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传媒体业酝酿大地震纳吉政府封杀异议?

传媒体业酝酿大地震纳吉政府封杀异议?

在一马公司丑闻爆发逾十个月后,首相纳吉已逐一化解党内外攻势,如今转而向批评者展开反攻,就连媒体也将遭殃。

盛传媒体业正在酝酿一场大地震,最终可能激烈改变本地媒体生态,进而封杀异议。

除了政府收紧舆论空间外,经济严冬来临,广告收入大减,也促成这场媒体业大地震。

行内约一周前开始传出,一些媒体或将易主,有者酝酿改变定位。传言这场媒体大地震牵连甚广,从财经报刊到网络媒体,甚至杂志与电视台,皆卷入其中。

最先卷入漩涡的是三语网媒《人民邮报》。据悉,该网站原有金主今年撤资,若无新的资金注入,恐在本月关闭。

接着,媒体圈传出,原本主攻马来市场的寰宇电视《Awani》频道,则将改头换面,变成纯英语频道,且变成区域媒体,而不再专注于国内新闻。

与此同时,盛传《马来西亚内幕者》也有可能再度易手,而巫统人士已虎视眈眈,有意购入这家网媒。

传《人民邮报》倒闭

消息人士向《当今大马》指出,《人民邮报》出现财务状况后,管理层在一场会议中直言劝告记者另觅东家。

根据了解,《人民邮报》员工仍获得薪水,但有者申诉公司延迟发薪。

据悉,由于状况不明朗,《人民邮报》员工人心惶惶,且已限定管理层必须在本月内给予明确答案,是否可找到新的金主。

《人民邮报》成立于2013年大选后,是一家综合新闻网站,旗下拥有三种语言,即马来语、英语与中文。

盛传《人民邮报》原金主是亲首相纳吉的商人。该网站报道范围,涵盖国内要闻、社会趣闻、国际时事、体育与娱乐等,以吸睛新闻为特点。

《当今大马》向《人民邮报》求证这项传言,但并未获得对方回复。

《Awani》频道转型?

正当《人民邮报》面临倒闭危机,《Awani》频道则是“大改造”。

若无变卦,《Awani》频道将在不到3个月的时间,即在今年4月之前,舍弃原有马来观众市场,全面转为英语新闻频道,而且自我定位成类似《亚洲新闻台》的区域媒体。

据了解,一些记者面临辞退命运,而部分从事马来节目的记者更是难以适从这项变革,或将自行离职。

《当今大马》数次联系《Awani》首席执行员法依沙(Faizal Mansor),皆未获对方回应。

《Awani》频道是在2007年配合50周年国庆创台,是一家24小时全天候马来语新闻台。自2009年,该电视台开始播放英语节目,但时段甚少,频道仍以马来节目为主。

《Awani》目前也经营马来语及英语网站,以文字方式报导新闻。目前并不清楚,《Awani》网站是否会受到转型计划影响。

观察者相信,《Awani》频道转型将有助于政府,控制这家新闻台在马来社会的影响力。

传《内幕者》易主

另一项震撼消息则是关于《The Edge》媒体集团。据称,由大亨童贵旺掌控的《The Edge》集团,有意脱售旗下的《马来西亚内幕者》网站,以作为《The Edge》复刊的部分条件。

风声传出后,资深报人卡迪耶欣在部落格爆料,潜在买家来自纳吉阵营。

卡迪耶欣也是前新海峡时报集团总编辑,被视为隶属前首相马哈迪的阵营。他声称获悉,纳吉阵营的宣传操盘手,正与一名“逃往国外的写手”合作,以购买或控制多家独立新闻网站。

“一家新闻网站拥有人告诉我,这是纳吉阵营计划的一部分,以收买人心。”

《The Edge》过去接连报道不利一马公司与年轻富豪刘特佐的新闻。内政部在去年7月冻结《The Edge》出版准证,直至吉隆坡高庭在9月推翻内政部决定,《The Edge》才重新出版。

收编《The Edge》?

《The Edge》向来立场尖锐,但最近专访一马公司总裁阿鲁甘达,且以头条配以六版形式刊登,而传出被收编的揣测。

纳吉阵营的资深报人阿希鲁丁(Ahirudin Attan,笔名rocky’s bru)更欢呼,从这篇专访看来,阿鲁甘达已把过去的死对头《The Edge》争取过来。

“这是否意味阿鲁甘达已把他们争取过来?对我而言,似乎是的。整篇阿鲁甘达与一马公司的报道,充斥赞美。”

《当今大马》尝试向《马来西亚内幕者》与《The Edge》管理层求证此事,惟不果。

政府“和谐”媒体?

此外,一些媒体也传出接获政府指示,被迫放软立场,减少报导一马公司丑闻等不利政府的课题。

马来文《阳光日报》透过电邮回复时,矢口否认这项谣言,而另一家双语网媒则措辞含糊,不置可否。

《阳光日报》是半岛唯一一家由私人界掌控,而与巫统没有直接关系的马来报章。由于立场相对中立,《阳光日报》近年销量大好。

新闻组织直言担忧

针对传言中的媒体大地震,独立新闻中心主任洁柯(Jac Kee)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达担忧。

“若传闻属实,则显示一个忧心的趋势。另类媒体非但遭受日益压制的法律监管,而且财务困难,以致媒体日渐稀缺,饱受威胁。”

“除非我们有政策与法律机制,珍惜与保护媒体自由,视之为民主的砥柱,否则在这种巩固权力的游戏当中,媒体会时时处于风险。”

政府收紧舆论空间

纳吉陷入26亿门后,频频祭出国家机器,打压第四权。他一方面恫言起诉《华尔街日报》,另一边厢封锁《砂拉越报告》与《亚洲前哨报》,且连番兴讼,把在野党人士控上法庭,以期为一马公司丑闻消音。

不仅如此,当权者也动辄迁怒于信使——《马来西亚内幕者》报道涉及统治者理事会会议,以致三名编辑被捕。当局因反贪会官员调职案,上门搜查《当今大马》与《星报》。房地部长拉曼达兰更不满《当今大马》刊登“返乡论”的街访新闻短片,入禀法庭起诉

踏入2016年,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即以大马网民言论糟糕,表明警方今年目标为严打社交媒体罪案。而通讯及多媒体部长沙烈赛益放话,通讯及多媒体法令修订案料在3月提呈国会通过,以封锁诋毁国家领袖的网站。


编按:有报道指出,当今大马集团与资深财经编辑古纳(P Gunasegaran)所联办的财经媒体《KiniBiz》也即将关闭。我们将在2月1日作出宣布。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登巫统主席阿末赛益确诊冠病

登嘉楼巫统主席阿末赛益夫妇确诊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