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身为首相妻子应该低调”西蒂哈斯玛不穿金光闪闪

“身为首相妻子应该低调”西蒂哈斯玛不穿金光闪闪

专访

前首相马哈迪无论在位或退位后,一直是镁光灯的焦点人物,身边总是围绕着争议,从来不乏外界的贬誉。反之,其夫人西蒂哈斯玛就鲜有争议,受到民众的普遍爱戴。

这是因为,西蒂哈斯玛向来予人贤妻良母的形象,也从未高调议政。

西蒂哈斯玛本周一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依然以温和形象现身,一袭深红马来峇迪装,白色珍珠项链与手链。

因着首相夫人的身份,让西蒂哈斯玛学会注重仪容装扮,她偏爱马来峇迪装,更爱以珍珠作饰品,因为珍珠颜色低调,不哗众取宠。

询及首相夫人应有装扮时,西蒂哈斯玛直言,“没有Bling Bling(金光闪闪)。”

嫁给一名会批评妻子装扮的丈夫,西蒂哈斯玛吐露,在日常打扮中,马哈迪不允许她穿得“Bling Bling”。

“可能他看到别人的妻子穿得很得体,自己的妻子却邋遢,所以开腔批评我。”

“有时候是我的口红太红啊,或者我的头发不整齐……他会细心提点。最后一点就是——没有Bling Bling。”

去皇宫才能金光闪闪

她说,担任首相夫人期间,唯一能够穿金戴银,是两人出席最高元首或柔佛王室的活动。

“这个时候,马哈迪就会指示我的装扮师说:Bling!”

“拥有一名会批评我的丈夫,我不应该抱怨,反之我很感激。”

西蒂哈斯玛很喜欢珍珠饰品,访谈时,她的双手总不由自主摸着颈上挂着的珍珠链,似乎已是惯常动作。

当我们谈到装扮时,她随即拉起颈项挂着的珍珠项链,眉飞色舞地向我们推荐它。

“我佩戴珍珠,这是最安全的饰品。女士们请注意,珍珠很得体,适合搭配任何颜色的衣服。”

出国穿峇迪装引注目

西蒂哈斯玛也钟爱马来峇迪装,担任首相夫人期间与马哈迪出国访问时,一定穿马来峇迪装。

她更与记者分享多个与峇迪有关的趣味故事,包括峇迪布商家因为她是首相夫人,免费提供她各式各样的布料,俨然把她当成免费的“模特儿”。

“某次,一间峇迪布中心负责人邀请我和马哈迪去欣赏一批新出炉的峇迪布设计,各种各样的图案,美丽极了。最后,那名负责人说道:‘拿汀斯里,这些全都属于妳的’。”

“我喊道‘我的天啊’,那名负责人说,他知道我出国时肯定会穿峇迪装。所以他们把我当成宣传大使,我变成他们的模特儿。”

她又分享,某次与40名巫统妇女组成员出席联合国活动,当时活动大厅内正好被她们一整群穿峇迪装的女子占据。

“经过大厅的人目光都被我们的峇迪装吸引,更惊叹我们拥有如此美丽的服装。”

支持丈夫不应争出头

担任首相夫人期间,西蒂哈斯玛不只打扮中庸,行为举止更显得低调,虽然经常伴随马哈迪出席活动,却从不抢走丈夫的锋芒。

她也从不干涉马哈迪的政务,更不愿意谈论任何政治课题,只愿扮演好妻子与母亲的角色。

当记者询问西蒂哈斯玛,一名首相夫人应扮演怎样的角色时,西蒂哈斯玛立刻打断提醒,“千万不要作比较。”

记者了解西蒂哈斯玛不愿谈及政治课题,所以请她作概括分享,而西蒂哈斯玛也非常乐意与大家分享自己的观点。

对西蒂哈斯玛而言,首相夫人最不应该与丈夫竞争,反之应该大力支持丈夫。

“一般而言,你必须支持你的丈夫、你必须要有智慧、更要懂得周遭所发生的事。但是,你不可以跟丈夫竞争。”

“你也要与丈夫一起会见人民,大家都想知道首相夫人是谁,想要看到两人在一起,并且面向家庭。”

勿随便向人民作承诺

她说,首相夫人也是丈夫与人民最好的桥梁,在丈夫无暇前往社区跑动时,首相夫人可以代替丈夫接触人民。

“尤其在大选期间,若首相不能去见人民,你自己去见。”

不过,西蒂哈斯玛大力提醒,在会见人民时,首相夫人勿向人民作任何承诺。

“当你出席活动或竞选拉票时,千万不可以向人民作承诺,因为人民将一直记着那些诺言。”

“有时候,他们知道妳是首相夫人,由于他们无法见到首相,只好转见首相夫人,接着就会提出各种理由,要求些什么……”

“记得不要承诺,也不要说妳会把这些信息传达给丈夫,要求丈夫考虑等等的话。”

“你根本没有权力告诉人民‘我将确保你获得这个那个……标得这个那个合约……’”

丈夫拒孩子干涉政见

西蒂哈斯玛表示,马哈迪是非常典型的首相,从不允许自己的孩子向他提出政治意见。

“我是巫统党员,但我不获任何职位。”

“在公众面前,你必须尊敬你的丈夫,因为他不只是你的丈夫,更是你的首相,就像其他人一样。”

亚罗士打行医学谦卑

马哈迪出生在吉打亚罗士打乡区,西蒂哈斯玛则是土生土长的吉隆坡人。两人早年在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医学院(King Edward VII College of Medicine)求学时相恋,并在毕业后结为连理。

不久后,西蒂哈斯玛跟随马哈迪回到亚罗士打执医,当时,亚罗士打是一个落后的乡区,村民都很贫穷,为三餐温饱而挣扎。

但那段在亚罗士打的行医时光,教会西蒂哈斯玛做人必须谦卑的道理。

“当时,亚罗士打都是乡下人,没有拿督拿汀,都是长老(Tok Guru)、接生婆(Tok Bidan)、巫师(Tok Bomoh)等,我有机会接触各式各样的人。”

“我也学会如何装扮自己,什么场合应该穿什么衣。当你进入乡村,若你穿得‘Bling Bling’,他们会轰你出去。”

争取让女护士穿长裤

很多人或许不知道,西蒂哈斯玛行医时正值国家独立初期,当时,女护士都穿短裙制服,让她们工作起来非常不便。

“要接生时会看到膝盖,所以她们被逼使用纱笼包起膝盖。同样的,为宝宝冲凉时,短裙也很不适。”

当时,西蒂哈斯玛就为女护士开腔,争取让她们工作时可以穿长裤,最终也争取成功。

行医生涯影响深远

西蒂哈斯玛是当时马来亚少数的马来女医生,马哈迪更在亚罗士打开办首间马来诊所,是赫赫有名的“巫统医生”。

回忆起行医生涯,西蒂哈斯玛表示,由于是马来女医生,乡民一开始总质疑她,经过一番努力,她才成功与当地人打成一片。

“一开始我不会讲他们的方言,需要别人翻译。但我很喜欢讲话,经常与他们分享健康常识。”

“他们教会我如何谦虚,如何与乡民沟通,他们的生活都很简单,经常送菜送鱼给我们。”

“你可能是一名医生、一名部长夫人、或是一名首相夫人,但是若你高傲,他们会排斥你。”

文章來源: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304583

Check Also

首相独揽大权有助抗疫?马哈迪叹失去法治忧滥权

全马进入紧急状态一周之后,前首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