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若非请病假,我将亲在国会反TPPA

若非请病假,我将亲在国会反TPPA

议员观点

我已致函国会下议院秘书罗斯米请假,告知未克出席本月26日及27日的国会会议。我也把有关信函的副本,分别呈给国会下议院议长班迪卡阿敏和民主行动党国会党鞭陆兆福同志。

我患上面部神经麻痹症,目前尚未痊愈。

若非有病在身,我会跟其他民主行动党和希望联盟的同僚,一同在国会投票反对“跨太平洋战略伙伴协议(TPPA)”,并要求发言陈述反对的理由。

虽然无法投下这关键一票,但民主行动党不乏充分掌握这议题的国会议员参与此次辩论,如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他一直以来都是倡议反对这不公平的贸易协议的旗手。

多人对协议感困惑

此外,我也刚读了沙登区国会议员王建民于本月16日和17日行动党全国领袖大会针对TPPA所提呈的报告,他对此议题的全盘掌握和理解,实在令我钦佩。我想他应该是阅读所有相关文件的少数人之一。

不久前,我在接受针灸治疗的诊所遇到一名女企业家,她表示对TPPA感到极为困惑。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因为整个过程完全没有经过真正和坦诚的辩论。

首相纳吉一心想要通过TPPA,好让他能跟中国达成的交易如:1MDB电力和土地交易当中获利之际,同时保持他在美国眼中的地位。

而美国总统奥巴马则希望TPPA得以落实,以协助美国产业扩大出口。

能够带来更多投资?

与此同时,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部长慕斯达法指“一旦签署TPPA将吸引更高投资”,是不真实的说辞。

第一,马来西亚所面对的挑战并不在于缺少外国直接投资(FDI)。马来西亚的机构拥有巨额资金,得以涉猎在伦敦或澳洲的房地产投机活动。而马来西亚私人界也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问题在于他们对国家经济前景缺乏信心。

第二,马来西亚经济所面临的真正挑战,是升级技能、生产率和工资。试问,一个只倚重非技术外劳的经济体,要怎样吸引吸引外国直接投资?而TPPA将无助于我国终结低工资、低技能、低生产率的恶性循环。

提高国内生产总值?

至于“通过TPPA提高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

只有当我们愿意跟韩国在工业技术方面竞争,而非跟越南或印尼比较廉价劳动力,那么我国才有望在质量上获得增长。

纳吉说,如果我们不签署TPPA,将让越南或其他人从中得益或填补真空。这样的说辞,反映出纳吉根本不懂得经济学。

业界获得什么好处?

毋庸置疑,有些行业可能在TPPA中获得好处,包括纺织业、汽车工业和电子电气工业。

然而,我们的纺织行业在哪里?除了极小部分坐落在柔州巴株巴辖,其余由马来西亚人所经营的纺织业都在越南。换句话说,马来西亚几乎没有任何纺织工业。

看看汽车工业。这个行业在全球已是夕阳产业。随着全球气候变化的严峻挑战,加上巴黎协定的逐步落实,汽车行业不会有太大的发展空间。难道你认为美国消费者将转向普腾,以此作为购车首选?

至于电子电气工业可能会在TPPA中受惠。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国的电子电气工业的竞争对象是跟韩国而非和越南和印尼的话,那么签署TPPA与否根本毫无关系。

有助于提高透明度?

有人认为,TPPA将有助于提高过国内透明度。

我们必须了解TPPA的性质。TPPA是政府之间谈判,他们都有各自的委托人和说客。TPPA是美国说客/企业的愿望清单,加上涉及的政府之愿望清单。

有句TPPA的行话叫做“撤除不谈”(carve-outs),意即每个签署国政府可以要求一些自己要保护的领域。任何贸易协定,其实都不是为了“自由贸易”。因此,永远不要指望外贸交易带来透明度。

我不会提及马来西亚的成本问题,因为许多人已针对医疗费用、政府遭企业起诉等写了精彩的分析。

最后,我呼吁国会投票反对TPPA。

注:刘镇东是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理发师协会上书政府,要求允限令期间复业

大马土著理发师协会(MBBA)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