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槟城督苏伯村面对拆迁命运居民誓保家园捍卫居住正义

槟城督苏伯村面对拆迁命运居民誓保家园捍卫居住正义

随着在高庭败诉,位于槟城威中的甘榜峇冬督苏伯(Kampung Permatang Tok Subuh)26户人家正面临迫迁的命运,唯居民基于居住权为由,坚决捍卫家园。

占地5.03英亩的甘榜巴冬督苏伯建村至今超过70年历史,土地在几度转让后于2012年落入Distinct Class有限公司手中。这个村子原本有50多户人家,但一半的村民已经接受1万令吉赔偿搬走,只剩下26户人家(180位居民)坚持留下抗争,因为他们一旦被迫搬离这里就流离失所。

最终,地主入禀北海地方法庭,起诉拒绝搬走的村民。北海地庭于2014年8月裁决村民必须搬空交出土地给地主,村民的上诉则在去年3月30日被驳回。

上周三(2月17日),法庭发出搬空令,限村民在3月4日前搬走,否则将强行收地。

要求赔偿替代房屋

拯救甘榜巴冬督苏伯行动委员会主席哈米靼(见图,Hamidah Che Embi)今天召开记者会表示,村民已议决捍卫家园,除非地主尊重他们的居住权,赔偿每户4万2000令吉或替代房子(一屋赔一屋)。

“我们由始至终别无他求,没想把土地占为己有或要求洋房,只想争取应得的居住权。我们见了发展商两次,他们只献仪赔偿1万5000令吉至3万5000令吉,但这笔钱如何够我们去买房子呢?”

“村民的社会经济地位都不高,蓝领阶级为主。若非在附近中小型工厂就业,就是自雇和打散工,月入仅介于800令吉至2000令吉。落实消费税后,捉襟见肘的村民更只赚够钱开饭而已。”

“正因为缺乏经济条件,即使处于沼泽地的甘榜巴冬督苏伯经常淹水,我们压根儿不曾萌起搬离的念头。”

忐忑不安彻夜失眠

对于经历3年的抗争仍无法阻地主收地,哈米靼毫不掩饰失望和悲痛,但居民的支持却推动和鼓励她继续领导他们一起斗争到底。

“偶尔,一想到土地是别人的;我们没地契没土地权,就感到很泄气和无助。但后头看背后有居民充当后盾,抗争的士气顿时又高涨。”

72岁的居民米拉仄(Milah Chik)受访时强忍眼泪说,接到搬迁令她额蹙心痛,且忐忑不安,经常彻夜失眠。由于孩子的房子空间有限,她无法搬去跟他们共住,如今只希望留在老家。

莫尤索夫(Mohd Yusoff)则恳求,地主寻找双赢的和解方案,莫为难居民,毕竟连有能力购屋的富人都嫌搬家麻烦,对他们这些穷人岂不是更惨?

议员大专生当后盾

除了居民,当地人民代议士——公正党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行动党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市议员王泽钦和理大学生联合会(Serikat Mahasiswa)发言人杰弗里慕沙(Jefry Musa)也到场声援和保证跟村民站在同一阵线保村。

李凯伦表示,他在村民2013年接到搬迁通告后就介入协助,如提供法律援助和号召党团人士声援。既然村民近期接庭令后议决守村,他将与他们共同进退及促各界人士加入保村行动。

“每周五早上10点至中午12点,我将把服务中心搬设在村里,以示支持。我们曾寄宿此村,早视它为我们自己的村落。”

弗里慕沙也提醒地主,大专生与公民组织将充当村民后盾,他们的抗争之路绝不孤单。

促联邦修订土地法

沈志强说,我国的土地法令偏向地主非城市开拓者,不承认付出血汗开发土地的拓荒者,即使他们住了两三代;反观,握有地契的地主可像皇帝般为所欲为。

“我们尊重法律,所以通过法庭的管道,唯不幸判决不站在我们这边。但希望,地主尊重村民的居住权,就如宪法和世界人权宣言所保障。“

“巫统领袖在第13届大选承诺安顿村民,我去年3月在国会询问,房地部长没否认国阵曾许诺,但未正面回复是否仍然会为他们提供房子。”

他希望,联邦政府修法,合法肯定和尊重公民的居住权。

槟政府提供保护网

沈志强表示,希盟议员在第13届大选后访村,第一副首长拉昔哈斯诺曾许诺,槟州政府将与村民同在。槟首长林冠英去年4月与村民对话也交代,希盟议员维持相同的立场。

“假设来到最糟的状况,居民一无所有,槟政府已献仪安排他们入住宏愿组屋(Desa Wawasan)。”

他日前更被首长告知,槟政府已指示威中县长鉴定一块地段,以备村民流离失所时发出临时准证给他们落脚。

“这是史无前例的做法,槟州政府没义务这样做,但盼能借此安全网捍卫村民的权益。”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希盟未阐明会否支持财案,但要求首相与之磋商

希盟主席理事会今日开会后,并未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