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他的一生是一场战争] 曾经有人给安华好斗的性格开了个玩笑:他的名字诠释了他的一生–一场战争(An-war)。308政治海啸席卷后,安华成了美国《新闻周刊》…

[他的一生是一场战争] 曾经有人给安华好斗的性格开了个玩笑:他的名字诠释了他的一生–一场战争(An-war)。308政治海啸席卷后,安华成了美国《新闻周刊》…

[他的一生是一场战争]

曾经有人给安华好斗的性格开了个玩笑:他的名字诠释了他的一生–一场战争(An-war)。308政治海啸席卷后,安华成了美国《新闻周刊》(Newsweek)的封面人物。“从地狱归来”(To hell and back),这个显眼的标题预示着1998年遭罢黜、囚禁6年而坠入谷底的前任副首相安华,强势重返政坛,追求个人政治生涯中的第二个春天。

1982年加入巫统之前,他是激进的学运领袖;进入体制后的16年,他因平步青云而意气风发,成了傲慢得不可一世的权贵;1998年入狱6年,他是铁窗后供人仰望的“精神领袖”。2004年获释后,安华结合各种客观条件,引爆人民力量,创造308政治海啸奇迹,然后策动“916大计”,企图一举把巫统推进谷底。

一个听了“烈火莫熄”(Reformasi)政改运动事迹的纪录片导演问我:这样说来,安华是政治家?我只敢说他不是政客,但其政治谋略的运用,让我不敢把他摆到“政治家”的位置上。吊诡的是,后来我遇到的一些从政者抱怨:安华缺了“嗜杀本能”(killer instinct),对敌人不够心狠手辣,给自己埋下悲剧的伏笔。

安华的急躁有目共睹,不管是野心、权欲在作祟,抑或对改革的激情使然。然而,安华的另一面却是摇摆不定,尝试讨好所有人,惟落得众叛亲离的下场,让人质疑其领导能力。这一拉一扯,一些要事耽误了,偶尔迷失方向,甚至做错决定。

只是安华处境微妙,1998年以来就欠了不少“人情”。上诉庭今年3月7日加班推翻高庭“无罪”判决后,安华翌日在民联大会上,对着面无表情的哈迪阿旺(Hadi Awang)表达自己由衷的感激,只因后者曾在他1998年面对鸡奸指控时,撰书捍卫其清白。聂阿兹(Nik Aziz)多次站台撑腰,安华欠的人情不在话下–故安华不曾公开对伊党元老展现强硬态度,即使他私下会承认,伊党一度献议让东姑拉沙里(Tengku Razaleigh Hamzah)当民联首相人选,让他深感受辱。

即便是一个满嘴种族主义的政治跳蛙祖基菲里诺丁(Zulkifli Noordin),安华亦束手无策。Zulkifli Noordin曾是安华1998年鸡奸案的辩护律师,见证其长女努鲁(Nurul Izzah)在乱世中的婚礼。而今在撤换雪州大臣卡立(Khalid Ibrahim)论争上,其前任秘书陈仁毅不就抬出“卡立是唯一敢去牢狱探望安华的重量级人物”,暗示安华对挚友忘恩负义吗?

一名旧患缠身的马来报人曾与我分享其经验:马哈迪当上首相时是56岁,即便是上任时年龄最大的阿都拉,也是64岁。2013年的安华已66岁,加上他身负病患–像我们这种人到了这样的年龄,你会觉得你没时间再等待了。

安华505前“落败就退休论”,今成了敌对者的笑柄。不管是基于好斗不服输,或顾及自己淡出后伊党领袖或趁势而上主导民联的大局,他厚着脸皮留了下来。后505的安华锋芒逐渐黯淡,失去操盘的能力,也似乎无法给反对政治运动制订新的方向,予人感觉就是等待时机,捡巫统犯错的便宜。尽管如此,安华依然是巫统最避忌的克星–以赛夫屁眼再度置安华于死地,打乱“加影行动”大计,可见一斑。联邦法院即将在9月开审此案,其判决很难不左右本地政坛的未来演变。

把镜头从“撤换雪州大臣”聚焦拉远,我们将会看到的问题是:安华能否夺回操盘公正党的权力,甚至从牢狱里(若联邦法院维持上诉庭判决)透过阿兹莎遥控雪州,稳住民联,不让伊斯兰党与民主行动党就伊刑法矛盾决裂?当然,安华的算盘未必敲得响,毕竟技术的运作上充斥太多未知数,以及人为的障碍。

不少人主张安华是时候退下,至少让历史这样记载他:此人一度串联、筹组并壮大在野联盟,把马来西亚带到最接近改朝换代的地方。但安华的生命毕竟是一场战争:他可能身败名裂,输掉国人对他原来的敬仰,甚至可能把剩下的都搞砸了,因而背负污名。

然而,对于战士,缴械才是真正的死亡。不管基于保卫国土或逞英雄出风头,能给敌方带来最大杀伤力的战士,才是可畏又可敬的对手。伟人可敬但不可畏,只是安华可能不是伟人,因为他的名字是Anwar。

*原作者:林宏祥是新闻工作者,近距离观察政治动态,热衷于跨语界书写、对话,希望马来西亚政治赶得及在天黑之前,冲出隧道。现为《火箭报》编务顾问。
– See more at: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14747#sthash.uFEYTEl2.KT7NWBkl.dpuf

Check Also

团结党领袖催,纪律局在1个月内速办投诉

一名土著团结党领袖今天催促,党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