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澄清不知凯文随身碟内容阿美力叹碰上巴拉案重演

澄清不知凯文随身碟内容阿美力叹碰上巴拉案重演

遇害检控官凯文的大弟查尔斯在爆料后返回美国,导致其律师阿美力顿时成为警方调查聚焦对象。对此,阿美力向《当今大马》说明他跟查尔斯接触的原委,并叹自己陷入另一次的巴拉案。

他澄清,虽然查尔斯声称掌握凯文查案机密随身碟,但他本身并不晓得其中的内容。

阿美力昨天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透露,查尔斯在凯文不知所终之时,就已聘用他为代表律师。

他补充,直到查尔斯幼弟理查于11月23日,擅自领走凯文遗体之前,他完全没有听说查尔斯要订立法定声明的事情。

凯文今年9月初失踪,案件从绑架最终沦为谋杀案。警方在两周后在雪州梳邦一个灌满石灰的石油桶内找到凯文遗体。

警方相信,凯文被杀的动机,与他所经手的一宗贪污审讯案件有关,目前案件已上庭,共8人包括一名军医,分别被控谋杀和教唆谋杀的控罪。

凯文闪葬乃转折点

惟阿美力指出,查尔斯(见图)不满意首份解剖报告结果,因此要求二度验尸,惟理查却违背其意愿,私下领走凯文遗体。

“他(查尔斯)在凯文遗体遭领走隔天,就要写法定声明。之前,他完全没有订立法定声明(爆料)的念头。”

“他(查尔斯)逗留马来西亚2个月期间,奔走尝试促成二度验尸,但他幼弟(理查)获悉后,却窃取和领走遗体,让他十分生气。”

“这就是为何查尔斯最终很生气。”

上周三,查尔斯召开记者会,在吉隆坡发表法定声明,声称凯文生前参与草拟首相纳吉的控状,而凯文遇害背后存有阴谋。

他也声称,凯文在遇害前,曾把一个机密随身碟交给他,而此随身碟现今在美国,若他遭遇不测,则随身碟机密将会公诸于世。

查尔斯在发表法定声明后,当晚通过新柔长堤出境,目前据信已返回美国。

保密原则拒绝多谈

阿美力进一步表示,查尔斯要求他协助拟定法定声明之时,他其实已得悉部分爆料内容,但非全部的事情。他较后才知道更多的细节。

不过,他以法律专业保密(Solicitor-client privilege)为由,拒绝透露进一步详情。

询及随身碟内容时,他声称不知情。

“查尔斯(在法定声明)中,吐露凯文生前透过电话所告诉他的一切。凯文说他会将(机密)放在一个随身碟。”

“查尔斯只告诉我这些(事情)。而查尔斯也已在其法定声明说明这一切,所以它已非什么机密。”

两人拥有远亲关系

阿美力说,凯文失踪数天后,在查尔斯家属介绍下,查尔斯聘用他。

他指出,查尔斯当时身在美国亚特兰大,除了要求代为处理数项凯文失踪有关事件,并无其他特别指示。

阿美力续称,他并不晓得自己与查尔斯有远亲关系,所以查尔斯家属才会建议聘用他。

他解释,其妹夫母亲是查尔斯的义母,而且自己在伦敦进修法律时,就认识了查尔斯的许多亲属。

他声称,当他同意协助查尔斯时,并不晓得两人的远亲关系,而是后来经由双方家属才得知。

曾涉及巴拉蒙女案

阿美力也是已故私家侦探巴拉(见图)的律师。巴拉是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的主要证人。2008年7月3日,巴拉公布一份法定声明指控,首相纳吉与阿旦杜亚有不寻常关系,且涉及潜水艇军购案。

翌日,巴拉发布第二份法定声明,撤回首份法定声明不利纳吉等内容,接着失踪。

数年后,巴拉重现人前,并声称他当年是被迫撤回法定声明,且指控纳吉胞弟与地毯商人迪巴等恐吓利诱他,要他离开马来西亚。

不过,纳吉多次驳斥巴拉的指控,并发誓不认识阿旦杜亚。

“天啊,又来啦”

询及目前的处境会否让他重新忆起巴拉案时,阿美力认同此点。

“当然,似曾相识感觉。我想到,‘天啊,又来啦’。”

无论如何,阿美力称,他遵照客户指示行事。

警方明日将传召阿美力,录取口供。而阿美力宣称,准备好咖哩角迎接警方。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关怀奖掖月底发放,逾30万家微型企业获3000元

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说,微型企业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