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卡立将不会在一位要求国内最高阶警官有最专业水准、不会只是玩推特,或在面对严肃的问题时,不提出糊涂答案的首相之下,长久地…

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卡立将不会在一位要求国内最高阶警官有最专业水准、不会只是玩推特,或在面对严肃的问题时,不提出糊涂答案的首相之下,长久地…

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林吉祥表示,卡立将不会在一位要求国内最高阶警官有最专业水准、不会只是玩推特,或在面对严肃的问题时,不提出糊涂答案的首相之下,长久地担任全国总警察长。

他指出,对于前首相敦马哈迪质问为何没有针对幕后指使谋杀蒙古籍翻译员阿丹杜亚的人做出调查,卡立的回应至少可以说是糊涂的。因为,卡立以极大的气度,向马哈迪提出关于阿丹杜亚谋杀案的问题,作出无知的辩解。他声称前首相并不知晓警察针对事件的调查细节,包括潜逃中的前警察特别部队队员西鲁所作出的申诉。

他披露,全国总警察长卡立并没有意识到这样子的回应让他显得很愚笨,因为西鲁已经不止一次提出这个课题,说他在阿丹杜亚的谋杀上只是执行命令,但是警察的最高层却不准备针对西鲁的申诉进行全面调查。

事实上,西鲁一直在警察调查时、审讯中以及上诉后说他只是纯粹执行杀害阿丹杜亚的命令。在他因为阿丹杜亚遭谋杀而被捕后,志期于2006年11月19日的第一份警察口供中,西鲁承认他是奉命行事,并被人犒赏去杀害阿丹杜亚及使用C4军事炸药去炸毁尸体来毁灭证据。

他进一步说明,在2009年2月3日,西鲁在吉隆坡高等法庭上请求不要判他死刑,因为他就像“必须被牺牲的黑羊”一样,保护那些不在法庭面对提控的人的计划和动机。

他说:“卡立不能否认的是,西鲁在过去九年的声明展现出惊人的一致性。从他2006年11月19日的第一份警察口供,他2009年2月3日在吉隆坡高等法庭的被告栏上的陈述,到他在联邦法院于2015年1月13日宣判他杀害阿丹杜亚有罪,被判死刑后最近一次和《当今大马》的专访,说法一致。”

他认为,卡立回到了原点,他并没有真正回答马哈迪,以及所有思想独立和喜好公义的马来西亚人所抛出的问题:虽然西鲁和阿兹拉是刽子手,但谁是那位发出命令杀害阿丹杜亚的幕后主脑呢!

“这是马来西亚的警察,总检察长和司法机关的污点,尽管非常清楚了当地知道西鲁和阿兹拉根本不认识阿丹杜亚,也没有动机去谋杀她,而这样子的滔天大罪,只有在别人的命令之下铸成,然而三个机构却联手不对此继续追查下去。”

有鉴于此,马哈迪两天前所问的,“是谁命令杀害阿丹杜亚的?”是最适宜且合理的,因为这也是自从2006年10月18日过去八年半中,在马来西亚问了无数次的问题,并且会一直持续问下去,直到有一个令人信服的答案。

林吉祥表明,有超过八年,当西鲁和阿兹拉为阿丹杜亚的谋杀出庭时,他们都有特别的警察保护,他们更是国家史上唯二的被告可以在进入或离开法庭时,透过遮盖脸部以避免被照相来隐藏身份。

他强调,这就是为什么尽管他们从高等法庭到联邦法院的审讯都是那么大张旗鼓,但是媒体从来没有机会拍到这两人的脸,公众也无从知晓他们是长什么样子的。这是唯有当西鲁在联邦法院下判后潜逃去澳洲时,警方才发布西鲁的照片。

他质疑,西鲁和阿兹拉过去八年半里透过特别的警察保护以隐藏身份背后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这是否显示出关于两人的提控有某种的特别理解,但却变得很糟糕呢?

他认为,当联邦法院就阿丹杜亚的谋杀判处西鲁和阿兹拉死刑后,首相拿督斯里纳吉驳斥西鲁有关他是受命谋杀阿丹杜亚的声称,说这是“绝对的废话”和“完全的废话”。

“首相是如何知道西鲁所说的是否是“绝对的废话”和“完全的废话”呢?警方受否有质问和调查纳吉对于阿丹杜亚的谋杀知道了什么?

他说:“全国总警察长不应该对西鲁惊人的声明继续躲闪,他应该要对阿丹杜亚的谋杀采取亡羊补牢的举措,重新展开调查,好找出命令杀害阿丹杜亚的幕后主脑。”


文章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WeFullySupportprdap/photos/a.425317754269272.1073741828.425312047603176/633366780131034/?type=1

Check Also

紧急状态结束两天后,马来西亚的 Covid-19 病例再次上升至 17,105; 柔佛和沙巴跨越1,000 | 马来西亚

卫生工作者于 2021 年 8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