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胡桑慕沙呛声卡立:够了,别再利用伊党

胡桑慕沙呛声卡立:够了,别再利用伊党

免费阅读

很久了,我一直在关注雪州的动荡,但保持自律与沉默。我希望如此不会增添乱象,毕竟如今已有许多人以不负责任的言论搅乱,甚至破坏伊斯兰党的良好名声。

老鼠更易破坏南瓜,因为破坏比建设容易。

尽管如此,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身为一名绅士,品德高尚,肯定知道他能够利用伊党的限度。在民联精神下,他可以获得伊党同情、暂时庇护和支持。伊党主席向他伸出橄榄枝。但此情此景已成过去。

自此之后,其他事情陆续发生。其中,伊党不应与丹斯里卡立共乘同一艘沉船,牺牲凭着民联旗帜而获得的人民委托,以及伊党秉持的更大原则、良好名誉和政治道德。

伊党不知开除行政议员

丹斯里已遭公正党开除党籍。由于他未获其他民联盟党接受成为党员,他已不再代表民联。

丹斯里是否真的了解此事?

雪州政府是民联政府,并非丹斯里卡立依布拉欣的政府。

一名非民联的州议员,如何能够继续成为民联大臣?

丹斯里革除公正党与行动党的行政议员,亦采取其他政治手段抹黑伊党,但伊党却浑然不知。

此举足以分裂民联,因为这似乎显示伊党继续支持失去合法性的大臣。

它破坏伊斯兰党,而丹斯里无权对伊斯兰党这么做。

要革除公正党与行动党行政议员,同时留住伊党的代表,必须先与伊党(伊党中委会)商榷,并获得其他盟党的同意。

就我所知,伊党中央在这段时间未曾开会,定夺其地位。

我作为其中一名副主席,未曾获得任何人告知此事。据我所知,伊党中央亦未曾赋权任何人决定此事。

为一己生存拖伊党下水

基于此,丹斯里为了一己生存,已把伊党拖下水,破坏伊党在雪州人民眼中的良好名声。这非常不恰当。

丹斯里被公正党革除党籍后,何以能够在同一日选择不体面辞职,反而继续担任大臣?苏丹谕令丹斯里维持职位,那是苏丹的智慧,但丹斯里可以选择拒绝苏丹的谕旨。

丹斯里的大臣合法性已崩溃,为何丹斯里仍能表现得似乎掌握全权?丹斯里不能够为了继续担任大臣,而利用15名伊党州议员,以凑足人数,组成伊党+巫统+丹斯里卡立+行动党/公正党跳槽者的雪州政府。

这非常不道德,抄袭巫统在霹雳的所作所为。上述做法应受谴责,并被良好民主实践所拒。伊党与巫统共享政权,将违反伊党一直以来保持的许多原则。

巫统是伊党的敌人。伊党内没有任何一方可以允许,在未经伊党代表大会同意下跟巫统共享政权。

在丹斯里计算多少名州议员支持他留任大臣的当儿,此事更加不可能发生。丹斯里已没有足够的议员支持。

伊党不同流合污挺卡立

如果伊党真的那么做,意味着伊党接受“肛交”关系。雪州人民是基于民联合作旗帜,把票投给15名伊党州议员。而巫统只赢得12个州议席,并在其余地区遭到大多数雪州人民拒绝。巫统是在野党,而伊党是雪州政府的一部分。

把巫统从在野带入政府,跟伊党同在,并且拒绝另外两个由人民合法选出的政党,是备受谴责的行径,而且不被伊斯兰教所允许。

伊斯兰教不允许背叛。伊斯兰教不允许背信弃义。就此事而言,大部分选民选择民联作为政府,拒绝巫统。

丹斯里是熟稔数字的企业界大人物,肯定知道15名伊党州议员,加上12名巫统州议员与丹斯里,在56个雪州议席中也只占28名州议员。

这是50对50,一开始就无法让丹斯里取得简单多数优势,就算是伊党和巫统愿意放下一切,同流合污来推举卡立依布拉欣一人。

更何况,截至今日2014年8月15日圣洁的星期五为止,伊党和巫统都未曾同意此事。

赞许两名伊党议员表态

如果丹斯里把希望放在罗兹雅和邓章钦,虽然这两人被指会和丹斯里站在一起,而丹斯里甚至为此延迟开除罗兹雅,不过他们都已采取君子和勇士的立场,选择与党同在。

我恭贺他们!我对他们感到非常光荣。在一个充斥政治买卖的世界,他们抚慰了大家忧伤的心灵。

罗兹雅无视行政议员官职、豪华官车和高薪,大大打击丹斯里,也应该是一项警钟。

丹斯里作为大臣的合法性已经完结。

他希望获得至少一名州议员支持,以取得简单多数的希望也已落空。更何况,两名伊党州议员公开表明拒绝卡立当大臣。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会劝他俩事先咨询党的同意,那将是最好的方式。

不过,他们的行动,也否决了任何一方意图通过伊党+巫统+卡立+跳槽,以组织政府的可能。

为什么还不体面辞职?

丹斯里知道这点。

那还在等什么?

难道丹斯里体面辞去大臣职,不是更有尊严吗?

抑或是,丹斯里现在想要解散州议会?

这样做难道不会为难雪州苏丹吗?

为何丹斯里不在最近觐见雪州苏丹时,就建议解散州议会?

我诚恳认为,若因丹斯里无法获得足够议员支持,雪州苏丹就解散州议会,恐怕将会破坏王室名声。

霹雳州在无需解散州议会,也不用召开州议会的情况下,获得多数支持的领袖就足可受委,应该成为借镜。

无耻行径将留人生污点

伊党也曾经历风雨。一名丹州大臣在伊党旗帜下中选,但伊党基于他不遵从党意,而要撤换大臣时,却因为巫统违反不介入其他盟党事务的传统,结果引发危机。

巫统违反这种惯例是不幸之事。一直以来,伊党都在谴责巫统这种恶行。从过去到现在莫不如是。这些言论记载在伊党的正式文件、领袖演讲和大专生的毕业论文中。

因此,丹斯里不应该把伊党拖下水。丹斯里的党有权以其他人选取代丹斯里。

伊党可以给予意见,但必须尊重这是属于公正党的特权。

吉打州也曾发生类似的事件。不过,当有人认为阿兹占应该被撤下大臣职时,公正党却没有插手。

如果丹斯里再拖伊党下水,似乎丹斯里要让伊党,被视为违反自1978年失去丹州政权后所遵守的惯例。

如果丹斯里珍惜伊党所展现的义气,那就不要再拖伊党下水。

辞职是最体面的做法。那并不代表政治生涯的终结。

不过,无耻的行径却确实一个政治生涯的终结,也在人生留下污点。

在这个天佑的星期五,我们请求阿拉的指示。

本文是伊斯兰党副主席胡桑慕沙(Husam Musa)声明。原文是马来语撰写,由《当今大马》李龙辉与黄家俊翻译。

Check Also

Covid-19:Khairy 说,马来西亚还没有走出困境 | 马来西亚

卫生部长凯里·贾马鲁丁 (Kh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