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3.07杂思 1. 我们当下享有的民主自由,哪怕是这么一丁点,都是先辈在 原本不民主的空间里用自己的不自由去挣回来的。铁窗后的人解放了牢墙外的人。但那些自由移…

3.07杂思 1. 我们当下享有的民主自由,哪怕是这么一丁点,都是先辈在 原本不民主的空间里用自己的不自由去挣回来的。铁窗后的人解放了牢墙外的人。但那些自由移…

3.07杂思

1. 我们当下享有的民主自由,哪怕是这么一丁点,都是先辈在
原本不民主的空间里用自己的不自由去挣回来的。铁窗后的人解放了牢墙外的人。但那些自由移动的人却囚禁在自私、犬儒、恐惧中,把人家不自由换回来的自由任意挥霍在嘲讽过去、奚落现在,从不想想能留下什么给未来。

2. 你不会让自己68岁的老爸上街承受水炮催泪弹袭击的风险,但你无法体谅别人的孩子眼怔怔望着68岁老爸入狱的感受。你在本土找不到高薪的工作你一刻都待不下去,却坚持要一个背脊动过手术的老人困在囚室里躺在一寸厚的床褥五年。倘若谈到牺牲就永远只能是不长进地要求别人而放过自己,这个国家就不可能进步。

3. 一个人敬仰什么人,只能决定你的品,不能决定你的格。一个人不会因为敬仰卡巴星而变得像卡巴星一样受敬重。伟人从不需要你的瞻仰或悼念,烛光或泪光。决定你的格的是:当伟人把巨石推上山坡挑战宿命时,你是在旁数着巨石翻滚下山的次数,抑或助一臂之力,撑住巨石,哪怕只是那么一刻?

4. 政治是五年五年这样过,我们是一年一年这样过。安华的家人是一天一天这样过,安华在囚室里是一秒一秒这样过。任谁都可以在2015年2月10日以后若无其事地重复着日常生活作息,让时代的巨幕大不过掌上的平板手机。但最后你注定只能把自己的存在活成若无其事。

5. 在野党经历了用牺牲感召群众的年代,也经历了用希望召唤群众的年代。牺牲太悲情、希望太虚假。然而,倘若追求正义、反抗不公、向往自由是天经地义的事,何需有了感召才行动?对不对的问题、该不该的问题、要不要的问题,只有两个答案–曾几何时,却成了最难回答的问题。

6. 再穷,身上还是要有一样东西,岁月偷不走、现实磨不掉、金钱买不了。那是单纯的正义感–看到不公平还有生气的能力,以及伸张正义的勇气,不会因为一再碰钉子而幻灭。如果这个精神被吞噬了、这个感受被磨灭了、这个灵魂被收买了–你总以为你老了,其实你已经死了。

7. 政治民主的斗争不可能永远迎向朝阳。它之所以因为狂风暴雨而东倒西歪,是因为我们承受不了孤独,往黑暗、冰冷的地底伸展、扎根。因为人多而站出来充其量不过是凑热闹–自己也不是很肯定,因此需要他人给自己壮胆。但明知没有人却还愿意站出来,它已经不是能改变什么的问题,而是你更确定自己的坚持,任什么都改变不了你。

8. 是什么让68岁的安华选择留在马来西亚,面对生死未卜的风险?是权欲的驱使,抑或理想的推动?旁人可以有不同的诠释,却只有安华知道自己心中的答案。无可否认的是,他愿意为自己的选择承担风险、付出代价。换句话说,他愿意为自己相信的东西负责。而我们,愿意为自己相信的理想,负上什么样的责任?

9. 坦白说,近一个月下来,我们从安华身上看到的赤裸现实是:这个国家不值得你替它牺牲。但是为了这个理想,值得。而你活到今天还不去死,心中究竟是否藏着一个理想,值得你为它站出来,在3月7日那一天?

10. 2014年3月8日,马来西亚丢失了一驾飞机,至今音信全无。2015年3月7日,我们要先把迷航的国家找回来,否则我们丢失的是未来。 林宏祥是新闻工作者,长期观察本地政治动态,热衷于跨语界书写、对话,希望马来西亚政治赶得及在天黑之前,冲出隧道。现为《火箭报》编务顾问。


文章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WeFullySupportprdap/photos/a.425317754269272.1073741828.425312047603176/616104111857301/?type=1

Check Also

马来西亚议长放弃与其兄弟有关的议案-彭博社

马来西亚众议院议长 Azhar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