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从现实与务实看希盟新希望

从现实与务实看希盟新希望

议员观点

前言

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与国家诚信党成立了新的在野党联盟,名为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我们发现华社对新联盟的成立似乎存在着诸多疑问,包括以下:

第一,即使成立了新联盟,人民公正党依然没有强烈的意愿要和伊斯兰党断绝关系,到头来希望联盟会不会无法达致改朝换代的最终目的?

第二,人民公正党为何不能像民主行动党那样和伊斯兰党一刀两断?然后结合国家诚信党的开明派力量,缔造一个真正的改朝换代?

第三,由于人民公正党的立场,华社是否该对希望联盟的支持有所保留,并采取观望的态度?

本文目的是要解答上述环绕在大部分华社心中的疑点,以便为未竟的“改朝换代”千秋大业寻找一个共同努力的平台;毕竟,那是当年安华披星戴月,四处奔波,甚至身陷囚笼也在所不惜所要缔造的国家理想,也是万民期待的,唯一能够改国运的契机。目前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能够将个别希望联盟盟友或政党的异议或议程搁置,理性的分析目前的局势以掌握全局,以便实现在下一届大选入主布城,改变国运的目标?

人民公正党的顾虑

正如上述所言,一提及人民公正党对伊斯兰党或希望联盟的立场,普遍上华社对人民公正党的印象就会是:扭扭捏捏,一直不敢和伊斯兰党切割。我们之中或许也有不少人认为人民公正党应该向民主行动党那样坦荡荡,向推崇神权治理的伊斯兰教党勇敢说不,甚至不惜与之彻底决裂。

然而,对于持上述观点的读者,我们之间的立场或许会有不同。要顾全大局的经营一个多元族群社会的政治,不能靠意气用事,而需要考虑各种特殊国情和民情的历史因素。我认为要理解人民公正党的立场,就必须突破凡事都习以为常的从“华社”,“华人”,甚至华基政党出发,那样的思考框框;并尝试从一个多元种族政党与政治,或全民的角度去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和政治策略。

首先,必须认清的现实是,人民公正党的立场不可能和民主行动党以及国家诚信党的一样,除非后者的目标更能推动希望联盟更快速的往改朝换代迈进。公正党不像行动党那样,行动党竞选的选区以华裔为主。基本上只要保住华裔的支持率,他们就可以蝉联目前的所有议席,或者维持80至90%的议席。至于在马来人的支持率方面,只要行动党获得大约25%马来人的支持,他们就能保住目前大部分的议席。

可是人民公正党的情况完全不同,我们竞选的选区主要为混合选区,而且大部分以马来人占大多数。如果失去了马来人的支持,不仅很难保住目前的议席,假如面临伊斯兰党到公正党的选区打三角战,势必面临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都赢不了,最终让巫统或国阵收渔翁之利的下场,改朝换代自然也要落空。

一席都不能少的原则

华社可能会谴责人民公正党为何还要和伊斯兰党并肩作战?为何遭伊斯兰党背叛数次后,还是要和该党继续合作下去?为何不要果断的脱离和伊斯兰党的关系,和新希望联盟站在一起?

从长远来看,新联盟若要执政中央,保住雪州及槟州,就必须谨记一席都不能少的原则。我们不能失去乡区马来人的支持,而目前要在马来人区赢得胜利,还必须依靠伊斯兰党如何能够不在人民公正党的选区进行三角战,才有望达成。伊斯兰党在西马西海岸一带的马来人的支持率维持在大约20至30%,在东海岸(吉兰丹和登嘉楼)的马来人支持率则占30至40%,有的地区甚至超过50%,如果希望联盟无法和伊斯兰党达致不掀起三角战的共识而稀释了选票,别说要执政中央,连维持雪州政权都成为问题。

