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伊党式微与国阵模式的终结

伊党式微与国阵模式的终结

议员观点

自一周前5月26日巫统负责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和国会议长班迪卡为伊斯兰党主席哈迪提呈的伊刑法私人法案放行以来,很多人说了很多狠话,各语文媒体也众声喧哗,非常热闹,但对于厘清实际形势没有多大助益。

亲巫统的马来文媒体一面倒攻击民主行动党反对伊刑法,指责民主行动党为“发扬伊斯兰的最大障碍”,并大事报道巫统与伊斯兰党的历史性结盟。与此同时,它们则对国阵成员党反对伊刑法的新闻,都只是蜻蜓点水轻轻带过,唯独突出民主行动党反对伊刑法的角色。

在中文媒体方面,民主行动党被马华公会等指责为“反抗伊斯兰法”不力。中文媒体则充斥着国阵成员党如:马华公会、民政党、国大党等“硬起来”,“向巫统怒吼”及“恫言辞官”的新闻;同时也不乏指民主行动党“养大”伊斯兰党,因为华裔投票给伊斯兰党导致伊党壮大、马华输了席位所以无法制衡巫统等论调。

例如,民政党主席马袖强宣称,该党坚持留在国阵抗争,不会效仿民主行动党选择简易的方式推卸责任。民政党副主席刘华才则说,如今伊斯兰党提呈法案,巫统部长放行的局面,主要是因为国阵的华裔政治力量被民主行动党削弱。

对华裔政治智慧有信心

任何认真讨论马来西亚政治的读者,只要仔细思考这些言论,都会感到可笑和滑稽。然而,在媒体排山倒海的舆论中,肯定也有很多人受到影响。

但是,经历了将近十年的政治醒觉之后,我对华裔选民的集体政治智慧,还是抱持信心。

我也相信,任何毫无基础的论调,都经不起时间和事实的检验。因此我认为上述的连场大戏落幕之后,理性的声音始终可以说服大家。

“养大伊党”说法不符实

第一、关于伊斯兰党在2013年大选被华裔选民“养大”的说法,与事实不符。2008年大选,伊斯兰党在尚未与民主行动党结盟时,总共赢得23个国会议席,2013年大选则只赢得21个国会议席。

此外,2015年6月民联破局之后,伊斯兰党的21名国会议员当中,有6人加入了国家诚信党,1人过档到人民公正党,导致伊斯兰党只剩下14名国会议员。而在这14名国会议员当中,至少有4人跟该党主席哈迪阿旺不同调,倾向国家诚信党。

第二、伊斯兰党没有很强大,该党的所有动作,是因为巫统和哈迪派系合体后推动的,因此把哈迪阿旺在本次国会推动私人法案一事归咎民主行动党,也是站不住脚的。2014年3月,巫统推动吉兰丹伊刑法的辩论,2015年3月巫统在吉兰丹州议会支持丹州伊刑法。

第三、伊党自2014年起的雪州大臣事件中,清楚分裂成开明派与保守派;2015年6月党选后,开明派出走,民联也随之破局。2015年9月16日开明派成立了国民家诚信党,2015年9月22日国家诚信党、人民公正党和民主行动党共组希望联盟。

当前格局没有马华位置

第四、巫统自从2005年7月希山慕丁在其大会上“亮剑”以后,其族群政治向右转,此举形同把马华、民政、国大党等成员党置于死地,国阵这个政治联盟虚有其表。2008年大选后,巫统就一直希望通过拉拢伊斯兰党来分化和摧毁在野党联盟,但在安华、聂阿茲和林吉祥力撑之下,民联的合作一直到2015年安华入狱、聂阿茲辞世才宣告结束。

鉴于巫统在2013年大选差点失去政权,加上纳吉如今丑闻缠身,于是更加快脚步通过收编哈迪派系的伊斯兰党。

随着巫统与哈迪在国会联合推动伊刑法,国阵实质上已经名存实亡。马来西亚的当前政局,一方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结盟;另一方则为所有希望看到巫统倒台、希望终结种族政治、希望结束宗教政治的在野势力。

在这个格局里,已经没有马华、民政和国大党的位置。

注:作者刘镇东是民主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暨居銮区国会议员。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Khairy:马来西亚计划禁止向2005年以后出生的人出售烟草和其他吸烟产品| 马来西亚

卫生部长凯里·贾马鲁丁(Kha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