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霹雳州夺权事件的法庭裁决是否会在雪兰莪州发生? 只有在马来西亚这片能者之土(Bolehland),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今天雪州才会发生一个孤独的独立民选…

霹雳州夺权事件的法庭裁决是否会在雪兰莪州发生? 只有在马来西亚这片能者之土(Bolehland),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今天雪州才会发生一个孤独的独立民选…

霹雳州夺权事件的法庭裁决是否会在雪兰莪州发生?

只有在马来西亚这片能者之土(Bolehland),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因此,今天雪州才会发生一个孤独的独立民选代表,依据自己的情绪来掌权。

在去年505大选后,卡立被公正党及民联提名继任执掌雪州,但由于他拒绝遵从党的旨意退位让贤,而遭开除党籍!这个决定无论是对还是错,是另一回事。

公正党就像任何其他政党一样,绝对拥有更换领导人的权利,而不受外界干扰。在正确及道德上,当卡立失去他党内同僚的信任,他就失去所有能留任为州务大臣的资格!

他应该要么优雅地辞职,或是召开紧急州立法会议,以测试他的所谓大多数支持。

卡立并没有做到以上两点,他所做的就是固执地坚守自己的职位,声称他仍然拥有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并宣称他仍然是州务大臣?这就像一个小孩在他的父母不买玩具给他时,他就大哭并紧紧抱着那玩具不放一样!

这次雪州的政治危机,即也是对于民主及法治的全球性耻辱!将今天雪州正在发生的事情与2009年霹雳州所发生的事情相比,就会清楚地向大家展示,在这个能者之土上的民主是可以变成多么地荒谬!法律的诠释可以被扭曲,法庭的判决可以被忽略,以让国阵可以随心所欲的达至某些政治议程。

并不需要火箭科学家也能了解卡立是如何及为何表现出这种疯狂行为,即“我依然是州务大臣,你们奈我何”的态度,来回应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在8月14日召开的雪州议员会议。这显然是巫统的政治皮影戏,巫统与中央政府行政部门有关的影响力也让卡立有恃无恐地进行这场政治大龙凤!

说白一点,就是巫统在背后搞的鬼,为卡立撑腰!所以我们就看到巫统副主席及副首相慕尤丁的迅速声明,表示巫统12名雪州议员将不带任何条件地支持卡立继续留任雪兰莪州务大臣一职,这项政治声明旨在阻扰民联,并创造雪州的政治动荡局势!当年在霹雳以一名国阵巫统州务大臣替换原任的民联州务大臣,是可以迅速且有力地进行,甚至连州议会都没有召开,就宣布换了大臣,但是如今要替换雪兰莪州务大臣为何如此地难以进行?国阵巫统在雪兰莪州议会的全部56个议席中,只占12个议席。

尽管民联在州议会拥有明确的三分之二多数议席,伊斯兰党尚未表明立场的情况下,巫统加上卡立在州属政治竞技场上也只不过13个议席,为何却还换不了大臣?为了了解法律上发生了什么事,且让我们看看宪法律师汤玛斯(Tommy Thomas)从霹雳替换州务大臣的司法判决角度上,有什么说法。汤玛斯根据上诉法庭及联邦法庭对尼查及赞比里(Nizar vs Zambry)的案件既定裁决原则,他表示雪兰莪苏丹应该委任加影州议员拿督斯里旺阿兹莎为新任的州务大臣。

有关这一点,他表示这是因为她获得州议会中30名成员的支持,而州议会中共有56名州议员,支持她的议员已经超过半数。「法律的立场是明确的,无论卡立是否辞职,法律也视为他已经失去担任州务大臣的资格!」他对2010年的法庭裁决表示:「失去支持的证据,不仅限于州议会的意向。相反的,这样的证据也可从其他外部来源收集。」在2008年第12届大选后,民联在霹雳州立法议会的全部59个议席中,占31个议席,而国阵则赢得28个议席。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伊斯兰党拥有最少州议席,但民联也要求伊斯兰党提名拿督斯里莫哈末尼查(Datuk Seri Mohammad Nizar Jamaluddin)为州务大臣,并且获得已故霹雳州苏丹阿兹兰沙的批准。

在2009年,无故失联三天的3名民联成员突然与纳吉出现在紧急记者会上,宣布他们退党并宣称支持国阵。随后苏丹也拒绝了尼查要求解散州议会的要求,导致霹雳州变天!苏丹委任国阵的候选人拿督斯里赞比里(Datuk Seri Dr Zambry Abdul Kadir)作为新任的州务大臣。汤玛斯也提到上诉法庭及联邦法庭对于尼查案件既定裁决的重要段落。

上诉法庭法官丹斯里拉勿斯(Tan Sri Raus Sharif)表示:「一名州务大臣不再拥有立法议会大多数议员信任的事实,是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确定的,它不仅仅局限于立法议会所作出的表决。

当然,立法议会的实际表决是最理想的。」「这项规定明确的表明,如果州务大臣不再拥有立法议会大多数议员的信任,他就不能留在大臣办公室,州务大臣拒绝辞职是违宪的!」终审法庭首席法官敦阿里芬(Tun Arifin Zakaria)在他的联邦法庭判决时表示:「有鉴于此,州务大臣失去信任的证据,可以从其他外部来源收集,这是恰当的做法。

这样的证据来源,我们认为应该包括州务大臣本身的认可以及立法议会议员的陈述,这样一来州务大臣就不再获得立法议会的多数支持。」「州务大臣在失去大多数议员的支持后,是不能继续执政的,若是允许他这么做的话,就会违背民主的基本原则!」汤玛斯说,在法律上,四面楚歌的卡立不可能再坚守其州务大臣的职位不放。「当卡立上任时,他已宣誓维护、捍卫及保护宪法,当中包括有义务遵守联邦法庭明确无误的裁决。」「8月14日下午,30名州议员在一项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他们对卡立已经失去信心,他们支持旺阿兹莎作为他合法的大臣继任者。

从那天下午开始,卡立已没有宪法的合法性以留在大臣办公室,有关法律是由联邦法庭所规定的。」雪兰莪州议会拥有56个议席,民主行动党(15)、伊斯兰党(15)、公正党(13)以及国阵(12),而卡立则是独立代表。两名来自伊斯兰党的州议员表示支持旺阿兹莎取代卡立,但伊斯兰党其余的13个州议席则意向不明确。

除非旺阿兹莎获得的支持在未来有任何改变,因为马来西亚在过去因政治青蛙的跳跃特技而臭名昭著,因此雪兰莪苏丹一定不会允许政治不稳定的局势持续下去。如果明天(8月17日)的伊斯兰党中央领导会议决定其13名州议员都支持旺阿兹莎及民联,那么州议会上就拥有了更清晰的多数票支持。但,国阵是否仍然坚持试图在雪州夺权,就如其在霹雳州曾做过的?撤换大臣风波爆发之前,雪州民联政府和卡立被国阵批评得一文不值。而如今,国阵明里暗里支持卡立,无非是因为现任掌权者的政治优势,所以这就是为何国阵不放弃卡立的原因。

如果国阵失去现任掌权者,结果会怎样?夺权就GAME OVER!如果卡立失去大臣位子,结果会怎样?没有了利用价值,下场一定死得很难看!总结,霹雳州及雪兰莪州的情节也实实在在告诉马来西亚人,为何国阵中央政府不支持反跳槽法令,以维护政治道德及政局稳定性的原因。

Check Also

卫生部:91.5% 的马来西亚成年人完全接种疫苗 | 马来西亚

2021 年 6 月 23 日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