下一届大选,除了要促成中央政权的改朝换代,中央在野党联盟也要保住雪州和槟州政权。基本上要保住槟州政权不会有太大问题,或许可能会少了一两席,但希望联盟还会继续在槟州执政。即便在该州发生三角战,伊斯兰党也无法分散民主行动党的票,因为槟州主要是以华人票为主。然而,雪州却完全不是这样的情况,人民公正党并没有稳胜的把握,特别是假如面临伊斯兰党的三角战。让我们来看看以下的具体分析;

雪州总共有56个州议席,伊斯兰党和人民公正党各占13席,民主行动党占15席,另外两席则由国家诚信党所拥有,巫统有12席,另外一席由独立人士所拥有。行动党的支持者不断质疑公正党为何不要将伊斯兰党逐出雪州政府。我说过雪州情况不一样,它不仅有马来人因素,还有皇室因素,这两项因素构成我们不能将伊斯兰党排挤出去的主要原因。

别让霹雳夺权事件再发生

2008年全国普选后发生了国阵通过不择手段的方式,收买三名民联州议员跳槽国阵,而达成夺权的目的。我们强烈谴责这种卑鄙的政治手段。这夺权的背后,隐含着一些马来人因为对州议席席位的马来人比例偏低而引起不安的因素。

就雪州议席而言,行动党占的15个州议席之中,13个是华人议员为主,两个是印裔。公正党有13议席,当中华人只有两席,印度人一席,其余皆为马来人。国家诚信党的两个议席都属于马来人,而伊斯兰党的13个议席全部都是马来人。

如果希望联盟将伊斯兰党排除在外,雪州议席中马来人占的比例是12个而已。意味着30个议席里只有12个马来人,非马来人18个。这将造成在州议会里马来人没有对半的比例,而势必会形成一个很脆弱的政府,我认为皇室应该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而类似霹雳州的夺权事件可能将再度发生。

大家不要忘记,2008年民联在霹雳州就是以微差的票数执政。当时行动党有18议席,公正党7席,伊斯兰党6席,民联总共赢得31个州议席,其中马来人议员只占10个,不及民联总议席的三份之一,而华人的州议员比例占大多数。公正党7席里面有4名是非马来人,而18个行动党的议席里有18个非马来人,这样的种族比例可能会引起一些马来人的不安。国阵或巫统在霹雳州夺权主要是因为马来人的情绪。以非马来人议席占多数的霹雳州政府是非常脆弱的政府,因此霹雳民联政府支撑不到9个月即宣告瓦解。

如果雪州也以这样的方法来执政,即以30个简单大多数席位来执政,再加上马来人的议席不超过对半的话,我不认为皇室会允许这样的政权继续下去。我担心雪州州议会会因此而解散,而重选将造成雪州的前途更不明朗。因此皇室因素和马来人情绪因素这两大顾虑,是人民公正党不得不面对的;处理不当将会令希望联盟失掉已有的州政权,也间接让改朝换代的理想破灭,这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在前面说明,华社必须突破凡事从华社短暂利益出发的思考框框,来全面思考改朝换代的目标和策略的原因。

拒绝背叛选民的抉择

2013年,雪州民联政府再次受选民的委托执政。在该年全国大选中,雪州民联三党在56个州议席里横扫44个席位,即以超过三份之二的议席继续执政。当初人民选了人民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和伊斯兰党来组成这个政府,如果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要脱离这个政府,再加上这三党都遵从雪州民联纲领,那么这个政府就必须顺畅的继续操作下去。我们不能像某些人所期望的那样,将伊斯兰党排挤出去,这会被看成是背叛了人民的意愿。

希望联盟成立之后,公正党在10月11日的全国中央领导理事会里决议,公正党不但会继续主导希望联盟,还会跟不同的反对党接洽,包括社会主义党,伊斯兰党,以及沙巴和砂拉越各种规模比较小的政党,以便组成一个合作的阵线在来届大选时一起对抗国阵。不论是哪一个政党,只要目标是打垮巫统国阵的,我们都欢迎他们加入。

为了稳住雪州目前的局势,公正党选择继续和民主行动党以及伊斯兰党继续合作,直到下届大选为止。我在上篇文章已分析过雪州情况和槟州情况非常不一样,后者只有一个伊斯兰党议席,而雪州却有13个。如果将伊斯兰党排挤,等于将中央在野党执政的州政权曝露在类似2009年发生在霹雳州的夺权威胁之中。

