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针肤画皮的爱与愁:刺青师访记

针肤画皮的爱与愁:刺青师访记

【今人物】告诉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走进店里,墙上挂满水彩和油画作品、各地纹身展海报的相框,还有一张供奉的佛像照。柜台后站着一位老先生,在白亮的工作灯下,俯首在宣纸上写书法。沙发上的父亲区玩着玩手机,好奇的小孩不时穿梭室内外,两人等着妈妈纹好手指上的米妮老鼠。

约10年前,黃雅枋(外界惯称为Kellyv Mao)正式结束长达7年的学徒生涯,挥别纹身起源重地——吉隆坡武吉免登黃金三角的金河广场,到雪州双威镇的二楼店面自立门户。她和纹身工作室伙伴张寅轩(外界惯称为Yagami Nick)投入这一行逾17年,亲身参与和见证了吉隆坡现代纹身发展史。

纹身店是迟至千禧年以后,才渐渐从地下浮上台面。早期的商业注册官连“Tattoo”,应作动名词用也分不清楚,近十年各种纹身风格和主题装潢的店铺,则如雨后春荀般在吉隆坡遍地开花。纹身店浮现初期,恰好是Kellyv从室内设计转投纹身界之时,是当年极少数的女纹身师。

“那时候是2001年,根本没有学院教纹身,只好去拜师。看看哪个师傅肯教,就边做边学。”惜字如金的Kellyv聊起那资源匮乏的年代时,感叹找纹身店难,找纹身师傅难,连找纹身针也难。“以前很艰难,网络不发达,连买一样东西都很困难。我们还要从裁缝店买散针,然后自己烧针。”如今,纹身店所使用的材料和工序讲究卫生安全,沾过血的针仅一次性使用,然后比照医用回收的方式等人定期来处理。

纹身就似服饰和发型一样,是粉丝对偶像展示忠诚与塑立自我认同的一种标志;而纹身店就成了探测不同年代潮流的风向标。香港影星当红时,Kellyv打工的店里经常来了客人嚷着要陈小春和郑伊健在黑帮电影古惑仔剧中的纹身——麒麟草和过肩龙;或是叛逆形象鲜明的杜德伟,他身上的荆棘桂冠臂章纹身和老虎眼。


阅读更多

Check Also

面书专页呛纳吉为贼,团青澄清乃前党员捣乱

一个号称代表土著团结党青年团的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