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行动党建党50年:下一步,路在何方?

行动党建党50年:下一步,路在何方?

我相信,任何真正的民主行动党人,都不会为了达致什么目标而主张我们党放弃追求正义、自由和民主的原则。因此,当我们谈到改变的时候,我们所需要改变的是我们的做法(modus operandi),从而让我们前进成为马来西亚,尤其在沙巴和砂拉越州,成为马来人、伊班人和卡达山人所属意的更具包容性的政党。这跟我们要成为代表全体马来西亚人民之政党的建党愿景是一致的。

让我们来审查我们党现阶段的成就。今天,我是能够大谈民主行动党半世纪历程的少数人之一。50年前,我们党成立的时候,我们当中不曾有人想过成为国会议员或州议员甚至组建政府。然而,我们打从那时起就坚信社会民主、正义、自由和善治的理念,而这个理念乃由各族人民共同来打造。

一晃就50年过去了。现在的问题是:民主行动党路在何方?下一步该怎么走?

民主行动党自建党以来就是一个全民政党。我们从来就不只为了捍卫华裔或印裔权益而存在。我们党在马来西亚半岛立足不久,就进军沙巴和砂拉越,成为马来西亚首个全国政党。

作为真正的全民政党,民主行动党在1969年大选之前所参加的三场补选,战场尽在巫统的堡垒区。如果我们只是华裔政党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三场补选上阵。

第一场补选是吉隆坡甘榜峇鲁(Kampung Baru)补选,这是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选区。当时的对手是巫统的阿末拉查里(Ahmad Razali),此人后来于1982年成为雪兰莪州务大臣,他也是马哈迪医生的小舅。

第二场补选是柔佛州淡杯(Tampoi)补选,我们党委派的候选人是达依伊布拉欣(Daeng Ibrahim)。

第三场同样是发生在柔佛州的昔加末北区(Segamat Utara)补选,对手是巫统的慕沙希旦(见图),后来成为我国副首相。

民主行动党无惧于到巫统选区叫阵,因为我们不分种族地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斗争,以争取全民的支持和信任。

1969年全国大选是民主行动党参加的第一次大选,我们委派马来候选人攻打国会和州议席,并由依布拉欣(Ibrahim Singgeh)在霹雳州胜出,另一位则在森美兰州的西鹿沙(Si Rusa)州议席告捷。

民主行动党是属于全体马来西亚人民的政党,这是我们的原则、我们的信念和我们的使命。

鉴于我们党不断被妖魔化和被袭击,导致我们的工作并不容易进行。但这些是我们所必须面对的问题。在马来西亚,种族政治占主导地位;其次是宗教政治;最后才轮到阶级政治,这就是何以马来西亚人民党虽由马来知识分子所领导,却始终未在马来西亚政治发挥重大影响的原因。

我们是否满意今天的表现?

今天,我们来到一个非常关键的时刻。我们是否满意今天的表现?

毫无疑问,我们党在某些领域是受到认可的,因为在席次方面,我们党是全国第二大政党。无论是在半岛、沙巴和砂拉越,民主行动党已成为城市选民的首选政党,但是,这就是我们的目标吗?我们对这点小成绩就满意了吗?这是我们的主要使命吗?难道这就是我们党的奋斗目标吗?

我们党是为马来西亚这个国家,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而斗争。因此,我们党不能单单获得华裔和印裔的拥护,也必须赢取马来、伊班和卡达山族群的支持。那既是我们的责任,也是我们的使命。否则我们斗争为了什么?仅仅为了捍卫华裔或印裔的权益?绝非这样!

那下一步该怎么做?我们必须面对现实。无论喜欢与否,我们党在功能和运作方面有自身的局限。但这绝非我们对社会民主意识形态的信念动摇,我们坚信我们所选择的社会民主能为全体马来西亚人带来福祉。但是在践行方面我们只能局限于城市地区的非马来族群。我们必须设法接触全体马来、卡达山、达雅和原住民族群。

因此,我们必须走出去,跟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接触。而我本人于2013年第13届全国大选从霹雳州的怡保东区,转战柔佛州的振林山区国会议席,主要也是基于有此需要。

