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Timeline Photos
鹊桥仙 (宋)秦观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七做一回夕乞巧,这个节日起源于汉代,东晋葛洪的《西京杂记》有“汉彩女常以七月七日穿七孔针于开襟楼,人俱习之”的记载,这便是我们于古代文献中所见到的最早的关于乞巧的记载。 后来的唐宋诗词中,妇女乞巧也被屡屡提及,唐朝王建有诗说“阑珊星斗缀珠光,七夕宫娥乞巧忙”。据《开元天宝遗事》载:唐太宗与妃子每逢七夕在清宫夜宴,宫女们各自乞巧。 魏晋南北朝时,随着牛郎织女爱情故事的日趋完善,七夕已成为普遍的节日,节俗活动日臻丰富多彩,而“乞巧”之举则成为最为普遍的节俗活动。 《荆楚岁时记》一书中描述此俗云:“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妇人结彩楼,穿七孔针,或以金银等为针,陈瓜果于庭中以乞巧”。 更为有趣的是,由于魏晋文化的繁荣,此时的登楼晒衣改为了登楼晒书。隋唐是七夕节大发展的时期,虽然其习俗基本上和魏晋相同,但其规模和盛况远远超过了前朝。 比如七夕期间以锦彩结成楼殿,“嫔妃穿针,动清商之曲,宴乐达旦”的场景,在《隋唐演义》等文学作品中可以窥见一斑。 特别是吟咏七夕的诗篇更比比皆是,仅全唐诗中就有仅千首。 比如崔颢诗云: “长安城中月如练,家家此夜执针线。 仙裙玉佩空自如,天上人间不相见。” 祖咏同题诗亦云: “闺女求天女,更阑意未阑。玉庭开粉席,罗袖捧金盘。 向月穿针易,临风整线难。不知谁得巧,明旦试相看。” 宋元之际,七夕乞巧相当隆重, 京城中还设有专卖乞巧物品的市场,世人称为乞巧市。 宋罗烨、金盈之辑《醉翁谈录》说: “七夕,潘楼前买卖乞巧物。自七月一日,车马嗔咽, 至七夕前三日,车马不通行,相次壅遏,不复得出,至夜方散。” 在这里,从乞巧市购买乞巧物的盛况, 就可以推知当时七夕乞巧节的热闹景象。 人们从七月初一就开始办置乞巧物品,乞巧市上车水马龙、人流如潮,到了临近七夕的时日、乞巧市上简直成了人的海洋,车马难行,观其风情,似乎不亚于最盛大的节日–春节,说明乞巧节是古人最为喜欢的节日之一。 明清时期,七夕做为最重要的民间年节之一,可谓精彩纷呈。 据记载,明代七夕时,民家“女子以碗水暴月下,各自投小针浮之水面,徐视水底月影,或散如花,动如云,细如线,粗如椎,因此卜女之巧”。 清代,七夕的主要活动则是家家陈瓜果等食品和焚香于庭,用以祭祀牵牛郎、织女二星乞巧。 时至今日,七夕仍是一个富有浪漫色彩的传统节日。 但不少习俗活动已弱化或消失, 惟有象征忠贞爱情的牛郎织女的传说, 一直流传民间,故有人称七夕节是“中国的情人节”。

Check Also

马来西亚解除 Covid-19 旅行限制后,柔佛人情绪复杂 | 马来西亚

文件图片显示了 2021 年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