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青蛙”浇灭投票热诚,巴隆选民亟思基本设施提升

“青蛙”浇灭投票热诚,巴隆选民亟思基本设施提升

沙巴州选

沙巴是世界知名的旅游胜地,壮丽景色及自然风光闻名于世,不过当地却仍有许多贫穷而不受重视的地区,当地人绝缘于旅游业繁荣,连水电医疗等基本需求都没有。

沙巴东南部的巴隆(Balung)及比邻的西巴迪(Sebatik)就是其中的例子。

尽管明天就是州选投票日,但多名巴隆居民告诉《当今大马》,他们不想出门投票,毕竟无论谁赢,代议士都有可能跳槽。

53岁的罗里司机杜巴(Duba Ola)感叹,“不管谁赢了,我都会担心。我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个人可能会跳槽。我们(到时)会遭遇什么?真让人失望。”

47岁的工人哈山胡先(Hassan Hussin)则说,民意代表必须协助选民解决问题,“不过,我们所知道的是,他们会‘飞来飞去’。哎哟……我们真的难以抉择。”

此外,第31区村(Kampung Blok 31)部分出席政治活动的观众也告诉《当今大马》,他们迄今还没决定要投给谁。

在本次州选中,巴隆的战况将备受瞩目。这个地区原是国阵强区,但在2018年大选,国阵却仅以174票的微弱多数票勉强守土。

因此,即便巴隆州席将在明天上演七角战,但选战焦点预计仍是国阵与民兴党之间的拉锯战。

 从斗湖前往第31区村的路上

不过,不管最终鹿死谁手,可以确定的是,当地选民急需议员为他们提升基本设施,比如街灯、柏油路、及干净的水供。

即便是在巴隆市区,也有居民告诉《当今大马》,他们需要更好的公共交通及工作机会。

巴隆州席下共有共有1万4541名选民。2018年5月大选时,国阵候选人奥斯曼嘉玛(Osman Jamal)拿下了47.08%的选票。惟奥斯曼却在同年7月跳槽到民兴党。

本届州选,巫统派哈密阿旺出征,对垒民兴党的安迪鲁斯(Andi Rus Diana Andi Paladjareng,见下图),安迪鲁斯也曾在2018年扛民兴党旗帜出战巴隆。

 

哈密阿旺及安迪鲁斯都在竞选造势时信誓旦旦地强调,一旦胜出将致力发展当地基础建设。

其中,安迪鲁斯则声称,在民兴党执政沙巴的短短2年内,当地的情况已经改善许多;而哈密则承诺,国阵将会做得比民兴党更多。

路况危险没有水供

至于西巴迪(Sebatik)州选区,它除了涵盖斗湖部分地区,也包括了一个与印尼共享的外岛。

这里的居民同样投诉基本设施不足的问题。

在斗湖部分,那里的居民尤其不满斗湖到加拉巴干(Kalabakan)的道路,直言路况十分危险。

根据《当今大马》观察,这条路看似多次遭到土石流的破坏,路面满是坑洞,部分路段更只能允许一辆车通过。

 

此外,布兰天村(Kampung Brantian)的居民则没有自来水供应,只能靠搜集雨水过活。在干旱的季节,居民则仰赖河水维生。

布兰天村也是各政党在西巴迪竞选的重点地区。

 布兰天村居民必须搜集雨水使用

居民急需医院警局

到了西巴迪岛上,当地居民愿望清单上的第一名,就是在当地建立诊所及警局。

今年66岁的贾巴里(Japatli Mailaji)指出,2年前,他曾陪同怀孕的女儿,跨海到斗湖的医院看诊。

他忆述,那过程十分艰难,因为必须乘船而码头也湿滑难行。他认为,唯一的解方就是在岛上建诊所。

2018年,阿都姆依斯(Abd Muis Picho)在巫统的旗帜下第三度拿下西巴迪州席,当时,他也仅以193票微弱优势取胜。

2019年,他跳槽到土著团结党,并在本次州选代表国盟出战。

在本次州选,西巴迪与巴隆相同上演七角战。

“选民了解为何我跳槽”

此前,阿都姆依斯答应要在西巴迪岛上兴建诊所及员工宿舍,并允诺要修建连接岛上15个村庄的公路。

 西巴迪岛沿河的房子

他声称,联邦政府已经拨款给西巴迪到兴建诊所,现在仅欠的东风,就是选民的一票。

阿都姆依斯(见下图)也告诉《当今大马》,已向当地7617名选民解释他变节的理由,即他必须跳到联邦政府的阵营,才能获得建设拨款,而选民也了解他的苦衷。

 

询及如若联邦政权再度易手,他是否又会选择跳槽,阿都姆依斯说,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因为民众对首相兼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有信心。

今年7月底,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声称掌握多数州议员的支持,欲推翻原本的民兴党+州政府而上台。惟原任沙巴首长沙菲益抢先一步,获得州元首首肯解散州议会,进而触发这次的州选。


《当今大马》从9月21日起至27日,开放所有沙巴州选的相关文章予读者免费阅读,以协助选民知情投票。您也可订阅《当今大马》,支持独立媒体,每月订阅费最低只需20令吉。


阅读更多

Check Also

马华党大会择订1213举行

继10月初以 2019冠病疫情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