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1987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第五章 纵火之人逍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 当年在扣留营里,表现得很有风骨傲气,不屈不挠的,还有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

《1987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第五章 纵火之人逍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 当年在扣留营里,表现得很有风骨傲气,不屈不挠的,还有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

《1987茅草行动–你不知道的真相》

第五章

纵火之人逍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

当年在扣留营里,表现得很有风骨傲气,不屈不挠的,还有董总主席林晃升先生,教总主席沈慕羽局紳。国会反对党领袖林吉祥,卡巴星,柯嘉逊等人。这些人因为坚持信念不肯屈服,所以被关押最久,是最后一批被释放的受害者。

根据记录,1987年10月27日展开的《茅草行动》,所逮捕的119人当中,属于执政党的被捕者,最早是在关押数日后就获释。按照内安法令的条文,任何在内安法令下被捕者,可以在无需任何理由之下被扣留60天,一旦60天期满,如果当局认为被捕者必须继续被关押,则必须由内张部长签署拘留令。当年的内政部长,就是马哈迪。

是马哈迪亲自签署扣留令的,今天他却还在为自己辩护说《茅草行动》跟他无关!还把所有责任公然推给当年的全国总警长敦韩聂夫!

当年60天扣留期满,119人当中已经有超过一大半获释;只剩下49人被马哈迪指示,移送到太平甘文丁扣留营继续扣留。

这49人当中,单单是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就多达7人,他们包括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卡巴星、陈胜尧,刘德琦,V大卫和P巴都。还有《华教4君子》林晃升、沈慕羽、庄迪君和柯嘉逊。他们都是因为不肯妥协,坚持原则而被继续关押的。

当年《茅草行动》大逮捕之后,几乎所有受害者都获得盘问官献议:只要愿意签署一份认错悔过书,承认自己犯了破坏国家和平安宁罪;并且诚心向政府和国家道歉,他们就可以马上获释。执政党的被扣者,当然愿意签署—-反正只是配合做戏罢了。

反对党阵营和社会运动的被扣人士,一些因为受不住当局的酷刑。比如每天24小时轮番盘问不让睡觉、不让外界亲友接触,完全与世隔绝,关在一个不见天日的斗室里,不让洗澡换衣服,让你每天忍受着无边的寂寞孤独,让你度日如年,强烈感受到仿佛被这个世界抛弃。。。。。等等。

一些更特地被安排从晚上被间歇盘问到天亮。。。。种种手段,足以令意志力不足的受害者崩溃、甚至精神错乱。

因为承受不了这些种种的压力折磨,一些反对党人士,如森州的火箭强人胡雪邦,就是其中一个向当局投降,签下悔过书的受害者。胡雪邦很快被释放,但是之后他选择迅速淡出政坛,不再谈论政治。

而态度强硬的林吉祥父子,陈胜尧、卡巴星、刘德琦,和华教4君子;因为坚持自己没有错,认定这是当局刻意安排的一种政治迫害;因此拒绝签署悔过书。因此他们就被继续关押在太平甘文丁扣留营。

按照内安法令规定,由内政部长签发的扣留令,每一次扣留期为两年。两年届满,必须再次由内政部长签发新的扣留令,才能继续将受害者扣押。而《茅草行动》的所有受害者,没有一个被扣留满两年。

林晃升、沈慕羽、庄迪君、柯嘉逊、卡巴星、刘德琦、陈胜尧、V大卫和P巴都,是在1988年6月陆续获得无条件释放。最迟获得无条件释放的林吉祥和林冠英父子,是在1989年4月获释;总共被扣18个月。

《无条件获释》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本来就是无罪的!

正如林吉祥后来在他的部落格写道:
《茅草行动》的结局就是:

《纵火者逍遥法外,救火者成代罪羔羊》!

他说:我们之所以被扣留,因为我们被视为对国家安全和马哈迪领导的国阵政府构成严重威胁。

【但是,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对国家安全毫无威胁!我们之中,没有任何一人在扣留令下被扣留足两年。这证明说我们威胁国家安全,根本就是谎言。】林吉祥说。

林吉祥说过,当他获释后不久见到马哈迪,他曾经质问老马,为什么那些真正导致国家安全局势恶化的罪魁祸首获得逍遥法外,没有一个被扣留时;马哈迪这样回答:不能怪罪他们,因为他们是被挑衅后才采取相关的行动。

国父东姑阿都拉曼说的没错,他说;马哈迪通过茅草行动的大逮捕,已经将马来西亚变成一个警察国。政府越是诉诸内安法令扣留异议分子,越显示掌政者和警队具有警察国心态。

平心而论,
华社对于教育部不公平的举措表达不满,
到底威胁到马来社会什么地方?

马来人的特权和语文地位根本不受影响!
因此,导致当时局势紧张的责任确实是在巫统,
与其他政党和华教团体无关。

茅草行动过后,马哈迪的权力迅速膨胀,标志着强人时代的来临。而当年被老马利用的马华,在国阵内的影响力却一落千丈。当年那个能够与华社站在一起的马华公会,今天在国阵的地位已经大不如前,与巫统从盟友的关系已经大幅度降为《主仆关系》。

华社一般相信,如果今天再度发生类似当年威胁华教的危机,马华公会显然不会再向当年一样站在前线捍卫华教。

更糟糕的是,大家更相信今天的马华,面对危机的方式,就是系统性的以《协商精神》消解华社民间的战斗力,把一些可怜的《协商成果》夸大成为华社必须万分感激的《收获》。

同时会把真正基于民主人权原则的抗争,污蔑诋毁为是《玩弄政治的反对党伎俩》;或者说成是《少数人的观点》。

于是大马华社权益和华教前景,
在马华的《协商精神》之下,
变成《削伤,削伤,越削越伤》!

饱受恶法钳制打压的新闻媒体,
在茅草行动之后,统统成了国阵传声筒,一言堂!

文~张丹枫

待续。。。。。。。

Check Also

统治者促国人尊重政府制衡,也强调元首角色

今日召开特别会议后,马来统治者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