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民联领导层必须紧急且频密地会面,以制定及落实策略恢复公众对联盟在雪州大臣危机中受重创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4年8月19…

“民联领导层必须紧急且频密地会面,以制定及落实策略恢复公众对联盟在雪州大臣危机中受重创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4年8月19…

“民联领导层必须紧急且频密地会面,以制定及落实策略恢复公众对联盟在雪州大臣危机中受重创的信心”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暨振林山区国会议员林吉祥于2014年8月19日(星期二)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民联须挽救公众信心
雪州大臣危机重创民联

昨晚我在振林山出席五间店(Lima Kedai)和星马花园(Taman Sri Skudai)的三个庙宇活动时,公众对我国的政治发展表示出浓厚的兴趣及深切的关心,尤其是民联在雪州大臣危机纷扰多时后的前路。

毋庸置疑,就像全马各地的民众,振林山人对于民联六年历程中最恶劣的危机,有着莫大的关心并紧贴最新消息,且于上周六,许多人的脑海里都提问着民联是否能够熬过接下来的24小时,一个没有人有信心回答的问题。

雪州大臣危机已经让很多大马人绝望。

上个周末,我收到一位我国政坛老将的电邮,吴清德博士如此写道:

“我身体欠佳。我吃力地组织着我的想法。请原谅我糟糕的英语。”

“我一直在关注有关雪州的新闻报道。雪兰莪是一个民主州。她的立法议会通过了妥当的选举选出。谁掌握了雪州议会的多数支持,谁就应该担任州务大臣领导雪州。政治议会和企业董事会的运作原理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获得一家公司超过51%的股份,他说了算。卡立深谙这个道理。如果他是一位绅士,他应该有风度地下台。”

“旺阿兹莎是一个能干的人。如果她成为州务大臣,她将以她的实力为众人带来惊喜。作为一名极具争议性的反对党领袖的妻子,她多年来从现实生活中所学到的政治,已超越了从书本中学习政治的人。她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医生。敦依斯迈医生也曾行医,并证明他是一位出色的政治领袖。林苍佑医生和陈志勤亦是如此。”

在昨晚,三个振林山庙宇晚宴的民众情绪和反应(应可作为全国情绪的合理反映),可作一下总结:

一、对民联没有因为雪州大臣危机纷扰多时而破局感到松一口气,因为普遍共识认为民联获得我国所有种族、宗教及地域的支持,是完成第13届全国大选未竟大业,即终结国阵自1957年一党独大局面的最大希望及载体,毕竟改变布城的联邦政府是结束我国贪污猖獗、滥权、缺乏良善治理、问责和透明乱象的基础政治改变的先决条件。

二、对民联的生存能力和永续能力,基于各成员党抛开歧见并共同把民联共同政策目标、纲领、原则和目的放在最优先位置的致力程度,有着日渐严重的怀疑。

全国各地的各阶层民联领袖不应自欺欺人地认为民联在雪州大臣危机纷扰多时中毫发无损。造就了民联在去年五月第13届全国大选中获得52%全国多数选票的佳绩并使巫统及国阵以47%总选票的少数支持执政的全国各种族、宗教和地域的人民的高度信任和信心,已受到重创。

为此,民联领导层必须紧急且频密地会面,以制定及落实策略恢复公众对联盟在雪州大臣危机中受重创的信心。

然而,民联在六年里的最大危机中的一线希望,是凸显了民联与国阵的极大,甚至是根本上的差异。

民联是一个平等的联盟,每一个民联成员党都拥有对联盟未来方向的平等话语权。任何差异和分歧,都能以极大的耐心和耐力解决或消除。

倘若三个成员党无法解决各自在民联的重大异议,那将标志着民联联盟的立即终结。

国阵巫统的谎言散播者在过去的六年里无所不用其极地通过他们所控制的大众媒体及近期掌控的网络社交媒体散播谣言,诋毁民联行动党、公正党及伊斯兰党领袖不是自由分子及有诚信的政治领袖,而是政治流氓和无赖,在中文届散播行动党领袖是伊斯兰党的傀儡和走狗的信息,同时在马来媒体以伊党受制于行动党荼毒群众。

行动党领袖并没非伊斯兰党的傀儡走狗,伊斯兰党领袖亦非行动党的鹰犬爪牙。同样的,公正党也不是两个友党的傀儡。

我们加入行动党、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并不是为了牟取钱财或私利,而是因为我们的政治原则和信念,为此我们当中有许多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不像国阵巫统的领袖和政客。

这也是为什么民联与国阵的联盟模式接任不同。

民联是一个多党平等的联盟,而国阵却是一个以联盟之名掩盖巫统一党专制独大的联盟,因为国阵只有巫统说了算。国阵其他13个成员党,不管是马华、民政党还是国大党,都不能也不敢违抗巫统对国阵政策的独行独断。

昨晚振林山三个庙宇活动的群众,正如我国其他的同胞,对马哈迪的最新举动非常感兴趣。他以他的博客公开向拿督斯里纳吉“宣战”,声称他因为纳吉作为现任首相的表现比阿都拉更糟糕而,撤回他的支持。

更令人玩味的是,马哈迪在他的博客中以两则童话故事表达他的纳吉的彻底轻视。首先,他以安徒生故事《国王的新衣》,指身居高位的国王因为身边的侍从阿谀奉承而蒙蔽真相;第二则是有关英格兰国王克努特大帝及潮水的故事,述说一位国王意气风发自以为是,以为自己能命令潮水退下。

我们拥有一位在位的第六任首相,受到他的导师暨第四任首相,也是在位长达22年的最长政治寿命首相所责备,指他是“赤裸的国王”及可命令潮水的“克努特”,实在是既怪诞又荒唐。

伯拉,我国第五任前首相,一定是读过马哈迪博客后最开心的马来西亚人,因为他发现他原来并没有那么差劲。

Check Also

今增19簇群涉728病患,雪一工地244人染疫

国内今天新增总计728人确诊的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