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我国人民已适应诸种的季节——不,不是热天、潮湿或者朦胧天。我是在说由政治人物(那些有志成为政治家的,或者宣称已放弃政治,不过仍留在“现场”的政治人物)决定的“政…

我国人民已适应诸种的季节——不,不是热天、潮湿或者朦胧天。我是在说由政治人物(那些有志成为政治家的,或者宣称已放弃政治,不过仍留在“现场”的政治人物)决定的“政…

我国人民已适应诸种的季节——不,不是热天、潮湿或者朦胧天。我是在说由政治人物(那些有志成为政治家的,或者宣称已放弃政治,不过仍留在“现场”的政治人物)决定的“政治季节”。

就像现在,我们正处在“煽动罪”的季节中。这是如此的一个季节:一个错误的句子足以惹祸上身。不管是你在三年前讲过的疑似煽动的句子,或者仅是你在学术论文上发表的想法,只要它们冒犯了权贵者,你必定惹麻烦了。

被控以煽动罪的人物名单不断地增加——政治人物、学术人员、亲反对党支持者、社交媒体使用者与记者、那些希望与马来西亚终止关系的人、那些持续批评皇室的人,甚至仅在面子书上发泄的不知情的学生。
在当前的气候里,你说的任何东西将被认为是煽动性的——查明了你的政治倾向后,才决定你的疑似煽动言论的严重性。至于有关在籍学生的案件,家长则将成为“代罪羔羊”。

在此季节之前,我们已有“我要大臣职位”的季节。虽然这个特殊的季节在很大程度上被局限于雪兰莪,然而我们所有的人都心系于它,因为它的最终结果将会对整个国家产生影响。

提醒你,这个(“我要大臣职位”的) 季节还没过去。它只是暂休一会,以允许“煽动罪”季节显露曙光,随后它将很快地再次击中我们。

“大臣”季节的结果将可能不止看到民联的削弱,同时也将看到有更多的受害者受“煽动罪”季节的煎熬。

在这两种季节之间,我们有短暂的“马哈”季节(Maha-season)。后者经过几年的沉隐后,再次抬起头。

“马哈”季节的第一场雨是,尝试翻到现任的布城的“首号居民”。目前看起来还没成功,不过“马哈”季节的影响在未来几个月里才能感受到,就看它是否凝聚足够下起暴风雨的云团了。

尽管起步较慢,“马哈”季节有潜能成为最危险的季节。除非被预定的受害者能迅速采取行动制止它,不然正如它已曾证明自己可导致严重的损害,而若有机会的话,它将再次如此行事。

如你所了解的,“煽动罪”季节可能是当权者事后的想法,在古怪心里的驱动下,以展示他们的勇气来反击“马哈”季节。他们要发布这种的讯息,他们并不是如“马哈”季节所揭示的软弱。

如此动荡的政局所可能引发的灾害,令人顿生担忧的念头。我们仅是希望,经过之前暴风雨的洗礼后,这个国家的人民将有足够的弹性应对诸种不清醒的行径。

我们的政客喜欢宣称他们所做的一切,正是为了我们的缘故:软弱的领袖必须被替换,那么我们人民将有更好的治理;那些制造不和谐的人士必须被惩罚,那么我将享有更好的和平,总之,我们的幸福永远是他们最优先的事项。我确定这种熟悉的修辞将在未来再度响起来。

就如大多数所关注的,这确实是一个像拉紧拉链一样地把嘴巴“拉上来”同时把所有想法冻结起来的季节。不管联邦宪法说什么,我们最好不要设想我们拥有表达情感与思想的自由。

除非我们愿意团结起来,发出一个响亮的讯息,即我们要符合我们意愿的治理、我们希望受到应有的尊敬以及我们不迫接受出于(偏斜)政治考量的决定。

我们是时候对我们的未来及我们的国家领回拥有权了,如此我们才得以提前享受所有的季节了。
– See more at: http://cn.theantdaily.com/Article.aspx?ArticleId=16014#sthash.TW9QcpQs.dpuf


文章來源: http://www.facebook.com/WeFullySupportprdap/photos/a.425317754269272.1073741828.425312047603176/526982837436096/?type=1

Check Also

尽管面临 Covid-19 挑战,马来西亚、美国和欧盟的关系仍在加强

外交部副部长拿督卡马鲁丁贾法尔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