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鹤年忆述日据时期,同学惨遭强暴杀害

低调行事的马来西亚富豪郭鹤年接受日本媒体采访,忆述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残暴占领马来亚的情况。

郭鹤年已95岁高龄,长期居住在香港,近日接受日本报纸《朝日新闻》(Asahi Shimbun)专访。

他称,愿受访是因为许多日本人不晓得日本战时的暴行,而历史教科书都未记录这些罪行。

郭鹤年在1941年至1945年熬过日据时期。他说,许多认识的人都遭杀害和强暴。

“在一个名为乌鲁哋南(Ulu Tiram)的市镇,距离我居住的新山30英里外(50公里),一批欧亚家庭遭到了屠杀。”

“日本侵略马来亚后,大约80至90名欧亚人在该市镇避难,因为当地有一间小型的罗马天主教堂。”

“某天,一些日本兵士触摸欧亚女人。被激怒的欧亚男人掏出手枪,要求(日本兵士)停止胡闹。”

“那些日本人当天离开了。但几天后,他们在某个下午带了三辆卡车军人,即约60至80人回来包围整个地方,然后杀害所有人。”

“其中一名受害者是我的密友。他是跟欧亚人家庭关系密切的印度人,他当时在现场。大约有15至20名我认识的人,包括我老师在该宗事件中被杀死。”

 发生许多杀戮事件

郭鹤年指出,当时身在黄梨园内,一同和家人在该处寻求庇护。

“我们在事后10天路经乌鲁哋南。我在那儿看到两名瘦骨嶙峋的男子,他们似乎不认得任何东西或任何人。他们一直因为所目睹的事而自言自语。他们因为亲睹屠杀而发疯了。”

郭鹤年说,当时发生许多杀戮事件,而不只是几宗而已。

“我在新山华校的同学也被杀死。她们是筹赈祖国难民委员会成员的女儿。

“该基金是由陈嘉庚创办,负责筹募捐献中国的抗战。我从种植园回到新山时,我去找我的同学,但听说她们遭强暴且被残忍地杀害,和全家集体葬在体育草场。只有两名被送去中国学校的儿子幸存下来。”

盼望恶行不再重演

郭鹤年在专访中回忆说,在战乱时期任职于日本公司三菱商事(Mitsubishi Shoji),并以《日语一点通》课本学习日语。

他称,日本老板是个大好人,对当时发生的事情感到厌恶。

“日本军队宣称,他们是为了创造大东亚共荣圈。但所谓的‘共荣’意指日本拿90%,而你只获得10%。”

“日本是个诚实和勤者的国家。他们只想过上正常生活。但他们被一小撮有犯罪思想的人误导。”

“我热切希望永远都别再重演这种恐怖的罪行。”

希盟去年赢得大选后成立耆老理事会,由前财长达因担任主席,成员有郭鹤年、前国家银行总裁洁蒂(Zeti Aziz)、经济学家佐摩(Jomo Kwame Sundaram)等人。

郭鹤年去年曾返马出席耆老理事会会议。

曾担任耆老会理事

郭鹤年为大马首富,在新马发迹,以参与全球糖贸易著称,1970年代把生意重心转往香港。

2017年,郭鹤年出版《郭鹤年自传》,争议部落客拉惹柏特拉在《今日大马》撰文,指控其叔侄资助行动党倒国阵,而巫统宣传机关也随之起舞。

巫统最高理事纳兹里更不客气地斥责郭鹤年为“反咬主子的狗”, 更挑战对付交出公民权,此生勿再返马,否则只在国外当“没种懦夫”。

郭鹤年办公室否认资助政党和媒体,意图推翻国阵政府,更斥责《今日大马》诽谤,强调保留起诉权利。


阅读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