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何看头?7道问题读懂砂州选举

【今分析】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砂州首长阿德南今天宣布州议会将在4月11日解散后,为第11届砂州选举的登场拉开序幕。

犀鸟之乡朝野政党摩拳擦掌,准备迎战。阿德能在极力撇掉砂州元首“白毛”的贪腐阴影后,是否能够藉新人新作风之势,在首次领军的战役中旗开得胜,成为众人所瞩目的焦点。

为何只有砂州选举不跟大选跑?其人口、议席情势如何?各党实力和隐忧为何?这次选举有何看头?《当今大马》整理了7道问答录,以让读者率先掌握州选脉络。

1. 为何砂州选举不和全国大选同步举行?

砂州于1963年加入大马后,在1969年和1974年的首两次选举,皆与全国大选同步举行。但在1978年全国大选时,砂州只举行国席选举,州选则在隔年举行。

学者认为,这是因为时任州首长拉曼耶谷(Abdul Rahman Ya’kub)无法解决州内的反对势力。

而之后砂州选与国选仍然分开举行,不少认为乃避免半岛因素影响州选举。

政治学者詹运豪向《当今大马》剖析,前砂首长泰益玛目掌权时,前首相马哈迪曾建议国州选并行。

“不过泰益玛目拒绝。这是因为行动党在1982年全国大选,首度在砂州夺下国席。”

行动党在1982年全国大选中,首度打下古晋和诗巫两个国席。

“为了避免全国课题冲击州选,因此泰益仍维持国州选举分开进行,至少州选时可以控制课题。”

2. 砂州人口结构如何?

截至2015年12月31日,砂州共有110万9134名合格选民。

和半岛相较起来,砂州人口族群占多数。根据2010年人口普查,达雅族人(含伊班、比达友、姆鲁人等)占据最多,达37%,接下来是马来人(28%)、华人(23%)和马兰诺人(5%)。

根据《星报》,砂州82州席中,30席属于马来—马兰诺选区,逾20席伊班选区,15席华裔选区,及7席比达友选区。

上届州选成绩显示,华裔选区为在野党堡垒区,多数伊班区和比达友区力挺砂国阵,马来—马兰诺区亦为砂国阵囊中物。

3. 砂州有多少州议席?选区划分状况如何?

作为大马最大州属,砂州也拥有最多州议员,达到71人。国会去年通过选区重划报告,增加11席至82州席。由于新选区几乎全落在国阵堡垒,引起在野党强烈批评

砂州选举一直以来面对选区划分不公的问题。砂州地广人稀,许多州席拥有不超过1万名选民。例如,比彭亨州还大的巴南国席(1国3州),却只有2万9385名选民(2013年数据),而彭亨州拥14国席42州席,有61万1766名选民。

而新划分的州席日廊(Gedong)则有6340名选民,为全州最少选民的选区。

砂州经历10届选举,都由联盟/国阵胜出,只有在1987年“明阁事件”爆发后的州选中,失去三分二多数议席,以简单多数执政。

“明阁事件”是由拉曼耶谷密谋策划,他在吉隆坡明阁酒店召集州议员密谋拉倒泰益,结果泰益技高一筹,迅速解散州议会重选后再度掌权。

4. 砂国阵成员党有谁?有何隐忧?

巫统虽是国阵老大哥,但在砂州却不见踪影,只因砂州有本土国阵成员党坐镇。

砂国阵骨干为土保党(PBB)。1973年,土保党由土著为主的砂国家党(PANAS)、穆斯林土著为主的土著党(Bumiputera)和达雅族为主的保守党(PESAKA)合并,迄今拥14国席和35州席。

其他砂国阵成员包括华裔为主的人联党(SUPP)、达雅族为主的砂民进党(SPDP)和砂人民党(PRS)。

人联党和砂民进党,在2014年分裂出两个亲国阵政党——联民党(UPP)和人民力量党(Teras),个别由砂高级部长黄顺舸威廉玛旺(William Mawan)领导。

联民党和人民力量党极力保住现有议席,与原有人联党和砂民进党出现冲突,这迫使阿德南提出国阵直属候选人概念,以解决议席争端。

因此,人联党本届或被迫让出7州席,由联民党上阵,这是否能抚平人联党不满,抑或出现砂国阵成员党三角战自相残杀,有待观察。

5. 砂州在野党状况又如何?

