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槟首长政治秘书驳谢嘉平称马后炮合理化弃权行为

槟首长政治秘书驳谢嘉平称马后炮合理化弃权行为

植物园州议员谢嘉平昨天打破沉默,回应被革职风波,唯槟州首长政治秘书黄汉伟旋即反驳其说法,并挑战其采取法律行动来证明升旗山机构的决策不合法。

“如果谢嘉平认为,其被解除升旗山机构董事职务不合法,那么他可通过法律途徑来验证其说法。”

否认剥夺选民参与发展

黄汉伟今天发文告说,升旗山机构的主要营运范围,如山脚下多层停车场,购票中心,缆车轨道,山顶的各项设施包括观景台,小贩中心,酒店餐厅等都不是在植物园州选区范围内。住在升旗山顶上或半山的居民都是在山顶投票站投票,他们并非植物园州选区选民。

“升旗山的核心主要范围是阿逸布爹州选区,其他为周边可上升旗山的有阿依淡,直落巴亨,浮罗勿洞及植物园。”

因此,他说,谢嘉平所言“剥夺植物园选民参与升旗山的发展”的论调並不成立,因为直落巴亨及浮罗勿洞州议员皆不是升旗山机构董事。

“升旗山区国会议員再里尔也是现任升旗山机构董事,他理所当然可代表植物园选民。”

没在会议发表反对意见

黄汉伟接着指出,在去年州议会开始前,槟州希望联盟州议员在11月4日皆出席了一项前期会议 (pre-council)。会议中,他们讨论了州议会的所有事务,首长也宣布州政府会反对巫统的动议。

“除了诺丽拉州议员请病假,全体29名希望联盟州议员皆出席会议。4名公正党州议员,包括谢嘉平当时并没有对槟州政府的立场,表达他们的意见或反对,也没有意见不合。”

“槟州州议会一共开了6天,巫统的动议是在最后一天即去年11月20日辩论。在长达6天的会议里,谢嘉平及其他4位公正党后座议员不曾在议会里,或议会外告知其希望联盟州政府同僚,有关他们对于巫统动议的意见,甚至没有照会公正党三位行政议员。”

“公正党5位州议员没有參与巫统动议的辩论,政府同僚只在他们放弃权票时得知他们的计划。现在谢嘉平马后炮,企图事后合理化其弃权动作,並非是一个有担当的行为。”

促成公听会是个人想象

黄汉伟坚持,谢嘉平在没通知政府的情况下,背弃了州议会前期会议里的共同决定,是一种背弃信义的举动,与背后插刀没有分别。

“如果公正党五人要投弃权票,为何在前期会议里没有提及?为何在州议会开会6天期间並没通知政府同僚?如有的话,州政府同僚肯定会与他们讨论。”

“谢嘉平在昨天在记者会上声称,他在州议会没有机会站起来发言,那根本就是睜眼说瞎话,意图剑指属于於同党的议长。毕竟,槟州议会议长刘子健已给予充裕的时间及空间予朝野议员参与预算案及动议辩论,会议甚至有几天挑燈到晚上11点,共有有7名议员参与辩论巫统提呈的动议,但谢嘉平没有参与辩论。”

“他声称,他促使召开公共交通藍图的公众说明会,那是不確实及他个人的想象。因为他在动议辩论时沉默不言,不曾在议会里提出此事。”

黄伟益炮轰谢纪律涣散

另一方面,槟州民主行动党宣传秘书兼丹绒区国会议员黄伟益也发文告炮轰,谢嘉平迄今无法交待为何投弃权票,甚至还不知悔改要槟州政府纠正革除升旗山机构革除其董事一职的决定和道歉,难免让人对后者彻底失望。

“谢嘉平指投弃权票属于他个人的决定,显示他是个纪律涣散的议员。至于记者询问谢嘉平是否事先通知党,他竟然说不记得,还要再三确认,难道谢嘉平要印证人民公正党党不像党,反而更像是一个乱党吗?”

“对于一个如此重要的决定,若谢嘉平连是否有通知党都不记得,而且辩称这是个人的决定,只能证明谢嘉平只愿逞个人英雄,即使最后陷公正党于不义也不在乎。”

针对谢嘉平指他乐意会晤槟首长林冠英,黄伟益表示,事实上有党领袖曾劝他尽快针对此事会晤首长,但他却完全无动于衷。

“他连基本立场都搞不清楚,也无法交待为何跟其他同僚采取完全不一致的立场,事前有没通知党也不记得,事后是否愿意会晤首长也不肯讲实话,看来选民乃至槟州人民都要对他摇头叹息。”

给两人机会但不知悔改

黄伟益表示,槟州政府可以接纳异议,但作为执政联盟的一员,谢嘉平须敢于表达其立场。谢嘉平可以在槟州立法议会召开前、首长召集希望联盟议员的会议或者在州立法议会参与辩论,清楚表达立场并争取其他希盟同僚支持。

“但是,他不只没有这样做,连参与辩论的机会都舍弃,只是趁最后一刻投票时才来投下弃权票,若这不是背后插刀,难道是民主真谛吗?谢嘉平同样无法解释,为何他跟其他4位来自公正党议员,会采取跟同僚州行政议员及副议长完全不一样的立场?”

“一个党两种立场,这根本就是民主政治的大笑话!谢嘉平不愿跟从大队而要逞个人英雄,平时不热衷于选区事务,反而热衷于拍摄电影、一直发明星梦,甚至在关键时刻还要对人民公正党背信弃义,对希望联盟背后插刀,任何有理性的选民都不会任由其本身议员肆意妄为。”

他说,行动党支持槟州政府革除谢嘉平及王敬文在官联公司的董事职。而且,槟州政府迟至今年1月才采取行动,证明已尝试给两人机会及很长的时间,但他们不知悔改却还要对本身违反理性的行为坚持到底,最终必然要付上所需的政治代价。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统治者促国人尊重政府制衡,也强调元首角色

今日召开特别会议后,马来统治者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