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我们不是防恐呆伯特 直言不讳:我们并非首次面对恐怖分子的威胁。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哪个马来西亚人不担心哪天哪架飞机突如其来撞向双峰塔?然而,比恐怖分子更恐怖…

我们不是防恐呆伯特 直言不讳:我们并非首次面对恐怖分子的威胁。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哪个马来西亚人不担心哪天哪架飞机突如其来撞向双峰塔?然而,比恐怖分子更恐怖…

我们不是防恐呆伯特

直言不讳:我们并非首次面对恐怖分子的威胁。911恐怖袭击事件后,哪个马来西亚人不担心哪天哪架飞机突如其来撞向双峰塔?然而,比恐怖分子更恐怖的其实是恐惧。恐惧让我们失去判断的理智。也正因为这样,威权政府只要营造一个恐慌的氛围,就能让活在恐惧中的呆伯特选择妥协,牺牲“人权”换取“安全”,赋予政府更大的权力。

2001年9月11日以后,《1960年内安法令》又找回了存在的价值。政府以对付“武装分子”、“恐怖组织”之名,合理化了“未审先扣”。如此一来,反对同年4月的政治逮捕(政改分子如蔡添强、Saari Sungib、Hishamuddin Rais等人)之声浪,也随之消退。“涉嫌危害国家安全”这个模糊的罪名任由掌权者诠释,无法在公开的法庭上受挑战。多少年下来,说好的汽油弹一颗都找不到。

不管是《1960年内安法令》抑或《2015年防范恐怖主义法案》,其中心思想是“没公开审讯而无限期扣留”。对象可以从“共产党”换成“恐怖分子”,但法案提呈时,政府同样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援引有关法令来对付政敌。不要讶异,何以当年将纳吉宣布废除《内安法令》之举喻为“把马来西亚的政治民主进程推进了10年,甚至是20年”的评论人会举手支持《防恐法案》–反正要是哪天纳吉政府反复食言,给在野党领袖套个“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而动用此法,你以为他真的会双手交叉于胸奋抗到底吗?

我曾因为数次采访废除《内安法令》的活动,而结识了扣留者家属。诺莱拉(Norlaila Othman)的丈夫玛沙(Mat Sah)在2002年4月的一个深夜里遭警方破门带走。玛沙忆述那段不堪的往事:首60天的盘问期间,警方没出示任何证据,仅抛出回教祈祷团(Jemaah Islamiyyah,简称JI)和马来西亚圣战组织(Kumpulan Militan Malaysia,简称KMM)等名字,追问自己来自哪一个组织。

玛沙后来才厘出自己遭扣留的原因。之前,国家语文出版局(DBP)邀请东南亚著名宗教司阿布巴卡(Abu Bakar Bashir)前来开讲,而作为职员的玛沙必须出席。阿布巴卡后来被指为JI首领,在2002年巴厘岛爆炸案后遭逮捕。阿布巴卡否认涉案,并谴责巴厘岛爆炸恐怖行为,最终获释。吊诡的是,因为受规定而出席听讲的玛沙,却莫名其妙地在甘文丁扣留营里呆上了生命中7年的时光。

在冗长的7年里,诺莱拉四处奔走,争取丈夫受审的基本权利。政治部人员不断上门找麻烦,8岁的独子不忍母亲受苦,在床褥下藏着一根铁支,准备自卫反击。在囚室里,玛沙得到的警告是:妻子在外头越是高调,自己在里头则扣留越久。关于两年又两年的延长扣留,那是因为政府对外承诺反恐,担心无法向美国交代释放他们的理由。而每次测谎结果都没两样,当局却在最后一次释放了他。

玛沙已无法和脱离了7年的现实世界接轨。他从空荡冷清的囚室走出来,坐在家里的客厅让他感觉拥挤;走在人群中,他总觉得人群会撞向自己;他在菜市看见大鱼时兴奋好奇,因为7年的扣留岁月里,盘中只有小鱼。玛沙原本是一个开朗的丈夫、一个亲切的父亲,如今却被政府“搞坏了”。获释5年后,我再造访他,他倾诉自己至今仍隐约感觉受人监控。显然,他还未走出《内安法令》的阴影。我不禁想起性格豪迈的Hishamuddin Rais在法庭中失控的哭诉:自己在获释后的半年,耳边依然隐约响起钥匙开锁的声音。

我再问玛沙,这7年他失去了什么?他沉默了一下,坦言无法在孩子最需要父亲的时候陪他长大。玛沙遭逮捕时,儿子仅8岁。直到他获释时,儿子已是初中生。“身为父亲,我想在生活上指导孩子些什么,但发现他自己已经学会了。”

我无法再说什么。我认同反恐,甚至承认也担心恐怖袭击。但我必须保存最起码的理性,意识到自己没有权利让人家为我的恐惧付出更可怕的代价。问题是:我们难道永远只能在“肯定无辜的大多数”和“可能无辜的少数”之间选择吗?

如果我们愿意把镜头拉长,则应该追究谁在打造恐怖主义的温床。是谁制造穆斯林族群受围剿的不安全感,在族群之间散播仇恨?又是谁打造一个逼人走投无路的制度,让弱势者对制度绝望,彻底放弃而选择游走偏锋,甚至走向极端?

我们回避制度的长远问题,却一样没有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法令如此设计,几乎放弃对保安部队的专业要求。我们平时把多少警力放在推特、面子书上,投入多少资源传召、调查、扣留在野党、社运领袖?为何防恐从来就只有人民交出权利,没有警队提升能力的选择?

恐怖主义的其中定义是“袭击不该袭击的人”。拒绝成为恐惧的呆伯特,别让当权者以防恐之名扣留不该扣留的人。

林宏祥是新闻工作者,长期观察本地政治动态,热衷于跨语界书写、对话,希望马来西亚政治赶得及在天黑之前,冲出隧道。现为《火箭报》编务顾问。

– See more at: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27338#sthash.uzCd2Uvw.dpuf


文章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WeFullySupportprdap/photos/a.425764367557944.1073741829.425312047603176/642557312545314/?type=1

Check Also

允彻查美里扣留所性侵案,砂警方把二警员停职

美里警察总部爆出扣留所性侵案后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