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音乐会曾受709黄潮冲击钢琴家无怨还赴4.0集会

音乐会曾受709黄潮冲击钢琴家无怨还赴4.0集会

5年前的7月9日,政府为了力阻净选盟2.0集会的举办,祭出锁城政策,封锁进入吉隆坡中心的各大道路,让交通为止打结。

而本地钢琴家兼创作人朱嘉宝,无意中受池鱼之殃。

朱嘉宝当天已安排在双峰塔国油交响乐礼堂举行她在大马的第一次管弦音乐会,可是事情却走了调,远非她所想象。

双峰塔与净选盟集会主场——独立广场只有8公里距离。但由于警方大规模封路,加上集会人潮汹涌和随着而来的冲突,导致管弦音乐会的3名表演者无法赶到。

原订下午4点的场次被迫取消;尽管所幸,晚上8点的场次能顺利演出,惟台下却只有区区的5名观众——其中一人还是她的大哥。

不怨恨净选盟集会

当时,朱嘉宝及另两名钢琴创作人受邀为新电影《吉打纪年》(Merong Mahawangsa)制作替代配乐,这也是为了推广本地创作和古典音乐艺术。

朱嘉宝共谱了两个曲,即催眠曲2(Hypnagogic II)及电影配乐,原订安排表演30分钟。

朱嘉宝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回忆起这件事时笑说,那是她在大马的首个管弦乐创造表演,之前花了半年时间在准备。

“我并不完全沮丧,他们有权举办集会。事实上,我为人们追求民主而站出来感到高兴。”

当时,朱嘉宝尚在英国密德薩斯(Middlesex)大学修读音乐学士,主修钢琴表演。她之后转往英国谢菲尔德(Sheffield)大学修读创作及现代剧目硕士。

五年后也走上街头

近5年后,一马公司案与26亿门纠缠首相纳吉之际,朱嘉宝也毅然参与了净选盟4.0集会,与逾十万人走上街头表达诉求。

“那是一场和平集会——就像一场嘉年华会。大马人民是如此的团结。”

去年7月,《华尔街日报》引述一马公司案调查单位的文件,揭露一笔7亿美元(近26亿令吉)的巨款,流入疑似纳吉的私人银行账户,引起轩然大波。

净选盟接着于去年国庆日前夕,举行两天一夜的净选盟4.0集会,要求首相纳吉下台,推动体制改革。

母亲辛苦买二手琴

除了是钢琴家与创作人,朱嘉宝也是一名钢琴老师、业余讲师,同时也是家族生意——鱼丸粉连锁店的会计师。

朱嘉宝在2011年11月于台湾举行的亚洲作曲家联盟(ACL)青年创作赛上,以题为“五个钢琴曲”的钢琴独奏夺下季军奖后,成为国内备受瞩目的年轻钢琴家。

她也是国内近20年来首个代表出席区域作曲家会议的年轻作曲家。她的创作作品专注钢琴独奏与室内乐(chamber works)。

她说,小时候曾是一名害羞与优柔寡断的女生,甚至一度让她母亲以为她患有自闭症。

“我觉得我好像是一名没用的孩子。母亲努力让我成为不一样的人,我现在已有强烈的个性,并且会全力以赴去实现目标。”

在朱嘉宝要求下,母亲在她4年级时购买一台二手钢琴给她。

“这对母亲而言并不容易,她必须从售卖鱼丸汤辛苦赚来的钱,拿出7000令吉来买那个二手钢琴。”

中学立志当钢琴家

朱嘉宝说,或许是小时候曾听过义母弹钢琴,被那美妙的琴声感动,才会想要一座钢琴。

“我在11岁开始学琴,那对一名学琴的小孩而言起步太迟。在我14岁时,我决定要成为一名钢琴家,我晓得前方路艰难,或许我最后无法成为一名钢琴家。”

她说,很多钢琴家都极力追求更舒适的生活,不管是本地还是外国钢琴家,唯有国际级钢琴演奏者才能以表演维生。

“我告诉自己,若我失败,随时都可更换职业。现在我专注在创作多于表演。在大马,当代古典音乐创作人不多,我猜不超过10人。”

“我要我的创作品在世界各国演出,目前我的7支曲子已获选在海外表演。”

朱嘉宝也是马来西亚作曲家联盟(MCC)成员,这是一个让本地创作人与区域音乐领域接轨的平台。

“我们与亚太区志同道合的创作家有强烈的联系。”

她说,每年平均会有两次海外表演,在大学时期她每天花8个小时练琴,但如今只能每天拨出3个小时时间练琴。

为女性作品办众筹

目前朱嘉宝正集合本地女性创作人的音乐作品,计划出品一张光碟,不过由于需要6000令吉制作费,她为此在网上展开众筹,希望民众能捐献支持。

朱嘉宝已收集6名创作人的作品,她说,这是推广本地创作人作品的努力之一,因为很多人不晓得这些作品的存在。

“这些光碟将派发给音乐学生、利益相关者,甚至是那些经常举办艺术活动的大使馆。”

她说,本地音乐家经常得自力更生,她呼吁政府更关注本地古典音乐的发展。

“我相信若大马政府支持古典艺术,这将是一件很棒的事。”

业余帮忙鱼丸汤店

朱嘉宝目前帮助家人经营鱼丸粉生意,她主要负责处理账目以及行政管理。

“虽然我不喜欢会计,但两年前,我们公司的稽查师在报税时犯了错,导致公司被逼罚款,我就投入修读一年的会计课程。”

“这就是我,我热衷于学习。我要填满生活的空间。”

朱嘉宝的哥哥是一名汽车工程师,不过他最后选择继承家族的鱼丸粉生意。其哥哥更花了一年时间学习制作鱼丸及鱼饼,如今已有一手好手艺。

“在我五岁时,我的家人开始售卖潮州菜肴,当我十岁时,他们开始拥有一家店铺,但我无意继承家族生意。”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杰菲里未守令藐视议会,陈泓缣动议交特权会惩戒

国会报道 沙巴国家团结党主席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