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马来西亚人民网

聂阿兹与哈迪时代大不同林吉祥叹伊党竟维护纳吉

马来西亚新闻 admin 70℃ 0评论

议员观点

注:本文作者林吉祥是行动党国会领袖兼振林山国会议员。

过去48个小时,我们再一次看到伊斯兰党在聂阿兹时代与哈迪阿旺时代的最大差别。

雪州伊党基层向伊党宣传主任纳沙鲁丁呈交备忘录,简直就是一场赤裸裸散播假新闻和谎言的闹剧。该备忘录呼吁伊党中央和任何与民主行动党及诚信党有来往的政党断交,现场还有数个攻击希望联盟和团结党领袖的海报。

这些布条造价昂贵,五颜六色,用来攻击希盟和团结党领袖,其中一幅布条上有我的肖像并攻击我是“巫裔/伊斯兰教的敌人—种族主义分子”。伊党位于吉隆坡的总部外面,昨天就挂满这些布条,以传达他们不喜,甚至仇恨行动党、诚信党和团结党的领袖,如马哈迪、慕尤丁、莫哈末沙布和我本人。

斥伊党政治闹剧

这是聂阿兹时代的伊党所不会发生的事,因为没有伊党宣传主任会胆敢策划这样的政治闹剧,否则他就会被聂阿兹责备。

但聂阿兹已经不在,而我们现在所看到的是哈迪阿旺时代的伊斯兰党。

聂阿兹是不会认可任何政治诡诈和背叛,更不会容忍伊党领袖涉及其中。

倘若行动党和行动党领袖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那为何伊党会在2008年到2013年之间成为民联一员?民联在第13届大选获得大多数选票的支持,假如选举制度是公平和民主的话,民联可能已经推翻巫统/国阵政权,而不是让纳吉成为只赢得47%选票但却取得60%国会议席的少数支持首相。

倘若行动党和行动党领袖真的是反马来人和反伊斯兰教,聂阿兹是否还会在2013年1月大宝森节来到时任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的槟州住家探访他呢?聂阿兹当时也欢庆他的82岁诞辰,并且还有一个“民联”生日蛋糕祝寿。

那么,为何聂阿兹于2015年2月去世后,伊党会经历如此激烈的改变?

假如聂阿兹还健在,面对“盗贼统治”与失败国和流氓国的问题,他将毫不犹豫加入政党和非政府组织所组成的爱国运动。

事实上,假如聂阿兹还健在,伊党会处在前线要求政府全面交代一马公司窃盗与洗钱丑闻,而不是让伊党主席和巫统主席眉来眼去,更声称无论马来西亚是否是盗贼统治并重要,只要首相是一名穆斯林就好。

疑纳斯鲁丁策划

过去48小时的闹剧,看起来是由雪兰莪伊党基层所发起,但如果说上述攻击行动党、诚信党和团结党领袖的备忘录和布条出自伊党宣传主任的“手笔”,也不会有人感到讶异。

上述攻击,等于是伊斯兰党领导层正式向行动党、希望联盟和团结党宣战。

虽然这出闹剧由雪州伊党基层所主演,但真实情况却非常不同。

事实上,伊党领导层和巫统领导层眉来眼去,哈迪甚至在一马公司窃盗洗钱丑闻上维护纳吉,已让雪州伊党基层感到非常失望。

其中一项迹象是,伊党副主席依斯干达沙末在上周的中委会议前发布一份罕见声明,那就是即便伊党中央和长老会决定和公正党断交,但伊党雪州行政议员、官联公司成员、市议员和村长都不会辞职,直至伊党大会在4月做出决议为止。

雪州伊党有可能会在下届大选输掉第13届大选所赢得的全部15个雪州议席,因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选民都对哈迪所领导的伊党领导层和纳吉眉来眼去感到失望。 即使纳吉涉及一马公司丑闻,哈迪依然支持纳吉当首相。假如聂阿兹还健在,伊党断不会采取这样的新方向。

我相信,聂阿兹肯定会支持我的声明和愿景,那就是马来西亚人不可以也不应该反马来人、反华裔、反印裔、反卡达山族或反伊班族或是反任何宗教,否则他们就会辜负将每一位马来西亚人,无论他们哪个种族、宗教、区域、阶级、性别或年龄,都视为同一个马来西亚人民的马来西亚宏愿。

争取伊党支持者

但哈迪却很不一样,若他公开支持这样的声明和愿景,我会感到极度惊讶。

我在上周末的2017年马来西亚烈火莫熄大会上的演讲中指出,不单是烈火莫熄人民,全体马来西亚爱国者都面临三项挑战,以从环球盗贼统治中拯救马来西亚。

这三项第14届大选(预计将会在今年的第二或第三季举行)的挑战分别是:

其一,保住和维持行动党和公正党在第13届大选所获得的来自巫裔、华裔、印裔、卡达山族和达雅族的支持改革的选票。

其二,接触并赢得350万名巫统党员和巫统选民的支持,以拯救马来西亚。

其三,接触和赢得伊党党员和选民的支持,以拯救马来西亚,确保民主可以在第14届大选胜出,而贼狼当道的政治将会败北,这也可以延续对聂阿兹的缅怀和精神。

假如我们可以在第14届大选完成这三项任务,那么马来西亚就有得救,我们就可以憧憬着马来西亚迎来体制和全面改革的新时代,以确保马来西亚绝不会再重返失败国及流氓国的发展趋势里。

新聞《当今大马》

转载请注明:马来西亚人民网 » 聂阿兹与哈迪时代大不同林吉祥叹伊党竟维护纳吉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