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隆市夜幕下的公益厨房 周五晚上9时,夜幕低垂,下班高峰过后,喧嚣的吉隆坡似乎已沉寂下来。 不过,位于东姑阿都拉曼路的Tune酒店后巷,淡黄的灯光下,此刻却聚…

隆市夜幕下的公益厨房 周五晚上9时,夜幕低垂,下班高峰过后,喧嚣的吉隆坡似乎已沉寂下来。 不过,位于东姑阿都拉曼路的Tune酒店后巷,淡黄的灯光下,此刻却聚…

隆市夜幕下的公益厨房

周五晚上9时,夜幕低垂,下班高峰过后,喧嚣的吉隆坡似乎已沉寂下来。

不过,位于东姑阿都拉曼路的Tune酒店后巷,淡黄的灯光下,此刻却聚合起一群饥肠辘辘的人群,等候一辆印有“Pertiwi Soup Kitchen”的卡车到来,更期待一顿温饱的降临。

尽管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宣布,禁止公益厨房组织(soup kitchen)在吉隆坡市中心,派发免费食物予乞丐和无家可归者,后巷却仍站满志工,似乎未受该言论影响。当组办者高呼“还有志愿者吗?我需要两个志愿者”时,人群中立即有人举手,场面温馨动人。

Pertiwi卡车抵达后,待领取食物者排成2行,秩序井然。队伍行列中,族裔各异,以中老年人居多,亦不乏妇女与小孩。一周或两周前来一次的Pertiwi,除了提供饭水,还赠送香蕉、面包、饼干及衣服。

生活困苦人士

与刻板印象有所出入,前来领取食物者,未必是东姑安南所谓的“懒汉”,而更多的是赤贫者。

40岁的林先生向《当今大马》表示,失业数月的他,求职多时不果,已是第二次前来领取救济品,对于公益厨房组织善行深表感激。

他得知市中心的公益厨房组织或遭禁后,颇为不满,直说“政府看东西很表面,不如你叫他们亲自来这里体验看看。谁想来这里拿食物?他们(政府)这么做,只会导致更多的社会问题。”

同为领取救济品的阿末尼占在受访时直问,政府既然无法救助穷苦人士,为何还阻止他人帮忙?

于保安公司任职的他透露,自己经济拮据,凭其微薄薪水,在吉隆坡难以继生,方前来领取食物,“若(公益厨房组织)关闭以后,我们如何是好”?

“我们会继续”

Pertiwi Soup Kitchen已成立4年之久,其推介礼更是由前任联邦直辖区部长拉惹农仄亲自主持,如今现任联邦直辖区部长东姑安南下令,不得在武吉免登的两公里范围之内乞讨与布施,Pertiwi是否亦会遭遇终止的命运?

该组织志工卡尔坦承,他亦不确定Pertiwi Soup Kitchen是否坐落在禁区之内,惟他认为,部长指示星期一撤出市内的期限,应该尚有商榷余地。

他表示,部长或许顾虑市区卫生,因此才口出此言,“不过我不认为有(卫生)问题,这里很干净。”

至于下周一以后,该组织是否仍会前来布施,他则回应“我们会继续做阿拉要求我们继续做的。”

议员亲临力挺

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公正党班底谷国会议员努鲁依莎、峇都国会议员蔡添强、民主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泗加末国会议员林立迎、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更亲临现场,了解公益厨房真实境况。

林立迎剖析,我国法律中,确实拥有一项《1977年贫困人士法令》,可将流浪汉拘留三年,至于布施者,则无法律可援引对付之,因此东姑安南欲罚款布施者之举,实无法律依据。

他透露,行动党已有一支律师团准备就绪,在周一期限届满后,协助乞讨者、无家可归者及布施者。

努鲁依莎则表示,自己曾邀请东姑安南前来,一同体验公益厨房活动,惟后者以需前往纳闽为由,婉拒此项邀请。

Check Also

全马冠病传染数下降,惟沙巴防疫“负荷过重”

第三波疫情爆发以来,沙巴、雪州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