转战振林山国会选区是一项冒险。我并没有胜出的把握,而且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我犯下愚蠢的错误。但是,我们投身民主行动党和马来西亚政治,就是得勇于承担风险。能在振林山胜出,我感到幸运。然而那却并非终点​​,它只是下一段旅程“马来西亚之梦”的起航:马来西亚之梦、沙巴之梦、砂拉越之梦、吉兰丹之梦、吉打之梦、霹雳之梦及柔佛之梦。这是我们党的第二阶段。

马来西亚之梦是2013年后的所展开的努力。当时,国人对于在第13届全国大选迎接改朝换代寄以厚望,却鉴于选举过程的各种不公正和不公平手段,导致国人希望落空。纳吉及其所领导的国阵,虽然只赢得全国47%选票却囊括60%的国会议席,而他则成为我国世上第一位“少数首相”(minority Prime Minister)。

到后来民联破局,国家诚信党(Amanah)建党,我们再缔结新的盟约,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也宣告成立。

而民主行动党呢?鉴于我们党的使命是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斗争,因此我们要成为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所期待的政党,不论是来自哪个族群,宗教和地区。这将继续成为我们党的梦想和目标。

但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相信至少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党不但无法在中央单独执政,也无法单独成立州政府。因此,在野党必须结盟来对垒巫统所领导的国阵。

绝非“马来人对垒华人”

我们要避免掉入一种处境或陷阱,任由巫统宣传展机关把我们党的斗争描绘成“巫统对垒民主行动党”之战,并轻易歪曲为“马来人对垒华裔”之战。然而实情绝非如此,尽管坊间谣言满天飞,谎称倘若巫统在来届大选失去政权,纳吉下台,马来人将丧失政治权力,届时民主行动党和华裔将掌握政治权力。这是不真实却毫无根据的说法,但它却挥发了强大的政治宣传效果。我们必须能够揭穿并粉碎这些谎言和谬误。

我们必须思考,该如防止纳吉(见图)转移焦点,把针对他涉及贪腐指控及其在建国政策方面的失败,转移为“穆斯林对垒非穆斯林”或“马来人对垒华人”的对抗。民主行动党必须转型成为所有族群接受的政党,延续我们党的使命,我认为必须改变做法,并不存在所谓妥协或出卖原则和理念的问题。

然而,我们往往不慎掉入那些把国人以族群区分的圈套,让他们牵着鼻子走。这里,请恕我坦言,上两届大选我们在霹雳州就掉进这样的圈套。基于有人担忧会影响跟伊斯兰党的友谊,因此我们党在上两届全国大选都没有委派马来候选人竞逐霹雳州的议席。也有人担心我们党觊觎州务大臣的宝座。不过,既然我们党从未放眼州务大臣之职,于是给予配合,没有委派马来候选人上阵。但我认为这是一项错误,因为到最后选民们意识到我们党在整个霹雳州竟然没有一名马来候选人。我们应清楚表明无意染指州务大臣之职,同时委派马来候选人上霹雳州战场。

就此,我已经向我们党的霹雳州领导层表达了强烈意见,不容重蹈覆辙。不久前,我们听到了柔佛州诚信党盟友发出同样性质的喊话,他们认为民主席行动党一直被攻击为华裔政党,因此不应委派马来候选人竞选柔佛的州议席。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

在野党为何需要结盟?

我们必须跟国家诚信党及国民公正党合作。我们必须致力促使希望联盟在马来西亚政治获得认同。我们的第一项考验将落在两个月后举行的砂拉越州大选,而这将考验我们是否履行我们向全体马来西亚人民所作出的承诺,即:希望联盟在大选的一对一协议。这项艰巨任务,已交由民主行动党砂拉越主席张健仁来处理。

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就此着手,彻底改变我们的做法?这是各州领导层必须详细讨论的事项,思考如何透过各种方法,包括我们党在过去所不曾尝试的创新方式,在未来一年半至两年内接触全民马来西亚人民,争取全体人民的支持。

自被禁足国会6个月来,我到全国各地展开追问“26亿在哪里?”的运动,应当被用作民主行动党接触新政治领域的机会。我希望能在5月重返国会之前,拜访全国222个国会选区的150个选区。我希望各州领导层能够协助安排并邀请领袖参与这项运动,因为我们能藉此打开我们在从前所无法触及的领域。