避免和伊斯兰党陷三角战

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都不希望到彼此的选区竞选,这是基本的相互尊重和共识。同样的,诚信党也不希望被逼和伊斯兰党在同样的选区直接对垒。目前在雪州总共有56个州选区,公正党竞选21个州议席,伊斯兰党20个,行动党15个。公正党赢得所竞选的21个议席里的14个,有两个议席是因为三角战,结果输了,让国阵巫统渔翁得利。

公正党赢了的14个议席里面,有8个议席的多数票介于700到5000票之间。公正党在依约只赢了700张多数票。其余7席的多数票都少于5000张;包括美丹花园、斯里斯帝亚、峇都知甲、哥打安格力、巴生港口、黑风洞,甚至州务大臣的选区本身国际山庄也少过5000票。

如果伊斯兰党前来这8个选区上演三角战的话,公正党可能因选票遭分散而保不住这8个州议席,整个情况就会像2013年第13届大选。以哥打白沙罗的三角战为例,社会主义党以公正党的旗帜竞选,获得1万4860张票,伊斯兰党获得7312张票,而巫统则以1万6378张票胜出,社会主义党则以1527张微差票数落败。实际上社会主义党和伊斯兰党候选人的得票加起来是多过巫统的。

另一个因三角战分散民联政党票数而让国阵获胜的例子是士毛月。当时公正党,社会主义党和巫统上演三角战。公正党得票1万3471张,用自己的旗帜竞选的社会主义党得票仅5568张,而巫统则以1万7616张票胜出。实际上社会主义党和公正党的得票总数超越巫统,最后却让巫统获胜了。上述两个例子都显示,因为伊斯兰党和社会主义党上阵造成的三角战,导致公正党本来可获胜的票数被分散而落败,让国阵收渔翁之利。

假如公正党和诚信党以及行动党合作,以一对一方式迎战国阵,而将伊斯兰党排除在外,孤立了伊斯兰党,伊斯兰党肯定会全面开打所有议席,包括在上述8个州选区造成三角战的局面。假如诚信党和伊斯兰党及国阵陷入三角战,很可能会全军覆没,最后必然将这些议席都拱手让给国阵。如果公正党输了这8个州席,最终只获得6个州席,即便行动党赢完所有的15州议席,希望联盟才具有21个州议席,不及总议席56席的半数,希望联盟就无法执政,而这就是公正党所担心的。

行动党须以大局为重

如果行动党只在意保住槟州政权,不在意执政中央,也不在意希望联盟能否继续执政雪州,他们当然可以延续目前的策略;即跟伊斯兰党全面决裂,甚至在伊斯兰党角逐的议席上阵。可是,如果伊斯兰党挑公正党的选区上阵,遭殃的肯定是公正党。

所以我认为行动党必须以大局为重,充分考虑公正党目前的处境,不能只考虑保住自己的席位,而不顾及其他友党的政治前途。在雪州州选中,如果采取一对一竞选方式迎战国阵,公正党有信心在21个竞选的州议席里赢得最少18个州议席。若再加上行动党15席全胜,总共可赢得33个议席,已超过56议席的一半,就可继续执政。所以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避免伊斯兰党前来公正党的选区上阵。

理想的多元族群政党

不单单是州议席,目前公正党赢得的国会议席里,例如吉打的亚罗士打国会议席,柔佛巴株巴辖,森美兰直落甘望和吉隆坡班台谷国会议席,多数票都少过2000张。万一陷入三角战,这四个国会议席都很可能会输掉,把战利品拱手给国阵送上。明眼人都看得出,伊斯兰党的势力是不容忽视的,虽然伊斯兰党得不到全民支持,但伊斯兰党在马来社会还是有它的支持力量的。伊斯兰党一个区部往往就有数千名党员,凭其动员能力,如果和公正党或其他友党进行三角站,必定构成重大的威胁,甚至造成希望联盟的落败。

