法以区区13席挟持民联其他30位议员,甚至借王宫的暧昧态度从中牟利。

若有党团会议,上述第一个关乎书面表态的“双重标准”问题也就解决了。没有什么议员被控制或者密室决定的疑云,民联完全可以堂皇、理直气壮地换将,不让王室或少数党派有上下其手的空间。

制度的缺陷令雪州宪政危机爆发,“歹戏拖棚”,令民联的民主、改革、善政公信力受到质疑。民联应该受到批判,但若雪州闪电州选,惩罚民联就是惩罚自己。只要民联中坚选民都因为生气而不投票,巫统就可能以微差拿下许多边缘选区,再以微差多数议席拿下政权,到时马来文版圣经、新收费大道、水供等问题有可能减少吗?退一步,就算民联微差保住政权,决定大臣人选的可能是王宫和伊斯兰党强硬派,离开中间民意只会更远。

“民联可能是宠坏的孩子去吸毒,需要教训,但是,教训的方法不是骂他”你找死啊!”,然后把他推到交通繁忙的大路中间!

(此文摘录自最新一期 9月1日《火箭报》。欲阅读全文,请订阅最新一期 9月1日《火箭报》)

【改变观念,就能改变世界。不一样的改版,不一样的《火箭报》。请联络市场部03-92818105,或登入http://gentamedia.com/product/the-rocket-subscription/


文章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WeFullySupportprdap/photos/a.425317754269272.1073741828.425312047603176/527912440676469/?type=1

Check Also

巫统面孔领袖命运如何?哈迪:希盟领袖也被放过

中央政权如今易主,面对刑事提控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