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伊斯兰党内的三国

伊斯兰党内的三国

议员观点

僵持?破局?还是新局?

伊斯兰党中委会会议的任何结果,很可能都牵一发动全身,对马来西亚政治影响深远。

有很多朋友对伊斯兰党不感兴趣,也不觉得需要了解。在最近的雪州危机以后,也有朋友说希望伊斯兰党消失在空气中。

我在2001年9月22日民主行动党决定退出替代阵线当下决定,要耗一些青春去理解伊斯兰党,于2004年12月写完关于伊斯兰党两派的论文。

80年代走向偏锋

简单来说,伊斯兰党现在是由三个“党”组成:

第一、“1982年世代”

1982年10月伊斯兰党开大会,在冲突的氛围中气走原任党主席阿斯里(Asri Muda),少壮派以尤索夫拉瓦(Yusuf Rawa)、聂阿兹、法兹诺和哈迪为领导,一举推翻之前的伊斯兰党领导层。

这个领导层扛着的旗帜是“宗教师领导论”(kepimpinan ulamak),用以抗衡之前的“马来人至上”领导论述。

当时也是伊朗革命后国际伊斯兰运动风起云涌时。国内则是马哈迪政府吸纳安华与其带来的伊斯兰运动。(哈迪与安华的瑜亮多少来自于此。)

1982年抬头的派系,是以原有的北马四州(吉兰丹、登嘉楼、吉打、玻璃市)的草根党员班底为主,配以当时激进的伊斯兰运动领袖。为了与安华/巫统区隔,伊斯兰党走得更偏锋。

青年哈迪曾号召穆斯林在生活上杯葛“像异教徒”般的巫统党员(kafir mengkafir)。假如哈迪最后选择支持巫统-伊斯兰党结盟,叫当年在地方上杯葛巫统的伊党党员情何以堪。

90年代中产阶级

第二、“1998年世代”

1998年9月2日安华遭马哈迪革职,9月20日遭囚禁,掀起千层浪。

1998年安华被革职前,伊斯兰党有45万名党员,1999年11月大选,伊党号称有80万名党员,也就是安华被革职14个月后增加35万名党员,近乎倍 增。有许多厌恶巫统、但不一定相信安华的马来城市中产阶级,纷纷选择加入伊斯兰党。新党员多到,伊党的总部当时忙到要24小时不停地印制党员证。新党员很 多来自雪隆和其他大城市。

1998年世代,代表着完全不同的想像。他们要伊斯兰党与其他盟友共同执政。他们相信伊党要成为中间政党,争取各族的支持,争取中庸穆斯林的支持。

1982年与1998年两派,来自不同的世代、来自不同的地域(前者北马四州、后者西海岸)、有着对未来不同的想像。

新一代青年宗教师

第三、“青年宗教师” - 1982年世代养大的孩子

1982年世代建立了很多的新制度,其中包括幼儿园和其他的紧密的组织架构。当中滋养了一群从小就是伊党志工,然后到伊斯兰学校和阿拉伯国家的大学求学, 在2008年民联执政多州后,他们开始质疑伊斯兰党为什么要向行动党低头等。他们活在他们的世界里,看不到马来西亚社会,甚至马来社会的多元与快速变化。

他们与1982年世代结合,抗拒与民联的合作,推动激进的政治议程。

伊斯兰党自1998年安华事件以来,党内的1982年世代一直不知道如何与安华共处。随着青年宗教师派系迅速膨胀,1998年世代成了保守派青年宗教师”攻击的箭靶因此,要理解伊斯兰党,大概要了解其党内流派和取向。

到底最后是1998年世代强力出击,最终赢得整个伊斯兰党的党内权力吗?或者被1982年世代+青年宗教师联合压制、最后1998年世代被迫出走?

伊党的党内三国,将影响未来的全国政局。

本文作者是民主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兼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原文张贴在刘镇东面子书专页,《当今大马》获得授权转载。

Check Also

Covid-19:Khairy 说,马来西亚还没有走出困境 | 马来西亚

卫生部长凯里·贾马鲁丁 (Kh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