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马来西亚人民网

跨国爆料事件前传:为何祖斯多PSI高层翻脸?

马来西亚新闻 admin 657℃ 0评论

英国《卫报》今日揭露沙地石油国际公司(PSI)前职员祖斯多,疑被骗承认勒索前雇主罪名的内情,让这名一马公司案的吹哨者,再次回到公众视线下。

祖斯多可说是一马公司丑闻爆发的关键源头。正是因为他于去年初,把PSI与一马公司交易的机密文件交给《砂拉越报告》与The Edge媒体集团,才打开“潘多拉盒子”,各个弊端逐一曝光。

去年6月杪,祖斯多因涉嫌敲诈勒索PSI,而在泰国被捕及检控,泰国法庭尔后于同年8月宣判祖斯多罪成入狱3年。

入狱后,祖斯多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访问,反对外界把他标签为“吹哨者”。他也透露,自己把机密文件交给了两人,包括The Edge媒体集团老板童贵旺。

《卫报》在今日刊登的特别报道中,进一步揭开祖斯多的神秘面纱,包括祖斯多如何与PSI扯上关系,后来又如何翻脸,乃至无心之下揭露一马公司案。

夜店结识塔列奥拜

根据《卫报》,祖斯多是PSI首席执行员塔列奥拜(Tarek Obaid)的老友,而他正是在塔列奥拜力邀下,加入PSI。

据称,两人早在90年代就已认识,当时还经常一起在瑞士日内瓦逛夜店。2006年,祖斯多已成为一名混得不错的商人,他拥有一家金融服务公司Fininfor,同时在日内瓦经营一家夜总会。

据称,祖斯多与塔列奥拜情同兄弟。在塔列奥拜发迹前,祖斯多还曾在2008年借他3万美元,且在Fininfor公司提供他一个座位,协助他成立PSI。

祖斯多是移民到瑞士的西班牙人,他并没念大学。塔列奥拜则是毕业于美国乔治城大学。祖斯多在2009年离开日内瓦后,塔列奥拜正式在英国伦敦创立PSI。

接着,在富豪刘特佐牵线下,PSI两年后与一马公司进行一项联营计划,总共取得一马公司的18亿3000万美元资金。

说服祖斯多入PSI

《卫报》指出,2009年,正当祖斯多与妻子劳拉正在东南亚度假之际,塔列奥拜致电给祖斯多,献议他到伦敦出任PSI的董事。

“祖斯多最初拒绝塔列奥拜的献议,但他最终因为薪水优渥而被说服。根据祖斯多,塔列奥拜承诺他月薪40万英镑,‘数百万元的花红’,还可得到每周1万英镑,作为居住在伦敦市中央梅费尔(Mayfair)公寓的额外津贴。”

祖斯多在2010年春季抵达伦敦,并在同年6月出任PSI董事,但他没有涉及该公司的亚洲业务,反而到委内瑞拉扩展公司业务。他在2011年经常往返伦敦和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Caracas)两地。

PSI经常迟发薪水

不过,《卫报》指出,在2010年9月至2011年5月期间,祖斯多开始日益不满他的工作环境。

这段期间,PSI把从一马公司取得的18亿3000万美元部分资金,汇入刘特佐所掌控的Good Star公司户口,并汇款予PSI联合创办人,即吐奇王子。

“根据祖斯多妻子劳拉,他不满的第一个征兆,就是发现自己的薪水,只是塔列奥拜所承诺的一半。他发现,当初说好的数百万英镑花红大幅减少,只有6位数,而非7位数,加剧了他的不满。”

“还有其他小牢骚。他向劳拉投诉,他经常迟获得薪水,有时甚至完全没有发薪。他声称,他最终得掏钱缴付梅费尔的公寓租金,但租金原应由其雇主所承担。”

多年友情终于破裂

根据《卫报》,祖斯多从这时开始,越渐不满当年的好兄弟——塔列奥拜。

“祖斯多告诉朋友,塔列奥拜暴富后变得‘高傲’。祖斯多也对他这名年轻沙地朋友的转变,感到非常困扰,他告诉其他人,塔列奥拜变得不讲理,狂怒‘不受控制’。”

在12个月后,祖斯多与塔列奥拜的多年友情终于破裂。

“祖斯多在2010年杪,因错过一趟航班,缺席了一场重要会议。他向塔列奥拜道歉,但根据祖斯多,他的朋友‘发飙’,通过电话短讯与电邮,向他发出一连串的辱骂文字。”

