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国盟政府会否保持希盟的媒体自由良好记录?

国盟政府会否保持希盟的媒体自由良好记录?

观点

今天是世界新闻自由日。

在希望联盟执政的20个月里,马来西亚在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名中,从2018年的第145位,大跃进至第101位。

从2013年到2018年,马来西亚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排行榜上的成绩都差强人意,一直以来都是垫底25%的国家之一。但是,在2018年5月政权转移之后,我们的排名迅速从2018年的145名,跃升到2019年的123名,并在2020年公布的报告来到101位。

希望联盟政府在短短20个月的任期内修改或废除了好几项不民主法令,如《2018年反假新闻法令》以及《1971年大专法令》。倒台前几个月,希望联盟政府才刚成立了由媒体业界代表、学者、非政府组织组成的媒体评议会,旨在提升马来西亚媒体表现,恢复社会对媒体的信心。

从一个逮捕、恐吓记者的国家,2018年5月之后摇身一变成为一个支持媒体自由的国家。记者、报纸、媒体可以畅所欲言,包括在20个月内任意地批评政府。

可是,只要国盟政府走回头路,我们好不容易达成的成果就就会荡然无存。根据目前整体事态发展,明年此时,我们说不定就会看到辛苦爬到101位的排名成绩往下滑落。

虽然大家对于新政府实在缺乏信任,但我希望新任通讯与多媒体部长站稳立场,继续希望联盟的媒体改革议程,更何况他自己也曾经是希望联盟执政团队的一员。政府必须让媒体从业人员得以在免于恐惧、公平的情况下完成他们的工作。

有鉴于此,发生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的事件实在令人遗憾。国盟政府竟然以《刑事法典》第504条传召《南华早报》马来西亚通讯员塔丝妮(Tashny Sukumaran)。她最新一篇报道巨细靡遗记录了执法单位在劳动节当天,处理加限区内的移工的状况,报道也访问了好些相关人士。

国盟别以为可抄捷径

如果政府继续这样骚扰记者,媒体又怎可能有勇气报道真相?

诚然,希望联盟政府的经验告诉我们,要在媒体自由与后真相政治当中取得平衡,相当不容易。希望联盟政府必须面对林林种种的恶意不实资讯攻击,包括各种挑起宗教、族群紧张情绪的恶意资讯,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可靠新闻来源的报道,实际上全是有人在后面打广告的内容农场。

希望联盟政府最明显的败笔,就是无法有效对付恶意不实资讯。但是,我们绝对不应该为了对付恶意不实资讯,就把马来西亚作为本区域新兴媒体自由国家的位置抛置脑后。

国盟政府千万不要以为可以抄捷径解决问题。要解决恶意不实资讯,但不影响新闻自由,最好的解方就是让所有人讲真话,2019冠病疫情已经实在地告诉我们,恶意不实资讯多么的危险,如何威胁健康与生命。要解决恶意不实资讯,只能够让可信度高的媒体讲真话。

高可信度的媒体是民主国家重要的一环,如果媒体无法在免于恐惧与公平的情况下报道事实,社会就不会有信任,社会大众不知道应该相信谁。一个没有信任度,不尊重真相的社会终将失序。

可是,高可信度的媒体是需要培养、支持以及足够的空间成长。马来西亚目前已经有足够的法律条文对付诽谤、暴力以及仇恨言论。政府必须以负责任且透明的态度使用这些法令来对付恶意不实资讯,不是用来摧毁独立第四权的媒体。

在世界新闻自由日前夕对付记者,已经让国盟政府大大扣分,如果再不加把劲维持马来西亚过去两年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上面的排名,国盟恐怕很快就会把马来西亚带回纳吉时代的糟糕状况。


本文作者黄书琪是民主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


阅读更多

Check Also

原住民政府机构齐声反对,促雪州勿撤瓜冷森林地

雪州政府昨天举办撤除瓜拉冷岳北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