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指阿鲁或另有隐情才不辩论潘俭伟要一马稽查报告解密

指阿鲁或另有隐情才不辩论潘俭伟要一马稽查报告解密

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转态不跟行动党灵北国会议员潘俭伟辩论,潘俭伟就说,这很可能另有隐情,或是因为一马公司自称成功“重组”的幌子已经崩塌,且无可挽回。

潘俭伟今天发文告指出,阿鲁甘达以一马公司正接受调查,而拒绝与他辩论的理由不成立,因上月阿鲁爽快答应辩论时,调查早已在进行中。

“如果那时能够辩论,为什么今天不行?”

他指出,与其幸灾乐祸地嘲讽阿鲁不敢接受辩论,他更担心此事另有其因。

“真正的原因可能是……一马公司自称成功的‘重组计划’已经崩盘,而且很可能已无法挽回。”

一马公司汇款冒牌公司

他表示,一马公司将35亿美元汇入“冒牌”的阿尔巴BVI公司,且总稽查署也确认阿鲁甘达无法确认一马公司至少有70亿美元的现金和海外资产的动向。

“尽管事态严重,无论有意或无心,政府和一马公司皆无法阐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他认为与阿鲁甘达的辩论告吹,说明了一马公司批评者的方向正确,而且也给予他们更大动力继续挖掘及揭露真正的骗局。

今年4月,在公账会一马公司报告出炉后,潘俭伟挑战阿鲁甘达辩论,而阿鲁甘达爽快答应,接受战帖。

惟阿鲁甘达昨晚发文告,指其如今必须专注协助警方调查,同时得解决一马公司与IPIC的争议,因此不能与潘俭伟辩论。

批政府不解密稽查报告

另一方面,潘俭伟也质疑,政府为何仍不解密总稽查司的一马公司调查报告,且不提呈至国会。

他在文告中质疑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见图)昨天指,因公账会报告已呈至国会,因此政府无需呈交总稽查司报告。潘俭伟指,这再次证明巫统和国阵根深蒂固的不透明文化。

“正是因为公账会提呈它本身对于一马公司的调查发现和结论,但这并不意味着总稽查司的报告不能作为一份附录而向国会提呈。”

“相反的,公账会报告有许多可让总稽查司的报告作为参考之处,所以这将有需要让总稽查司报告作为一份附录,为马来西亚民众提供所有相关资讯和证据的全貌。”

“是否因为总稽查司的报告将牵连到财政部长兼首相纳吉,因此有关的执行人员唯有绝望地通过各种尝试,以确保总稽查司的报告甚至不能提呈到国会,并且将‘永不见天日’呢?

总稽查司报告无保密需要

他也指出,总稽查司一马公司报告应该立刻解密。他举例,总稽司昨天已提呈多项政府部门计划弊端报告,那为何一马公司报告不能解密?

“为什么一马公司被施以保密的特殊需要,而且这只不过是另一家财政部持有的子公司呢?”

“虽然我们承认官方机密法令(OSA)是用来‘确保公账会的整个调查讯息进程没有泄漏’,但现实上是有关的调查进程已结束,意即总稽查司报告应该立刻解密,内阁不能够继续把这份报告列为机密文件的地位 。”

无论如何,他挑战纳吉,若认为许多指控不公平,且他自认毫无隐瞒的话,纳吉应该立刻指示总稽查司的报告即时解密。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MySDG Fund 秉承马来西亚 Keluarga 的精神

首相拿督斯里伊斯梅尔沙布里雅科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