这一切,导致祖斯多决定于2011年3月辞职。

得400万瑞士法郎

《卫报》报道,祖斯多与沙地石油公司董事玛浩尼(Patrick Mahony)在2011年4月,敲定祖斯多的离职条件。

“根据祖斯多,玛浩尼同意分阶段支付他650万瑞士法郎。不过在交谈中,玛浩尼电话响起。那是塔列奥拜,他告诉玛浩尼,只用500万瑞士法郎解决此事。”

“祖斯多向玛浩尼宣泄,哭诉自己正处于‘情绪最低点’。一天后,祖斯多声称,他其实只会分阶段获得400万瑞士法郎。”

初见凯丽小心翼翼

据称,祖斯多因此而怀恨在心,并从PSI伺服器抄了该公司的资料,在离职逾两年后的2013年9月,发电邮予玛浩尼。

根据《卫报》,祖斯多坚称必须得到PSI所欠他的钱,并指他掌握了PSI的文件。玛浩尼进而指控祖斯多勒索,并预先向祖斯多放话,此事最终将毁了祖斯多。

《卫报》续指,祖斯多在2013年10月,在泰国曼谷雅典娜广场皇家酒店(Plaza Athénée hotel)会见《砂拉越报告》网主凯丽。

凯丽告诉《卫报》,两人见面时,显得小心翼翼,格外谨慎。

“根据凯丽,他看起来‘非常非常紧张’,多次警告她,‘我们所应对的人残忍无情,拥有一大笔钱,非常非常有权势,他们可对我们做任何事’。”

找童贵旺合作挖料

据称,祖斯多开价200万美元,将手上的机密资料卖给凯丽,并指那是他离开PSI所应得的钱。

虽然祖斯多在会面中,让凯丽过目一些文件,但坚持“没钱就没资料”,因此凯丽必须找到一名有钱人来购买这些文件。

到了2014年杪,凯丽发现大马财经周刊《The Edge》报道一马公司案,因此她找上The Edge媒体集团拥有人童贵旺,希望对方能成为她的伙伴。

《卫报》报道,童贵旺、凯丽与祖斯多于2015年1月在一家五星级酒店会面。祖斯多出示一马公司与PSI联营计划的文件,显示原本应用在经济发展的数百万美元,流入了一家在塞舌尔的公司,据称中间人就是刘特佐。

童贵旺最终没给钱

据称,童贵旺之后同意向祖斯多支付200万美元,进而取得祖斯多所持的硬碟。

“祖斯多不要现金,他担心一大笔资金汇入他的户口会起疑。童贵旺献议提供祖斯多一副莫奈名画作为抵押,但祖斯多拒绝,并说‘不,我相信你’。”

经过18个月后,凯丽终于得到她所要的文件,这些资料容量达90GB,包括22万7000封电邮。但童贵旺最终并没付钱予祖斯多。

踢爆1MDB资金流

接着,《砂拉越报告》就踢爆一马公司与PSI的25亿美元联营计划,当中7亿美元流入Good Star公司户口。童贵旺拥有的《The Edge财经日报 也揭发,刘特佐与PSI,通过一马公司诈取逾18亿美元。

不过,政府却封锁《砂拉越报告》,甚至冻结The Edge媒体集团旗下3份刊物的出版准证,长达3个月。

持械警队上门逮捕

2015年6月,祖斯多重返泰国,他当时打算在苏梅岛(Koh Samui)投资酒店业,他买下一片土地,包括一栋豪宅,并打造了健身房、多栋别墅和一个网球场。

《卫报》指出,当祖斯多在等待泰国旅游机构签批文件之际,到访的竟是一支持械泰国警队。他们破门而入,将祖斯多扣压在地上,用手铐紧扣祖斯多,他的手腕因而流血。

警方之后迅速搜查祖斯多的办公室,取走多架电脑和所有文件。

警方在两天后将祖斯多带往曼谷会见媒体,祖斯多当时仍穿着短裤拖鞋,4名手持机关枪的警员围绕着他,4名泰国高级警官向媒体宣布,祖斯多面对敲诈勒索前雇主的控状。

祖斯多在去年8月罪成入狱3年,而美国司法部在一年后入禀法庭,申请充公逾10亿美元的资产。这些资产涉嫌挪用一马公司资金所购得。

《卫报》认为,祖斯多之所以会选择公开一切,相信怀着报仇与个人道德的复杂情绪,最终付出代价。

《卫报》最后如此总结:“他或许不会以无私,且冒险公开真相的英雄形象在历史留名,但他这样做,却在不知不觉间牺牲了自己。”

新聞《当今大马》

转载请注明:马来西亚人民网 » 跨国爆料事件前传:为何祖斯多PSI高层翻脸?

喜欢 (1)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