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从工程领域转至拍摄纪录片副交长胞妹捍卫穆斯林姐妹

从工程领域转至拍摄纪录片副交长胞妹捍卫穆斯林姐妹

专访

诺哈雅蒂(Norhayati Kaprawi)冀望明年50岁生日能有个转变,她打算从事关于视觉动画的工作。

这并非诺哈雅蒂人生的首次转换跑道。

她于一个下雨的午后,吉隆坡Damas广场,品尝着她最爱的热腾腾柔佛淋面,同时向《当今大马》侃侃而谈,道出她如何从一名土木工程师,转成捍卫女穆斯林活跃分子的故事。

有趣的是,她是是交通部副部长阿都阿兹卡巴维(Abdul Aziz Kaprawi)的胞妹。

数年前,她以拍摄“寻找卡蒂卡(Mencari Kartika)”纪录片闻名。新加坡穆斯林兼职模特儿卡蒂卡(见图)在2009年因饮啤酒,遭彭亨伊斯兰法庭判刑鞭打,引起全国轰动。

诺哈雅蒂任职土木工程师15年后,转行为非政府组织伊斯兰姐妹(Sisters In Islam)志愿者,慢慢转成兼职和全职活跃分子。

遇见再顿开启社运大门

当中,她与已故伊斯兰姐妹活跃分子再顿卡欣(Zaiton Kassim)不期而遇,开启捍卫女穆斯林姐妹的斗争历程。

虽然诺哈雅蒂参与举办女权醒觉运动工作坊,但她认为可以做更多事情,以推广女权醒觉。

“若工作坊获得30至100人参与,就这样了。当然我们希望他们能散播讯息,但我想如何在广泛层次传达醒觉。”

直到她遇到印尼著名活跃分子导演尼亚(Nia Dinata),她的生命出现另一个转捩点。

尼亚擅长拍摄关于禁忌课题的片子,如同性恋、移工和多偶婚姻制等,他热情邀请诺哈雅蒂到印尼首都雅加达的纪录片工作坊工作。

随后,诺哈雅蒂在尼亚陪同下,横跨大马三州拍摄首部纪录片——卡蒂卡的故事。

片子挑战大马伊教观点

虽然卡蒂卡饮酒遭判鞭刑获得广泛媒体报道,但诺哈雅蒂的纪录片,层层剖开卡蒂卡接受鞭刑,不为人知的原因。

诺哈雅蒂的作品《我是谁》(Aku Siapa),质疑为何穆斯林必须戴头巾,和《女性宗教司》(Ulama Perempuan)探讨女性穆斯林领袖,皆在挑战伊斯兰主流观点。

大马的伊教令人不舒服

诺哈雅蒂(见图)在印尼受到多元伊斯兰教的熏陶,让她感叹大马伊斯兰教处处限制人。

“大马伊斯兰不再令人感到舒服。”

她说,印尼伊斯兰尊重不同意见,甚至鼓励公共辩论。

“我喜欢见印尼宗教司(Kiai-kiai),学富五车但为人谦卑。”

“他们了解宗教内外,加上有信心和开明,接受不同观点。”

“反之,我们大马穆斯林因为不安和不解伊斯兰,变成保守。”

“不戴头巾不代表无知”

就如同辈柔佛穆斯林,诺哈雅蒂完成6年伊斯兰小学课程,让她初步接触伊斯兰教。

“我们获得基本(伊斯兰教)教育,但通常专注在服从(Ibadah)和道德(Akhlak)。”

“遮羞不应沦为一种痴迷,但现今最大问题是,人们变得十分严厉和妄加批评。”

“我不戴头巾,不代表我无知。”

父亲教导性别平等观念

不过,诺哈雅蒂感激,其父亲平等对待12名子女,为她种下性别平等观念的种子。

但她拥有独树一格的叛逆形象,其兄弟姐妹也不时在生活中,听闻关于这些行为的负面观点。

“有天,我的兄弟周五祈祷,他听到宗教司在布道中谴责伊斯兰姐妹。”

但她还是坚持本身观点,“我只不过有不同意见而已”。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第三波冠病疫情中,近1/3死者未及到医院即离世

马来西亚出现第三波的2019冠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