华社必须明白公正党的处境,公正党是一个多元种族政党,由马来人来主导,党员以马来同胞占大多数,是一个很适合主导国家的政党,来代替巫统,而改朝换代希望也不可能可以靠公正党的缺席而达致。实际上行动党应该要扶持公正党,而不能只在意壮大自己的政党,而不愿意扶助友党的强大。虽然行动党号称自己是多元种族政党,但一直以来都是以华人领导班子为主,马来人和印裔只占少数。

以华人为主的政党具有非常明显的局限。就目前的政治局势来看,以华人为主的议席已经不多,相较之下公正党有很多的发挥空间,它可以在更多混合选区以及马来选区上阵。

民联强大依靠安华因素

行动党和伊斯兰党必须谨记,308大选时民联突破了国阵长期对国会议席的三分之二垄断,并且在2013年大选时赢得国会议席的52%的总选票,虽然最后因为现有的制度问题而丧失执政中央的机会。民联的辉煌战绩并非因为三党各自都很强大,而主要是由于安华的因素;安华成功将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凝聚在一起,以一对一的方式上阵对抗国阵。选民看到了有机会改朝换代的希望,才把手中的一票投给民联三党。如果上演三角战,我不认为行动党和伊斯兰党还可以保住目前拥有的席位。

因此,民联盟友必须知道,伊斯兰党和行动党可以胜利,是安华的因素在发酵。如果希望联盟的政党各自在打三角战,选民就会失去信心,甚至造成部分选民不出来投票,替代的阵线就不会再具备以前的支持度了。

在野党谁也不能缺乏谁。伊斯兰党还未独立之前就存在,如果少了伊斯兰党,谁要去耕耘乡下马来选区的选票?国家诚信党目前刚成立,缺乏基层力量,他们需要时间去壮大。这可以从净选盟4.0集会的动员看出来,和华人的集会出席率比较,马来友族的出席率显然低了很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伊斯兰党抵制该集会,而诚信党的号召力还不足所致。

人民公正党成立于1999年,在第一场战役只赢了5席,2004年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一个议席。公正党用了9年时间才建立势力,到了2008年才有成果。因此诚信党也需要时间来建立人民对它的支持。所以我们还不能单靠诚信党的势力去获得乡区马来人的支持。目前乡区马来票一分为三,伊斯兰党,公正党和巫统。即便公正党花了16年在马来选区耕耘,依然无法获得多数乡区马来人的支持,其中有各种因素,包括乡区马来人可能只通过主流媒体获得资讯,他们没有网际网路,即使民联办了很多讲座,也无法将马来选票的倾向扭转过来。所以我们还需伊斯兰党的帮助去赢取乡区马来人的选票。

放下歧见入主布城

国家已经来到了重要的关头,各种严重的经济问题,人权不彰等等,没有改朝换代是难以铲除国阵种下的种种痼疾的。希望联盟如要执政中央,必须秉持一席都不能少的原则,单靠公正党,行动党和国家诚信党的努力是不够的,还必须结合伊斯兰党的力量,依靠伊斯兰党赢取乡区马来票的支持,才能在下届大选以一对一的方式单挑国阵,击垮巫统国阵,入主布城。

然而,要达致在野党不陷入三角战的共识,在野党还得必须暂时放下彼此的歧见,尤其要提防堕入被巫统利用回教刑法来分裂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圈套,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影响国家命运的重大课题,以及解决造成人民的生活日益艰难的经济问题。当希望联盟重拾了这股专注力和共识,改朝换代和改善国运方指日可待。

注:作者许来贤是人民公正党全国中央领导理事、雪州人民公正党领导理事会副主席,及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

本文由作者两篇文章组成,分别是“希望联盟的新希望:党的立场和考量(上篇)”和“希望联盟的新希望:重燃改朝换代的希望之火(下篇)”,新题目由本刊所立。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添9感染簇群299人确诊,8涉职场1源自扣留所

马来西亚今天新增总计299人确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