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难民孩童之旅2:扎里夫和祖丽纳

难民孩童之旅2:扎里夫和祖丽纳

有一天,扎里夫(Zarif,化名)提起,有个年轻难民无处可去,甚至还有自杀倾向。那番话触动了祖丽纳(Zurina,化名)的内心。她和扎里夫有个还处于青春期的儿子,她无法想象自己的儿子若滞留异国,每天独自露宿公园的情境。

“我告诉扎里夫,带他回来吧。”

扎里夫接到阿里(Ali,化名)的来电时,已是深夜时分。数个月前,阿里独自逃离阿富汗,来到马来西亚之后,找不到落脚地,只能露宿街头。

阿里再也撑不下去,甚至打算结束自己的生命。一想到那幅画面,祖丽纳就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19岁的阿里比祖丽纳和扎里夫的儿子还年长,但阿里出现在家门前时,他们才发现他的身型却比儿子的小一半。

“他看起来像个14岁的男孩,脸上带着这样的笑容,让我的心瞬间敞开了。”

当时,祖丽纳开口就说,“你可以叫我妈妈。”

阿里和许多年轻难民一样,为了躲避家乡的危险,踏上充满艰辛的旅程,走向未知的未来。许多人最终来到了马来西亚。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马来西亚共有800多名难民,年龄低于18岁,没有监护人。有些难民是独自一人,一些难民有亲属在等待他们,其他难民则在逃亡的路上与家人分离。

截至今年7月,共有17万7920名难民向联合国难民署注册。800多名无监护人的难民孩童看似只占一小部分,但联合国难民署儿童保护与性别暴力组主任冯嘉盈告诉《当今大马》,“即使只有一孩童也嫌太多了”。

这些数据可能无法反映实况,它并不包括未向联合国难民署注册的人,或者像阿里一样,已达非男童的年龄,但实际上仍然是需要协助的青年。

许多年幼的难民在父母安排下,找到愿意收留与照顾他们孩子的国外远亲或邻居。其他年幼难民则像阿里一样,来到了马来西亚,因为这是少数会批准阿富汗人申请旅行签证的国家。

对大部分难民而言,马来西亚是个从未听闻的名字。


阅读更多

Check Also

近距接触冠病患者,政府首秘居家隔离

政府首席秘书莫哈末祖基因为近距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