向谎言和肮脏宣传开战

我们必须对攻击我们党为“华人政党”或“基督教政党”的恶毒指控保持高度敏感。这些恶毒指控,包括指称在槟城召开的一项会议制定了使马来西亚成为基督教国目标;一部名为 “Sang Nila Utama and the Lion of Judah” 的著作面世,内容尽是非常严重及邪恶的论述,指我国存在着一项要把国家变成基督教国的阴谋,并攻击民主行动党就是其中一分子。这都是骗人的谎言!这是巫统宣传机关所炮制来妖魔化民主行动党,同时制造假象,误导马来人这是“马来人对垒华人”或“穆斯林对垒基督徒”的对抗。对于这些谎言,我们要如何击破?

过去50年,我一直是系列谎言的攻击对象,这种迫害从我被指挑起5月13日暴乱事件而揭开序幕。当局指控我发动吉隆坡发生街头示威,并发表“反马来人”及“反伊斯兰”言论。事实上,事发当天我人在沙巴,根本不在吉隆坡。

这种攻击民主行动党谎言的最新版本,就是指控以色列献议以12亿令吉换取波德申建造一个军事基地。事实上我也不懂他们为何要在波德申这度假区建设军事基地。但是我们不能小觑这种谎言和诬蔑,它们可是影响不小。然而我们如何向人民揭穿和击破这类谎言?

政治领域流传“脱媒现象”(disintermediation)这么一个新词,意即:跳过中介或中间人的作用达成事情。在互联网时代,这种现象并不只发生在工商业领域,同时也发生在政治领域。这些中介包括了政党、新闻媒体和民调。我们不能单靠媒体和民调,必须跟人民发生直接的接触。

走出去接触新领域

我们怎样带头面对马来西亚的“脱媒现象”?这都是我们得面对的挑战:我们直接到半岛乡区和砂拉越与沙巴接触当地人民。现在是做法的问题。

当然,这可是极为艰巨的工作。我们当中有人或认为,我们大可维持现状,人们要么就接受我们,要么就拒绝我们。也许有人说,我们党坚信一个社会民主的马来西亚,我们党的信念是正义和民主,我们党的所有原则和立场已经非常明确,就让人民决定接受我们抑或拒绝我们。有者则认无论马来人、伊班人、卡达山人、印裔还是华裔,对于民主行动党,要么你接受它,要么你放弃它。然而,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态度。

这样的态度形同逃避责任。我们必须意识到在当今马来西亚的多元社会,仍然存在完全生活在华人世界的华人,完全生活在马来人世界的马来人,完全生活在印度人世界的印度人。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伊班和卡达山族群。我们有责任接触他们,跟他们分享更大的马来西亚画面,让他们认同我们所热爱的马来西亚是属于我们全体人民,而我们是一个命运共同体。

作为政治领袖,我们有责任带领那些生活在纯华人世界的华裔,让他们看到马来西亚人的远景,而这也应用在那些生活在印度人世界的印裔、那些生活在马来人世界的马来人、伊班人和卡达山族群。而我们是否打算面对挑战,准备去触到他们?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甚至可能失败。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们要凭什么取得成功?如果我们安于现状的话,我们如何能达致真正的成功?我们是否愿意努力接触全国,无论在半岛、沙巴或砂拉越州的乡区?抑或,我们党是否会继续永远保持获得今日城市选民的支持?

我们必须牢记,人民对我们给予支持和委托,是因为相信我们能够带领他们落实一个更美好马来西亚。但是,除非我们能够成为执政联盟的一员,能够管理、制定和实施全国政策,才能落实这个更美好马来西亚的愿望。

让我重申,我们必须改变,敢于走出去接触更多人民。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敢于将我们党转型为真正的马来西亚人政党,并获得全国人民,包括马来人、伊班人、卡达山人、华人以及印度人的拥护和支持。

我们并没有背叛、妥协或出卖我们的原则、理想和目标。需要彻底改变的乃是我们的做法,让我们党对全体马来西亚人的诉求更具包容,而并非改变我们党的理念和原则。


编按:林吉祥是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他今日庆祝75岁生日。此文乃摘录自林吉祥于2016年1月16日,在雪州梳邦再也举行的全国领袖会议,针对行动党转型的辩论演词。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希盟未阐明会否支持财案,但要求首相与之磋商

希盟主席理事会今日开会后,并未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