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来西亚新闻 / 一个集会两个主场在野势力残酷写照与契机

一个集会两个主场在野势力残酷写照与契机

反跨太协议集会(Bantah TPPA)和平落幕,但集会人气不足,最高峰只得4000人,同时分裂出两个“主场”,让人潮无法聚合,唱响诉求。

虽然集会名义上由反跨太协议联盟主办,但从5个集合点出发的人群却没有合拢,形成一大一小的双胞集会,同声抗议之际却又分庭抗礼。

在马莫草场,集会者主要是穿绿的伊斯兰党支持者;另外,在独立广场-国会路路口(下简称独立广场边),则是社会主义党及诚信党的天下。

这种怪异的现象,主要源自伊党与诚信党的势不两立关系。伊党开明派领袖在去年党选遭遇没顶之灾后,退党另起炉灶,因而变成伊党眼中钉。

一名选择独立广场边集会,不愿具名的在野党领袖受询时就坦言,“我们不想与人冲突,因为这会让我们看起来很差劲。”

由伊党领导的马莫草场最高峰人潮有3500人左右,而独立广场外则有约500人。在公正党与行动党没有动员下,伊党占据上风。

只是,虽然如此,纵观过去几场伊党也出席的集会,包括净选盟3.0及反消费税等,它本次的动员表现却与过往相去甚远。

就现场氛围而言,集会情绪也相当冷,没有净选盟集会或反消费税集会般的高昂情绪,多数集会者在游行往马莫草场的路上,鲜闻激昂的高喊口号或狂吹呜呜祖拉。

猫弹钢琴更吸引人?

询及为何出席人数低,身在马莫草场的55岁登州伊党党员阿都拉曼(Abdul Rahman)归咎于民众不了解为何要反对。

“人们不了解这个课题,这就是为何他们没出席表达抗议,尤其来自乡区的民众。”

公正党格拉纳再也国会议员黄基全受询时就认同,跨太协议未受民众太多的关注。

“若我分享一支猫儿弹钢琴的视频,我会获得10万个浏览点击率。但若我上载有关跨太协议的帖子,我只能得到5000至1万个点击。”

他也相信,人民普遍上已被经济课题搞得疲惫不堪,如生活费高涨与失业问题,导致人们意气消沉。

行动党公正党冷淡

此外,人气不足的另一原因,乃行动党与公正党没积极动员,现场只见到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与行动党巴生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的身影。

除了高层领袖,更不见公青团或行动党的工作人员,仅有伊党志工团协助维持秩序。

身在独立广场边的查尔斯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就坦承,行动党应做得更多,但他重申行动党反对立场才是关键。

“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多,但我想重点是,我们反对它(跨太协议)。”

由于与伊党不咬弦,诚信党及社会主义党的领袖就聚集在独立广场边,包括社会主义党总秘书西华拉占、前总秘书阿鲁仄万、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及查尔斯圣地亚哥等。

接近约下午4点,西华拉占就向集会者宣布,集会行程已告终,不会再转往马莫草场,接着便解散。

不给脸地呛诚信党

虽然今日集会名义上成功让伊党与诚信党抛开成见,共赴盛会,但两方嫌隙仍深刻难掩,以致伊党主场也出现“拒绝诚信党”的呼声。

现身伊党主场的蔡添强,受邀站上由罗里改造的舞台上,向台下“青青一片”的群众发言。

他提及诚信党也一同反对跨太协议时,台下立即传出阵阵嘘声。当蔡添强接着喊道,“拒绝殖民”时,台下伊党支持者更不给脸地回应,“拒绝诚信党。”

残酷写照与新契机

这场集会的另一特色是,向来与在野党“道不同”马来右翼组织土权,也参与其中。土权主席依布拉欣阿里更在马莫草场演讲,力吁政府勿签署跨太协议。

依布拉欣阿里在马莫草场致词时更透露,前首相马哈迪或会出席,进而赢得集会者的欢呼。但马哈迪却始终迟迟不见人影,而集会者似乎没耐心久等,近下午5点就开始迅速离去。

国会将在下周二(26日)及周三(27日)召开特别会议,辩论跨太协议,国阵本来就掌握简单多数,通过议案原来就难度不大。

如今,反制集会的人气和震撼不足下,使得这个备受争议的国际协议在国会的通过,更加没有悬念。

民联消亡之后,在野党的合纵,以重新整合出一股足以制衡,甚至取而代之的政治势力,似乎已越来越遥远,而这场集会也许是在野党现状最佳又最残酷的写照。

不过,有点令人眼睛一亮的是,尽管意识形态距离遥远,两个政治边缘小党——社会主义党与诚信党却无意间携手并进,不禁让人思索,这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和契机?

新聞《当今大马》

Check Also

首相独揽大权有助抗疫?马哈迪叹失去法治忧滥权

全马进入紧急状态一周之后,前首 …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