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吾友希山莱斯又要坐牢了!

吾友希山莱斯又要坐牢了!

【观点】

我的老朋友要坐牢了,但这已不是第一次。他的名字叫希山慕丁莱斯(Hishamuddin Rais)。

我们在同一年出世,却生长在两个不同地方。希山出生于森美兰州的日叻务(Jelebu),而我则是在350公里以外的新加坡如切(Joo Chiat)。

有两年的时间,我们在各自的学校同唱一首国歌《Negaraku》,直到新加坡于1965年脱离马来西亚。

在正常的情况下,我们不会相见。但在1974年,他成为马来亚大学学生会的秘书长,而我被选为新加坡大学学生会主席,那年我们在吉隆坡的两校学生领袖交流活动上,终于见面了。

不久,我们一起参与声援柔佛新山北湖(Tasek Utara)非法木屋居民的活动。身为70年代的青年,我们各自参与为正义、社会平等和民主的斗争。

都经历监禁与逃亡

我们的学生运动招致随后而来的政治迫害。我们都经历过监禁、潜逃和流放。但我的经验跟希山的相较起来,显然失色许多。他的经历多姿多彩、富有戏剧性,甚至还危及生命。

1975年,当我被亲政府的工会陷害而坐牢,希山已经流亡到澳洲。当我出狱后仍在四处藏身时,希山和澳洲学生会的领袖在我还未开口时,已经忙着安排打点让我流亡到澳洲。我最后虽然去了英国,但希山那种老派的义气,让我非常感激。

离开澳洲后,希山去了欧洲寻求庇护。不幸的,他在莫斯科被拦下,遭遣送回马来西亚,途径印度。过程中,他竟被紧紧夹在两栋建筑物之间,动弹不得,所幸最后被救出,但却被丢入监牢,等待被遣返回马。

在那个危急时刻,他脑海中出现了一组电话号码,那就是我在伦敦的电话。这的确有帮助,希山终于从最糟糕的监狱被释放出来:他一共被关在12所监狱。最后,他去了比利时寻求庇护。

江沙马来学院菁英

所以,这个从声名远播的江沙马来学院毕业的甘榜男孩,为何又会面对监禁的命运?他不是在1994年就已获准回国了吗?

江沙马来学院被誉为东方的伊顿公学(Eton of the East),它的校友名单都是那些建设马来西亚的马来菁英。希山可成为任何他想要的人,特别是若他选择“不能打倒他们就加入他们”这条路。

他人脉广,也特别聪明、口齿伶俐、思维敏捷、富有才华。他在上大学之前,是全国最佳学生,而在流亡期间,他也学了法语、哲学、电影制作。

希山有这么多特点和社会资本,他在回国后原本能轻易在权力机构中觅得一官半职。

他本来也可以避免新一轮的监禁,甚至是2001年在内安法令下入狱——只要他回马后,对高墙低头,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毫不妥协生活方式

但希山就是希山,他仍然紧握着年轻时的理想,甚至可说对任何物质利益过敏。除了政治活动外,他毫不妥协的生活方式也一样精彩。例如他养了只狗,这对马来人来说是会引起争议的,有人甚至认为他对广大的马来社群不敏感。

或许对许多人来说,他是个怪咖,或极其个人主义,但希山以激进的方式行使私人生活的权利,例如养狗对所有非马来人来说其实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两年前在伦敦南部的一场搞笑演出中,希山说他要辞去马来人的身份时,观众捧腹大笑。他们不知道,台上这位栋笃笑演员,正对马来西亚政治作出深刻的批判。

要当希山这个人,也很多麻烦。他返马四年后,就开始组织街头示威活动,声援刚被革除副首相职位的安华,导致希山2001年在《内安法令》下被监禁。

号召示威推翻政府

本月16日,希山又将重回法庭,预料将被监禁9个月。他早前是在煽动法令下被控,因在2013年的一场演讲上,他号召群众上街示威。那年5月的全国大选,执政党险胜在野党联盟。希山和其他在野党领袖被控,要通过街头示威推翻政府。

希山的煽动罪成,原本罚款5000令吉,因法官认为他虽然演讲内容过火,但并未引起暴力或街头示威。然而,检方却又再上诉,高庭最后加重刑罚,改判他入狱9个月。

自1974年成为学生领袖而开始活跃于政治活动起,希山就有坚定信念,即在议会民主制里,当议会不倾听人民想法,街头示威便无可避免。最重要的是,他将信念化为行动,且有办法吸引许多城市马来年轻人的追随。

在他流亡到英国时,希山见证了街头示威足以成功推翻撒切尔夫人的力量。撒切尔推出人头税政策——每户人口都需要缴税——造成伦敦及其他城市的大型示威。这些示威最终导致撒切尔的政党推动议会政变,她最终被迫辞职,人民也成功驳回人头税。希山曾参加在伦敦的示威,这个经验在他的政治思想上必定有所影响。

一直走在社会前头

希山这个先锋派,一直走在社会前头。因此,当他又要再因行使言论自由的权利而锒铛入狱,他也不感到意外,因为他发表的是自己认为正确的言论。

如果入狱无可避免,我希望他得以好好休息一下。

不过,许多他在孟沙的朋友、电台听众、哲学课的学生、喜剧表演的观众、公益厨房的流浪者、各个示威者、好友、同志等,这些日子将会非常想念他。

希山在1994年离开英国返马时,他只留下一对黑牡丹金鱼给我的11岁儿子。两年后,它们长成一对绚丽的青铜色金鱼,而且生活了好多年。

与此同时,可有人在希山被关押期间照顾他的狗?

注:本文原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原题为My old friend is going to jail…,由苏颖欣翻译。


陈华彪是新加坡前学运领袖,1974年遭当局以暴动罪名监禁,出狱后流亡英国。他于1987年更在“马克思主义阴谋幕后主谋”的指控下被褫夺公民权。他现职律师,著有《烟幕与镜子》和《逃过狮子爪》等专书,可见《当今大马》专访(一)(二)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MySDG Fund 秉承马来西亚 Keluarga 的精神

首相拿督斯里伊斯梅尔沙布里雅科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