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再卷入性侵指控,法哈斯斥前同事诬蔑添乱

公正党大会倒数两天之际,党内再度爆出性丑闻疑云,党主席安华的一名前幕僚指控,安华在去年的波德申补选期间性侵他。

这是半年前署理主席阿兹敏卷入性短片之后,公正党爆出的最新性丑闻疑云。

此外,这起事件也是安华第三次卷入同性性侵指控。

在这起最新的事件中,安华办公室的前研究员尤索夫劳德(Muhammad Yusuff Rawther)在11月19日立下一份法定声明,仔细而又露骨地阐述如何遭到安华性侵。

根据一般定义,性侵害(Sexual assault)是指加害者以威胁、权力、暴力、金钱或利诱,引诱胁迫他人与其发生性关系,或在性方面造成对受害人的伤害的行为。性器官插入的强暴(rape)只是性侵害的其中一种。

神秘兮兮的记者会

现年26岁的尤索夫也是已故槟城消协主席莫哈末依德里斯(SM Mohamed Idris)的孙子。他今日在一个不明地点召开“记者会”,发布这份法定声明。

一个刚创建的面子书专页也上载一支8分钟40秒长的“记者会”视频。不过,从短片可见,尤索夫面前只有一根电视台麦克风与一部录音机。

 

不清楚有多少人出席尤索夫的“记者会”。《当今大马》也有收到采访邀请,但到了邀请函所注明的记者会地点,却不见人影。

在上述面子书视频中,尤索夫申诉,公正党政治秘书法哈斯今年5月16日,在雪州八打灵再也加星路的安华办公室殴打他,而他报警后迄今毫无下文。

他声称,法哈斯今年5月打伤他,就是因为去年10月他反抗安华的事情有关。

“事情发生后我已经丢职,因为我去报警。而我知道,我在办公室被打这件事,是跟另一件2018年10月在安华的家和他发生的事有关。”

波德申补选时发生?

尤索夫在法定声明中指控,安华在去年10月2日性侵他。

当天是波德申补选竞选期的第4天。安华是这场补选的希盟候选人,最终取得大胜,重返国会。

根据面子书视频,尤索夫声称,由于事情很复杂而律师建议暂时勿谈论细节,他只能形容这件事是“卑鄙无耻、诡诈狡猾、道德上使人反感、构成刑事罪案,且让我深深留下阴影及难以接受”。

他也声称,在事件发生后,他找上了前公正党领袖巴德鲁希山(Badrul Hisham Saharin,见下图),而对方建议他通过法定声明揭露这段经历。

巴德鲁希山昵称“Chegubard”。他在2010年公正党党选,竞逐公青团长失利,此后就不透过公正党活跃。由于他公开指控党涉嫌贪腐,公正党已于2016年8月开除其党籍。

根据面子书视频,尤索夫形容,安华与其家人认识已久,也深受其已故祖父的敬重。

警方未曾接获报案

《当今大马》向武吉阿曼全国刑事调查局查询时发现,无人就所谓的2018年10月2日性侵事件报案。

《当今大马》也联系不上法定声明上的宣誓官。这个宣誓官的办公室表示,该名宣誓官目前人在国外。

质疑巴德鲁乃黑手

针对尤索夫的指控,法哈斯(见下图)今日傍晚发表文告质疑,随着公正党代表大会即将召开,尤索夫趁机添乱。

法哈斯声称,尤索夫有纪律问题,所以才会遭到安华办公室开除。

他也质疑,巴德鲁希山在幕后操纵尤索夫,策划整起指控,企图破坏公正党形象。

不过,巴德鲁希山昨晚已在面子书贴文,否认幕后操纵策划这宗事件。

“什么丑闻?跟我完全无关。别逼我报案或起诉(诽谤)。”

公正党青年团和妇女组大会将在12月6日举行。紧接着,母体大会在12月7日和8日举行。过去近一年,安华与署理主席阿兹敏两派爆发激烈争斗,尤其是最近数周两派之争不断升级,使得今年的党大会备受瞩目。


阅读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