砂拉越在野党包括行动党、公正党、诚信党及伊党。与国阵一样,在野党尚未完成议席谈判,兄弟阋墙机率极高。

上届州选,行动党和公正党取得东渡砂州以来最佳成绩,行动党一举囊括12州席,而公正党则取得3席。

《当今大马》获悉,行动党和公正党通过希盟四轮谈判后,重叠议席从超过10席减至9席。

它们包括华裔为主的史纳汀(Senadin,隶属美里国席)、巴都吉当(Batu Kitang,实旦宾国席)、姆鲁(Mulu,峇南国席)、马鲁迪(Marudi,峇南国席)、石隆门(Tasik Biru,玛士加丁国席)、万望(Mambong,婆罗洲高峰国席)、成邦江(Simanggang,斯里阿曼国席)、蓝卑尔(Lambir,实务地国席)及武吉士慕加(Bukit Semuja,西连国席)。

不过,诚信党据称有意上阵巴都吉当和史纳汀,而伊党也对蓝卑尔和史纳汀虎视眈眈。诚信党和伊党或将同时竞逐民都鲁国席属下三马拉如(Samalaju)、巴当鲁巴属下本丁玛洛(Beting Maro)和山都望国席属下邦带达迈(Pantai Damai)。

另外,伊党也瞄准行动党现有州席——实旦宾国席属下石角(Batu Kawah)和南兰国席属下都东(Dudong),令局面更为混乱,或出现多角战。

6. “阿德南效应”将如何影响本届选举?

阿德南自2014年上任以来,以清廉和开明的“全民首长”形象出击,这将是他第一场领导砂国阵攻打州选。他也公开要求砂拉越人再赋予他第二次首长任期,并宣布届满将退休。

阿德南频频向华裔示好,包括宣布承认统考、拨款独中、力指华裔非外来者和公开反对种族主义等。

此外,他还全面废除州内收费站与地税、调低工商电费争取20%石油税收益、扬言向中央争取州自主权等,以行政优势及本土情结猛攻在野党。

这一切,可被视为阿德南(见图)欲以一人清新现象撑场,唤回城市华裔选民欢心。此外,他也行使首长权力,禁足半岛在野党领袖入境,打乱在野党部署。

就在阿德南发动攻势下,在野党无法重炒上届州选反白毛(前首长泰益玛目)议题,借力打力攻阿德南。

在野党此时正采取守势,坦承阿德南魅力无法挡。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转攻国家课题,希望藉首相纳吉推动的消费税及26亿门丑闻杀出一条血路。惟,学者认为,纳吉丑闻甚难冲击这届州选。

7. 总的来说,这届州选哪些选区有看头?有哪些焦点议席?

由于阿德南以怀柔政策笼络华裔选民,加上华裔选区大部分为公正党和行动党囊中物,因此16个华裔选区将成为朝野兵家必争之地,如下:

大古晋区6席:

哥打圣淘沙(Kota Sentosa)、朋岭(Pending)、浮罗岸(Padungan)、石角(Batu Kawah)、巴都林当(Batu Lintang)和巴都吉当(Batu Kitang)

大诗巫区7席:

卢勃(Repok)、马拉端(Meradong)、武吉阿瑟(Bukit Assek)、都东(Dudong)、柏拉旺(Pelawan)、巴旺阿山(Bawang Assan)和基都隆(Kidurong)。

大美里区3席:

卑尔骚(Piasau)、埔奕(Pujut)和史纳汀(Senadin)。

除此之外,行动党和公正党积极推动“砂拉越之梦”,积极关注原住民习俗地和水坝课题,因此料与国阵在以下8席达雅族和乌鲁人(Orang Ulu)选区短兵相接:

欧巴(Opar)、石隆门(Tasik Biru)、姆鲁(Mulu)、马鲁迪(Marudi)、巴卡拉兰(Ba’Kelalan)、成邦江(Simanggang)、蓝卑尔(Lambir)和武吉士慕加(Bukit Semuja)。

总的来说,砂州反对党此次乃低调行军,除了要保住13席华裔为主的基本盘,以及2席原住民选区,也冀望能夺下新的达雅区议席。然而,要否决砂国阵的三分二优势,则需再拿下13席(共28席),以目前状况来看,似乎具有挑战。

《当今大马》早前已从数个议题分析本届砂州选,接下来也将推出系列分析报道。

【延伸阅读】

消费税或比纳吉丑闻冲击大 学者指阿德南极力灭火求胜

“乡区人民更关心柴米油盐” 学者指26亿门难冲击砂州选

长屋首领挺国阵拒绝在野党 以歧视言论呛公正党候选人

刘镇东看时局(三):阿德南与纳吉“互绑”背后…

砂在野党目标选区重叠 近十州议席或酿多角战

个人形象牌出战砂州选举 阿德南极力摆脱泰益负担

新聞《当今大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