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阿旦杜亚命案终审今下判

阿旦杜亚命案终审今下判

以下是滚动报道:

早上8点58分:西鲁代表律师卡玛鲁希山进入法庭。尽管公众席已经坐满人,但是尚未见到西鲁本人或其家人。

早上8点55分:大约20名记者和摄记在法庭外等候,希望能拍到两名被告的照片。两名被告自阿旦杜亚命案一开始审讯就一直蒙面,其真面目从未曝光。

控辩双方的律师,包括古迪古玛、哈兹曼和马诺兹被发现在庭外谈天。

早上8点50分:第一被告阿兹拉已经通过法庭旁门进入庭内,他身穿长袖衬衫和黑色外套,并以蓝色领带配搭。

至今未见第二被告西鲁出现。

早上8点45分:第二被告西鲁的代表律师阿末再迪(Ahmad Zaidi Zainal)进入法庭。

庭内的公众席已经坐满记者,但是并未见到被告的家属。

早上8点38分:副检控官马诺兹(P Manoj Kurup)和阿兹拉的代表率古迪古玛(J Kuldeep Kumar)抵达法庭。

早上8点20分:第一被告阿兹拉的代表哈兹曼进入法庭。还没有被告的踪迹。

早上8点15分:联邦法院将在第一法院作出判决。

经过8年的审讯后,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的“终极裁决”将在今日出炉。联邦法院五司将裁决,两名涉嫌谋杀阿旦杜亚的特警被告,罪名是否成立。

这两名被告是阿兹拉首席警长(Azilah Hadri)与次被告西鲁伍长(Sirul Azhar Umar),他们是于2006年在沙亚南高庭被控,在同年10月19日晚上10点至翌日凌晨1点之间,在沙亚南本查阿南的森林谋杀阿旦杜亚。

虽然高庭于2009年4月宣判两人罪名成立,但上诉庭却于2013年8月推翻这项裁决,并宣布两人无罪释放,而总检察署接着将此案上诉至联邦法院。

联邦法院五司是以首席大法官阿里芬为首,其他法官包括东马大法官理查马拉尊、联邦法院法官阿都哈密(Abdull Hamid Embong)、阿末马洛(Ahmad Maarop)和苏里雅迪(Suriyadi Halim Omar)。

上诉庭裁决高庭错判

上诉庭法官在判词中点出,沙亚南高庭法官莫哈末扎基出现一系列严重错判(serious misdirection),包括控方没传召时任副首相纳吉的前随扈慕沙沙菲力(Musa Safri)上庭,阿兹拉手机通话记录,和阿兹拉警局日记上证明自己的不在场证据。

然而,总检察署长阿都干尼当天就透过文告辩称,错判的责任不在控方,同时坚称慕沙沙菲力证词跟案件毫无关联。

西鲁在庭上供证时一度喊冤,指有关方面为了保护警方,把自己变成此案的代罪羔羊,而其代表律师卡马鲁希山也表示,西鲁遭人嫁祸。

牵扯国防部潜艇交易

在高庭审讯期间,案件第三被告,即与现任首相纳吉关系密切的政治分析员阿都拉萨巴京达(Abdul Razak Baginda),则获得高庭宣判教唆谋杀罪名不成立,获得无罪释放。控方并没针对这项裁决上诉。

这起命案引起多个阴谋论,其中一个说法就是案件与纳吉在担任国防部长期间,购买两艘法国潜水艇的交易有关。

阿旦杜亚被指是国防部向法国军火制造商DCNS,购买两艘鲉鱼潜水艇交易中的翻译员。

巴京达一度承认,他与阿旦杜亚有私情。他所拥有的Perimekar私人有限公司,在上述交易案中,因获得1亿4000万欧元的服务费而受到瞩目。法国法庭目前也正在调查,这笔费用是否属于非法佣金。

纳吉否认与蒙女有染

阿旦杜亚表妹堂妹布玛(Burmaa Oyunchimeg)曾在审讯指称,本身曾目睹阿旦杜亚、巴京达和纳吉在法国巴黎一家餐厅共餐。

此外,巴京达所聘请的私家侦探巴拉于2008年7月立下一份宣誓书,揭露阿旦杜亚与纳吉曾发生性关系,并曾就潜水艇军购交易向纳吉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

不过,巴拉次日就召开另一场记者会,在不到24小时内撤回上述宣誓书,并以另一份撤回涉及纳吉的宣誓书取代。

巴拉接着流亡印度近5年,他期间揭露第二份宣誓书背后的内情。他宣称,地毯商人迪巴等人威逼利诱他更改口供,同时在后者牵线下,与纳吉胞弟纳兹因会面,隔天即被安排逃亡出国。

虽然巴拉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回国,矢言为阿旦杜亚讨回公道,但他却不幸在2013年3月15日因心脏病发而逝世。

尽管如此,纳吉已多次驳斥巴拉的指控,并多次表明本身并不认识阿旦杜亚。

除了刑事案之外,阿旦杜亚的父亲沙里布同时也采取民事诉讼,起诉大马政府。


文章來源: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86147

Check Also

马来西亚欢迎中国申请加入CPTPP

新加坡——马来西亚政府表示“期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