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所以东疏大道收费实际上是光天化日打抢人民,应对新加坡入境费涨价的说辞只是障眼法”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政策主任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2014年8月7日(星期四)发…

“所以东疏大道收费实际上是光天化日打抢人民,应对新加坡入境费涨价的说辞只是障眼法”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政策主任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2014年8月7日(星期四)发…

“所以东疏大道收费实际上是光天化日打抢人民,应对新加坡入境费涨价的说辞只是障眼法”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政策主任暨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2014年8月7日(星期四)发表文告:

东疏大道涨价如打抢人民
黄书琪:柔佛人民最糟糕的开斋节礼物

新内阁成员拿督魏家祥之前承诺,一定会讲反对大道收费涨价的意见带入昨日的内阁会议,但显然,这些意见完全没有获得其他以巫统领袖为主的阁员同意,大道依然收费。柔佛州人民恐怕还要再忍受价格高昂的买路钱几周或甚至几个月,才能等到下一个宣布。

不过,拿督魏家祥至少揭露东疏大道收费早在该党重返内阁之前就已经有所定案,即7月以前就已经做了决定。

换言之,所谓要对应新加坡调高入境费,所以我国跟着调涨过路费的说辞根本只是障眼法,因为新加坡陆路交通管理局在7月1日才做涨价宣布。与此同时,也证明这个所谓的关卡收费涨价,或实际上应该正名为东疏大道收费,是光天化日打抢人民,把钱放进朋党公司的做法。

除此以外,巫统政府也应该解释,他们究竟是何时做了这项决定,又为何要等到最后一分钟,才对外宣布?对人民日常生活带来如此重大影响的政策,政府难道不需要事先清楚解释说明?

更重要的是,首相纳吉在整个决策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他是否直接亲自下令让私营大道公司征收过路费?

大家一定都注意到,东疏大道收费的消息,仅仅是在开斋节两天前,透过大道局发出文告宣布。

此举异于寻常,自从2009年4月3日纳吉入住布城办公室以来,举凡有关于大道收费的重大宣布,都是首相纳吉本人或其副手慕尤丁负责对外公告。

但是,这一次如此重要的东疏大道收费,却只是大道局局长发出文告,指示收费,请问巫统领袖是否回避责任,甚至刻意卸责?

纳吉本人在2012年3月,亲自在国会里宣布东疏大道不收费,但是,两年之后,他的承诺在没有任何内阁成员站出来解释、澄清的情况下被彻底推翻,可说是他犯下的最严重过失,更是送给柔佛州人民最糟糕的开斋节礼物。

Check Also

马来西亚的 Covid-19 病例接近 250 万大关,因为卫生部今天报告了 5,828 次以上的传输

卫生总干事丹斯里努尔·希瑟姆·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