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马来西亚人民网

陆交局再次外包竞标NAAM车牌幕后要角是谁?

马来西亚新闻 admin 556℃ 0评论

独家报道

继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Patriot”车牌案,陆路交通局外包车牌竞标的事件再度上演,而这次的主角是新扶贫运动基金会(Yayasan NAAM)。

跟爱国者基金会一样,新扶贫基金会先是向陆路交通局申请,以100万令吉价格买断“NAAM”字母车牌,再借助私人公司Anan Motor,出售“NAAM 1”到“NAAM 9999”车牌号码。

根据这家公司网站,“NAAM”车牌共有六类,依次如下:白金级、金级、银级、头等(Perdana)、专有(Exclusive)及热需(Demand)。

其中,价格最高,当属白金级的“NAAM1”,起标价为50万令吉;2、3、4、8、9号码,是30万令吉起跳;5、6、7则是20万令吉。其余号码,以500令吉居多,直至6万5000令吉不等。

车牌收益所得,会投入新扶贫基金会营运,但基金会必须自负盈亏。

谁是Anan Motor?

Anan Motor是一家独资经营公司,其负责人阿南旦(Ananthan M. Raman)曾在NAZA汽车集团旗下多家公司担任首席执行员,近年自立门户,创立Anan Motor,以出售特殊车牌为主。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解释,基金会向陆路交通局申请多时,直至近来才获颁车牌出售权。

“我们向陆路交通局支付100万令吉左右……与爱国者基金会相似。”

“申请(出售特殊车牌)需有充分理由。基金会须解释为何要卖这些车牌……(唯有)在特殊情况下,陆路交通局方会批准。”

他续说,车牌的销售成本,悉数由基金会承担,而所获利润,则供扶贫计划所用。

“销售这些车牌号码,旨在获得资金,以投入新扶贫基金会营运。”

接获至少50项订单

他说,根据合约,新扶贫基金会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都拥有“NAAM”车牌出售权。

他补充,在2017年12月31日之后,陆路交通局有权决定,是否让基金会延续车牌出售权。

他透露,虽然竞标在9月1日才正式开始,但已该公司接获至少50项订单。

浏览该公司网站即可发现,数个6万5000令吉的金级号码如“NAAM11”、“NAAM13”,均写着“此号码已售出”。

陆交局百万元售出

稍后,陆路交通局总监纳兹里希隆(Nadzri Siron)也向《当今大马》证实,该局以100万令吉,将NAAM系列车牌号码的合约售予新扶贫基金会。

“他们向陆路交通局支付100万令吉(买下车牌出售权)。他们须管理这些号码,并出售给公众。”

询及基金会是以什么条件申请出售特殊车牌号码,他则说需查看合约细节方能回答。

“这胥视申请。交通部会决定是否批准。”

说起新扶贫运动基金会,可是大有来头。这家基金会在2014年3月1日创立,由青体部副部长兼国大党领袖沙拉瓦南领头,宗旨为提升印裔青年经济地位,协助就业。

与国大党关系密切

基金会网站显示,沙拉瓦南(见图)担任基金会主席,共有6名信托董事,一些与国大党关系密切,分别为:

1. 克里斯南(Krishnan Letchumanan),前国大党直落甘望国会议员

2. 瑟尔瓦(Selva Mookiah),前国大党法律顾问

3. 莫哈末哈尼法(Mohamed Haniffa):玛莎大学执行主席

4. 克里斯南玛廉(Krishnan Maniam):马大印度研究中心副教授

5. 沙希达然(Saseedharan Menon): 律师

6. 玛都(Madhu Marimuthu):注册会计师

《当今大马》查阅公司委员会文件获悉,这家基金会是以公共有限责任公司形式注册,董事有2人,即沙拉瓦南本人,以及国大党中委玛都莱威然(Mathuraiveran Marimuthu )。

种辣椒计划惹的祸

早在今年3月,这家基金即从政府接获近2000万令吉拨款,以培训印裔青年种辣椒

当时候,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与沙拉瓦南一轮隔空骂战中质疑,沙拉瓦南身为副部长,其掌管的基金会获得政府拨款,存有利益冲突之嫌。

短短数个月之内,这家基金会再度卷入争议——上次是种辣椒,这回轮到卖车牌。

外包车牌竞标争议

不过,新扶贫基金会车牌案并非独有案例。上个月,完美集团以协助大马乒乓总会募款500万令吉,筹建新会所为由,即获陆路交通局批准出售“Perfect1”到“Perfect100” 100组限量车牌。

而在“PERFECT”(完美)车牌中,最高价者是1号车牌,以100万令吉售给完美集团董事长古润金。

而在去年,爱国者基金会则以推广爱国运动为名,以100万令吉价格,向陆路交通局买断“PATRIOT”车号出售权,更创下大马史上最贵车牌记录——单是“Patriot 1”,其成交价即高达130万令吉

爱国者基金会委员多来自同一家庭,主席胡赛尼哈欣准将又是前巫统执行秘书。基金会以100万令吉买下合约,预期利润逾千万令吉。许多人因此质疑,为何陆路交通局把“肥水”交给他人,而不自售这款车牌。

当时,爱国者基金会辩称,虽然以100万令吉向陆交局买下PATRIOT车牌合约,但却须自负盈亏,而且即使有盈利,也将充作基金会的爱国活动经费。

爱国者基金会车牌案一年之后,《当今大马》浏览该基金会网站发现,爱国者基金会在今年曾举办“爱国者关怀计划”“迈向2020年爱国者”海报设计比赛。

不过,交通部向他人颁发特殊车牌出售权,引发了一系列问题——批准的准绳是什么?为何没有竞标?会否沦为朋党摇钱树?公众如何监督其开支?

为何他人未获优待?

行动党沙登国会议员王建民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促请,陆路交通局发布指南,阐明申请出售特殊车牌号码的条件,以确保当局不会吃亏。

“出售特殊车牌的现有做法,并不透明,有可能导致贪腐。”

他直言,正副部长领导的基金会,获得陆路交通局优待,以出售特殊车牌,极为不当。

“尤其是如此特别待遇,并未给予其他没有政治关系的非政府组织。他们或也想用相同方式筹款行善。”

“接下来呢?以首相夫人(罗斯玛)为赞助人的国家学前计划(PERMATA)关注儿童教育,(该基金会)会否获许出售‘PERMATA’车牌?”

新聞《当今大马》

转载请注明:马来西亚人民网 » 陆交局再次外包竞标NAAM车牌幕后要角是谁?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